《愛無下限,總裁太給力》[愛無下限,總裁太給力] - 第2章 別去找他

失落和痛心交織成網,但佔據在心臟更多的情緒是憤怒。
「好,我今天不和你爭論,只要你和那個男的分了,我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
他說的雲淡風輕,話語間已經不像剛剛那麼嚴厲,然而這並不能讓吳雙宜滿意,甚至成為了他們徹底交惡的導火索。
「憑什麼?!」吳雙宜睚眥欲裂地瞪着蕭淮,「憑什麼你讓我怎麼做,我就要怎麼做?從小到大我做了這麼多年的牽線木偶,還不夠嗎?!」
在酒精的促使下,吳雙宜其實連自己為什麼會對蕭淮發火都不知道,好像積攢了很久的情感都在這一刻得到宣洩。
女人的控訴聲里夾雜着哭聲,聲聲泣血。
蕭淮往前走了一步,伸手抓住了吳雙宜的手腕,往前一拽,強迫她和自己對視。
「你再說一遍。」
那一刻,吳雙宜清楚地感受到蕭淮的呼吸,她在男人那雙冰冷的眼睛裏看到了毫無遮掩的怒火,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經開始微微顫抖。
「說什麼?說你永遠像養個芭比娃娃一樣讓我什麼都得聽你的嗎?!」
「啪——」
吳雙宜下意識地想掙扎,身子轉動的時候,一個小巧的袋子不偏不倚從她的挎包里掉了出來。
粉紅色的袋子上燙金印着LOGE——ACC?bra。
空氣好像都在那一秒安靜了下來,落針可聞。
吳雙宜掙扎扭動的身子也僵硬在了原地,她一臉尷尬地正想解釋,卻覺得手腕上的力道驀地一松,緊接着,她就被蕭淮擒住了下顎。
「吳雙宜,我真是小看你了。」
那種語氣是吳雙宜從沒聽過的,那麼失望又那麼憤怒,讓她有種深深的負罪感,儘管她明明覺得自己什麼都沒做錯。
「不是,這個內衣是我——」閨蜜送的。
她的話都沒說完,擒住她下顎的手陡然用力,劇烈的疼痛讓她把剩下的字眼都生生卡在了嗓子里。
在蕭淮的字典里,從來就沒有「無辜」這兩個字,他不給她任何解釋的機會,一相情願地就給整件事情下了定義。
他那種人,高高在上慣了,不想聽也不需要她的解釋。
蕭淮的手指還在用力,眼睛似乎想透過吳雙宜把她的靈魂看透,那雙帶着怒火的眼睛在吳雙宜的注視下,一點點掩埋掉怒火,開始變得冰冷,最後,在男人的眸子里再也看不見絲毫的情緒。
「你不願意跟他分手,我幫你。」
「唔唔——」
吳雙宜再次用力掙扎,奈何她怎麼也沒能掰開蕭淮的手,反倒是蕭淮到了後來放開了手。
「哐——嘩啦——」
男人用力往旁邊一甩手,吳雙宜整個人被甩了出去,她摔在床頭櫃旁邊,衣袖帶着玻璃的夜燈掉在地上。燈罩碎了一地。
「蕭淮!」
整個後背和右手都在疼,吳雙宜不敢去看自己究竟傷成了什麼模樣,她咬牙站起來,妄圖去攔住打算離開的男人。
不能讓他去找沈暢逸!吳雙宜腦子裡只剩下了這麼一個念頭。
「讓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