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特:不滅龍魂》[奧特:不滅龍魂] - 第3章 罪與責

「加油!上啊!打倒那隻怪獸!」

「媽媽呢?你……為什麼要倒在這裡?!」

「我恨你!我恨你!!!」

「你根本就不是保護世界的英雄!」

……

「哇啊啊啊!」

莫凡突然怪叫着坐了起來,發現四周的人全都直愣愣地望着自己。

環顧了一下四周,這裡像是一個用帳篷搭起來的小型醫院。

「醒了。」

一個低沉深厚的響起,莫凡看去,是一個穿着深綠色軍裝的魁梧男子正坐在床的角落處,低頭翻看着手裡的文件。

「爸。」

莫凡突然鼻頭一酸,自己……還活着。

可有的人卻再也醒不過來了。

腦海中的影像如噩夢般清晰,一遍又一遍地不斷回放,無論怎樣都阻止不了。

自己……為什麼還活着?

自己到底保護了些什麼?

中年男子皺了皺眉,微微嘆了口氣,拍了拍莫凡裹在被子里的小腿,輕聲安慰道,「男兒流血流汗不流淚,男兒有淚不輕彈,不就被石頭壓斷了小臂嗎,有什麼好哭哭啼啼的,堅強些,像個男子漢一樣!你要相信傷口遲早會有痊癒的那一天。」

莫凡一愣,這才發現自己左臂正打着石膏吊在胸前,回過味兒來陣陣刺痛感頓時傳遍了全身,令莫凡不禁齜起了牙。

「首長。」

一個同樣身着軍裝英姿颯爽的阿姨走了進來,畢恭畢敬地將手中的文件遞給了父親,隨後悄聲在父親耳邊耳語了幾句什麼,父親神情嚴肅地點了點頭,「我知道了。」隨後緩緩站起了身。

「莫凡你先在這裡靜靜地休養一段時間,等醫院有位置了我再把你安排進去,希望你能明白,有更多的人比你更需要幫助。」

莫凡點了點頭,望着父親離去的背影,終究還是沒能忍住,開口問道,「爸」

中年男子頓住了腳步,緩緩轉過了身。

「少數人和多數人之間,如果只能拯救一方,到底該如何進行選擇?」

莫凡的聲音顫抖着,帶着些許哭腔,他知道自己這個問題問的很蠢,答案明明很顯而易見。

可是,夢裡小男子那悲愴的哭喊,身下的血泊,人們臉上的驚懼與難以置信卻如針刺一般深深地扎進了莫凡的心田。

痛,是心在滴血。

如果自己沒有出現,或許大家就不會來湊熱鬧,而是早早地避難了吧?

是自己,是自己親手害死了他們……!

男子沉默了一會兒,沉聲道,「你問的這個問題,有很多答案,但也沒有答案,在無力挽回的情況下,我認為適當的犧牲是必要的,因此無論你做出什麼樣的決定,你都要有擔負起相應責任的覺悟。」

男子來到莫凡的床前,輕輕揉了揉莫凡的頭,「別去想那麼多,你還小,有些事情等你長大了就自然明白了,先好好休息吧。」

看着父親消失在帳篷外的背影,莫凡久久沉默不語。

適當的犧牲,是必要的。

莫凡看向自己還在不停顫抖的右手,噩夢般地景象再次重疊,無論怎麼用力,都已經再也沒有力氣將其緊握成拳。

「你要我說多少次!他是來保護我們的!是他拯救了我們!」

「拯救個屁!怪獸破壞了半天還沒他摔一跤壓死的人多!我看他啊壓根兒就和怪獸是一夥兒的!」

「什麼巨人打敗怪獸拯救世界,狗屁!醒醒吧你,現在可是活生生的現實!不是陪你過家家的玩鬧!」

病房內,無論男女老幼都在低聲討論着巨人與怪獸,只是突然爆發的一陣爭吵打斷了眾人的議論,兩個約莫十六七歲的少年吵的面紅耳赤,不可開交。

但大伙兒卻出奇地安靜,沒有人制止也沒有人勸阻他們兩個,只是緘默不語地聽着,任由他們兩個爭吵。

莫凡感覺帳篷里有些涼嗖嗖的,不禁將被子拉到了頸部,整個人像毛毛蟲一般蜷縮了起來,躲在被窩裡默默地划著手機屏幕。

「《巨人與怪獸相繼出現!漆黑的巨人究竟是敵是友?》」

「《震驚!漆黑的巨人或許不是正義使者?》」

「《找到了!怪獸的原型竟然是它!?》」

「……」

莫凡刷了無數條新聞,可無論哪一條,評論區內都是無邊的指責與謾罵。

「什麼狗屁巨人,我們一家逃難逃的好好的,突然間就剩下我一個人了!」

「求求人間體去學點格鬥吧!那打架真是曹丕老婆進菜園,甄姬拔菜啊!」

「我是說,有沒有一種可能,它們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