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貝萌萌噠:冰山爹地太高冷》[寶貝萌萌噠:冰山爹地太高冷] - 第4章 我們的關係受法律保護

  白小魚心神恍惚了一瞬,很快逼着自己真正陷入沉睡中。

  睡吧,第二天離開這裡就好了。
她默默安慰自己。

  一夜好眠,清晨白小魚富有阿Q精神地安慰自己,不過是跟大魔王在同一張床上睡了一晚,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嘛!

  宋天臨已經不在房間,她洗漱完畢換好自己的衣服之後,想要下樓提出離開,沒想到卻看到了一樓客廳里除了宋天臨之外,還坐着另一個男人。

  她頓了頓,見兩個男人已經注意到了自己,淡淡笑了笑,「天賜。」

  只比宋天臨小兩歲的親弟弟宋天賜看到白小魚,十分震驚,「哥,你從哪兒找到嫂子的?」

  宋天臨漫不經心地說,「這不重要。」

  「難道說,那些狗仔拍到的照片真的是嫂子?
不是水柔?」
宋天賜還在追問。

  「嗯。」
宋天臨從鼻腔中哼了一聲,意味不明。

  白小魚攏了攏頭髮,沖宋天臨說:「我還有事,先回去了。」

  宋天臨沒有阻攔,只是問了一句:「需要我派司機送你嗎?」

  「不用了!」
白小魚連忙搖頭,「我自己打車回去!」
她剛要走,宋天臨又指了指放在沙發扶手上的袋子,「把那個帶上。」

  白小魚點了點頭,拎着袋子急匆匆地沖了出去。

  宋天賜沒坐多久,也起身道別,宋天臨沒在意,而宋天賜卻在開車離開別墅後,很快追上了正沿着路邊慢慢踱步等的士的白小魚。

  勞斯萊斯一個甩尾,停在白小魚的身前,把她嚇了一跳。

  「上來。」
宋天賜沉沉地說。

  白小魚沉默了半晌,拉開車門坐到了副駕駛上,一言不發。

  車廂里沉默着,緊張的氣氛在蔓延,最後還是宋天賜忍不住,狠狠地砸了方向盤一下,發出刺耳的鳴笛聲。

  白小魚身體一抖,看了他一眼。

  「你這幾年,到底躲去了哪裡?」
宋天賜質問道。

  白小魚不吭聲。

  「為什麼我找遍了整個A市都找不到你,卻在剛剛那種情形下看到了你?
為什麼你跟我哥在一起,難道他一直知道你的下落?」

  一連串的問題從宋天賜的口中蹦出來,他神情激動,一點都不像剛剛在別墅里冷靜自持的樣子。

  白小魚輕聲說:「我們兩個是夫妻,我在他住的房子里出現,不是很正常的事嗎?」

  「你說這種話能騙過你自己嗎?」
宋天賜激烈反問,「我哥什麼時候把你當成過自己的妻子,你明明也不愛他!」

  白小魚閉了閉眼,「我們的關係受法律保護,天賜,不要再說這種話了。」

  「為什麼,」宋天賜表情很痛苦,「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冷淡?
小魚,你明明知道我對你的心意,我也知道你對我……」

  「天賜!」
白小魚突然抬高聲調,打斷了他未說完的話,表情隱忍說:「從我嫁給你哥的那天起,從你叫我第一聲嫂子那天起,我們兩個之間,就再也沒有任何可能了!
這是我最後聽你說這種話,以後別犯糊塗了!
你值得更好的女人,別把時間浪費在我這種人身上!」

  「還有半年……」宋天賜突然說了一句沒頭沒尾的話,而白小魚臉色微變,「別想這些有的沒的,就算、就算半年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