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陛下,娘娘天天盼着你駕崩》[報告陛下,娘娘天天盼着你駕崩] - 第5章 華燈初上

上秋之初的京城,總會舉辦燈會,逐漸演變成合家歡的約定俗成,往往這個時候,父親會帶着一家子的人坐上畫舫,而她便會在照耀出金色光輝的涓涓流水中放下一朵祝願的荷花燈,將其飄落至遠方,將心愿帶到遙遠的彼岸。

想到坐在畫舫中,隨波逐流,瞧着船底下的荷花燈猶如絲線,那被人間製造的美景,總是能突突的撞擊心房。

她的眼底流過興奮的暗流,但是很快就被摧殘的暗淡下來,幽幽的嘆息:「那先生布置的功課怎麼辦?」垂下腦袋失落不已。

可惡的先生為了懲戒她,給她布置了多出他人一倍的量,硬生生是不想叫她在今晚燈會出去。

「殺雞儆猴,順便還鞏固了自己在學生們心中的地位。」

何若萱沖她微微一笑,瞳仁里閃爍着狡猾的光芒。

方才上秋,天氣雖然有些悶熱,可一到晚上,空氣中還是帶着絲絲縷縷的涼意,若是到河邊一走,斜斜的清風波動過玉頰還有未曾泯滅的春意。

每年的這個時候,除去過年時節,都算得上一個較為熱鬧的日子。一路張燈結綵,燈火通明,為慶祝這個合家歡的日子,家家戶戶紛紛敞開大門,聽着炮仗炸裂,望着煙花在暮色中綻放的絕色。

京城的夜晚燈會絲毫不遜色於白日的璀璨奪目。

丞相府的大門打開時正對着天空中一輪皎潔的明月,幽幽的月光洋洋洒洒,宛若月之仙子步入塵世間與世人起舞弄清影。

司馬昭故作堅強地看着眼前的父親,「爹爹,我今日要留在家中做功課,恐怕不能前去了。」

別看司馬令皓在朝堂上威風凜凜,好一番風派,平日就是一個實打實的女兒奴,可偏偏在學習這事上當仁不讓,如今見女兒難得提出放棄遊玩的機會,選擇留家學習,登時喜上眉梢,嘴角上揚笑意,語氣歡快激動:「好女兒,那你等爹爹回來給你帶糖葫蘆吃。」

「多謝,爹爹。」

送別司馬令皓後,她趕忙鎖了門,在搖搖晃晃的燈火中,喚來貼身丫鬟喜兒。

喜兒剛給司馬昭鋪完床,便聽見她叫自己,於是略帶疑惑地走向她,詢問:「小姐,有什麼事兒嗎?」

司馬昭啥也沒說,除了不懷好意的笑了笑。

喜兒頓感不妙,可已經來不及了。

只見司馬昭指了指那桌子上的功課,毫不客氣的下達命令:「喜兒,我可是每年都很期待放荷花燈的。所以,這次就麻煩你了,不過你放心,下次不會了,我會給你帶冰糖葫蘆回來的。」最後,她甚至照搬了親爹的話,一副說到做到的雄姿,拍了拍胸脯。

喜兒只是個丫鬟,哪裡敢和小姐說不。

可別看她是個小丫鬟,自小就陪在司馬昭身邊,司馬昭從小就被送到先生那裡讀書寫字,剛開始對新鮮事物都充滿好奇的她,理所當然的裝起一副先生的模樣,手把手的把學到的東西都毫無保留地教給了喜兒,沒想到喜兒着實有天賦,三言兩句便學會了司馬昭一下午才勉勉強強略懂的東西。

不過後來,司馬昭愈發厭倦讀書寫字,教授喜兒的事情,也因為自己學不進去,而不了了之。

不過喜兒倒是發憤圖強,竟在最後自己開始自學,有時遇到不懂的還會討教司馬昭一兩句。

沒想到,當初一時興起,竟派上用場了,不過也好在,先生今晚布置的全是些抄抄寫寫,正好可以假手於人。

這是何若萱給她出的主意,此時她邁着歡快輕鬆的步伐往後門而去,看着一朵一朵綻放在空中的煙花,褐色的眸子被染上了嚮往的神色。

何若萱早早便等在後門,她一身與燈光相似的橙紅長袖裙,靠在牆壁上,微微側過頭,額前最一撮長劉海伴隨夜間的晚風在半空中囂張的舞動旋律。

「你終於來了。」她從牆背上下來。

司馬昭還是覺得不妥:「你確定先生不會逛燈會嗎?」

「這是自然。」

她自信滿滿的勾唇。

起先司馬昭確實對這個趙子黎不感興趣,可直到她聽說,這北靖王府免費發送荷花燈,她才同意冒險前往。

這荷花燈其實都是許多人閒情逸緻買來的,如今她身上搜刮不出一點銀兩,如今有免費可領取,何樂而不為?

她一路跟着何若萱的身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穿梭前進。

時不時在天空中爆炸的絕色煙花,登時成了奔跑途中浪漫的背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