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流放的巫神》[被流放的巫神] - 第7章 新的神使

今天的巫城很是熱鬧,是一年一度祭祀的日子,其他城池的祭司提前一個月左右就來到了這裡,本來他們這麼早出發就是為見,神使的,結果影子都沒看到,倒是又發現了另一位神使。

新神使還幫助兩個戰士戰士覺醒了神血血脈,在巫玥看來就是覺醒靈根,只不過每個人的靈根不同而。

巫城在巫玥離開的這三個月里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多了很多新奇的東西,這些都是那個新的神使所帶來的。

巫玥站在巫神殿的最高處將巫城的熱鬧盡收眼底,「出來吧,這裡的視野要更好」

前咒從柱子後面出來,走到巫玥身邊也沒有對巫玥行禮,看着祭壇熱鬧的景象開口。

「你真的是巫神的使者?」千咒試探性的開口。

「你覺得呢」巫玥看了千咒一眼,似笑非笑的回答。

「姬橙覺醒神力的那一天,巫神像的裂痕變得長了,而那兩個戰士覺醒神力時,巫神像上多了兩條裂紋」千咒答非所問。

「所以呢」巫玥一臉不在乎的表情,千咒更加懷疑巫玥不是巫神使,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巫神殿的典籍中所記載的神使並沒有說明是誰的神使,大祭司說你是巫神的神使,而姬橙說她是獸神的神使,所以才會有幾個神使相繼出現在一個時代,而只有一個神使出現的那時代神使出現的時間也不會很長」

「你想像力還蠻豐富的,獸神的使者,我想聽聽獸神的故事」,從他醒來後只是知道阿染已經不在這片大陸了,只他沉睡後的發生的事情他就不太清楚了。

雖然後面經歷了幾世但是他擁有的記憶是模糊的,救藍禾的記憶要清晰一點,但是清晰的也只是最近的記憶,之前的記憶斷斷續續的,他根本就不知道獸神的事情。

千咒有些不明白,巫玥怎麼突然要聽獸神的故事,「傳說巫神消失後,獸神建造了這座大殿,之後一直待在巫神殿,突然有一天天空一道金光落下,等金光消失以後,巫神殿中再也找不到獸神,傳說那是獸神使命完成回到了神殿」

「金光?」巫玥將手放在圍欄上,可惜時間太過久遠,他現在神力也沒恢復根本無法探知。

可能真的去了神界了吧,畢竟他渡過了天劫,只是不知過得好不好,想到這裡巫玥覺得自己真是多慮了,以阿染的性子誰能欺負得了他。

「祭祀開始了」巫玥出聲,千咒看向祭壇只見大祭司已經登上祭壇,帶着眾人開始祭祀,大祭司在祭壇上跳着舞,巫玥看着那個舞蹈頭隱隱的有些作痛,腦海里閃現出藍秋教他跳祭司舞的情景。

「老師這個祭司舞好難啊,我可不可以不學啊」,藍秋揉了揉藍禾的頭髮,微笑開口,「小禾長大後不是要做大祭司,現在祭司舞都不學,那這大祭司的位置只能讓別人來做了」

藍秋說著就要離開,「老師我要學,我要變得比老師還要立候,以後保護老師」。

巫玥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前咒見巫玥有些不對勁,下意識有些擔心上前抓住了巫玥的手腕「小禾沒事吧」,說完意識到自己關心則亂,叫出了藍禾的小名。

巫玥看向千咒,千咒突然跟巫玥共感,感覺有不好的事情發生,但是又不知道是什麼。

而祭壇上大祭司的舞蹈也接近了尾聲,天空開始烏雲密布,巫玥甩開千咒的手直接跳下巫神殿,天空劈下一道天雷直接朝着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