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前男友在網上曝丑照》[被前男友在網上曝丑照] - 第1章

【完結】被前男友在網上曝丑照,我沒哭,成年人嘛,要體面可當謝醫生護着我,我忽然就覺得委屈,在認清自己內心後,「謝醫生,談戀愛嗎?」
不料,謝醫生跑了連夜坐飛機跑的我第二天去找他時,辦公室里就只剩桌子了……1前男友一夜爆紅的第三天,我正在小區樓下被大白舉着棉簽往喉嚨捅。
凌晨五點,大多數住戶已經做完核酸回去睡覺了,廣場上剩下的人不多,長桌後大白一邊熟練地掏棉簽一邊搭訕:「我好像在哪兒見過你。」
「是嗎?」
我皮笑肉不笑地咧了下嘴。
「真的!」
可能是怕我誤會,大白急忙為自己辯解:「我肯定見過你,在哪兒呢……」拉長的尾音透着一股子意猶未盡,我拉下口罩把臉湊過去,嘴巴張得渾圓,一眼甚至能瞧見正在激情發炎的扁桃體,先發制人道:「現在呢?
是不是更熟悉了?」
大白茫然地「啊」了一聲。
做核酸的臨時通道兩側張貼了一張表情包,表情包上一蓬頭垢面的女子嘴巴張得比河馬大,正在激情發炎的扁桃體異常顯眼。
表情包底端配字——「張嘴,啊」而三十秒前,面前這位大白還在指着這張表情包告訴我:「這是我特意打印了貼在這裡的,你待會兒就按着這個幅度張嘴就行。」
大白後知後覺,嚴密的防護服都沒能擋住對方一瞬間紅透的臉:「對……對不起,我只是跟人聊天時看見別人發了這張圖,覺得很適合拿來當模板……」「沒關係。」
我把口罩重新拉上,看着面前大白尷尬到能原地挖出一座夢幻芭比城堡的表情,心滿意足地露了個笑。
胡花花做人守則第一條:只要我不覺得社死,社死的就是別人!
2我叫胡樺,小名胡花花,有個交往半年的男朋友沈致岸——準確來說應該是前男友。
沈致岸是當紅的脫口秀演員,然而我們認識那年,他還在四十個人的小劇場里演出,為了一天四百的演出費坐三個小時地鐵,連午飯都顧不上吃,胡亂塞了半個雞蛋灌餅就上台了。
他脫口秀事業剛有起色,節目組需要他的單身人設來吸引女性觀眾,我們只能秘密交往。
可是抵不住網友火眼金睛,有人扒出了我的微博,看見我記錄的戀愛日常,以及我和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