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成女生?問題不大》[變成女生?問題不大] - 第6章——請你尊重死者

「蘇靈玥?我的新身份嗎」羅澤,或者說是蘇靈玥苦笑了起來「從此,世上再無羅澤,只剩下蘇靈玥」

…………

「轟隆!」

「轟隆!」

天空中響徹着陣陣的雷聲,厚重的烏雲布滿了整個天空,沉悶得讓人們感到心慌。

一座巨大的教堂前面,無數的人身着黑色的衣服正不緊不慢的排隊進入教堂。

教堂裏面已經坐了無數的人,但仍然有無數的人正在向著教堂之內湧來,而已經落座的都靜靜地等候着。

教堂前面有一個講台,後面的牆上掛着一幅畫。

這幅畫的高度整整有數十米,寬度也有十多米,人們站在畫前顯得那麼渺小。

畫像中的是一個長着四對翅膀的天使,栩栩如生的樣子讓人看到他就會背負着無形的壓力。

畫像中的天使與平常看到的天使不同,甚至截然相反。

畫像中的天使羽翼不再聖潔,而是布滿了血漬,雙目緊閉眼角流着血淚,兩個手分別拿着一個沾滿血的聖劍,和一個帶着血的骷髏頭骨。

畫像足夠大,在足以容納上萬人的教堂里即使身處角落都可以看到。

天使詭異的樣子給教堂內所有人都震撼了,因為在這個巨大的畫像前面自己就像被畫中的天使看透了一般。

教堂里仍舊在不斷地有人進入,但容納這麼多人的教堂卻靜的可怕。彷彿聲音被切斷了一般。

講台旁邊有一個木質的棺材,靜靜地停放在那裡,讓本就壓抑的環境,變得更讓人壓抑了。

最後一個人進入教堂後,整個教堂都裝滿了人,但不變的是環境依舊安靜得可怕。

足以容納上萬人的教堂如今看來卻又顯得狹小,在座位都滿了的情況下仍然還有數千人站着。

「晃蕩!」

「晃蕩!」

「晃蕩!」

教堂上擺鐘陣陣敲響,一聲又一聲的鐘鳴回蕩在整個教堂。

隨後一位神父手拿着一本聖文緩緩的向著講台走去,整個教堂除了鐘擺的聲音就只剩下神父走路的聲音。

「這是怎麼回事?這麼大的陣仗有什麼用」一個穿着黑衣服的人看着周圍小聲的說道,而這個人正是蘇靈玥。

「閉嘴,這怎麼說也是你的葬禮,能不能尊重一下死者」一位中年男子同樣小聲的說道。

「呵呵,我不叫囂着我沒死就已經是對我最大的尊重了」蘇靈玥扭過頭撇了撇嘴說道。

講台上的神父自然沒有注意到這一點,打開聖經開始為逝者頌念。

這一切除了那幅壁畫之外都很正常,彷彿這就是普通祭奠逝者一般。

但是他們關注的可不是這一點,除了神父教堂之內的所有人都沒有關注歌頌的內容。

這上萬人大部分都是攜帶着槍支的,但這一切都掩蓋在了教服下面。

但所有人都老老實實的穿着統一的服飾,都老老實實的無不透露着舉辦方的強大。

過了一會後神父講完直接在一個人的護送之下離開,取而代之的是一位摸約三十歲左右的男子。

男子看着周圍的人,露出了和善的眼神。不過在這個人出現後,超過九成以上的人都下意識的摸佩戴的槍支。

「既然在座的各位都來了,那麼應該已經知道了此次召集大家的原因了吧」男子在眾人注視的目光之下坦然的說道。

「咦,白叔在那裡幹什麼呢?」蘇靈玥看着台上的人問到。

「結束以後把你遣送九州,其他的你不用管。」雷叔敷衍似的回應道。

「我家少爺前幾天遭遇不幸,兇手甚至就混在諸位身邊,雖然少爺活着的時候可能對在座的各位帶去一點麻煩,但人死緣滅,所有有關少爺的恩怨此刻一筆勾銷」白澤毅用十分平常的語氣。直接命令在場的所有人。

「憑什麼,老子的廠子被他毀了一半,他人一死就這麼算了?」一位黑人站起來說道。

「彭」

在這個黑人說完後還沒有再說起什麼,一個血洞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腦門上。

始作俑者正是剛剛台上的白澤毅,但與剛剛不同的是他手裡不知道何時多了一把手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