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惹修仙者》[別惹修仙者] - 第10章一劍縱橫,相依為命

唐一忽悠了天外白給幫自己逃跑。

白給腳力非凡,一路無論地形如何,她飛奔如走平地。

「女人這麼猛的嗎?如果是修仙者還得了!」他心裏感嘆到。

慶幸自己果斷。

「小妹呀,你要去哪裡呢?」

但唐一實在是井底之蛙,一輩子沒有走出貧民窟,自然也不知道哪裡安全。

白給停了下來,思考着什麼!

「咋了?」

「有人靠近!」白給說。

唐一向前方遠處看。

平原綠草如茵上,一個身穿火紅衣裳的女子,秀髮隨輕風揚起,好生飄逸。

她正大搖大擺地走向這邊,而她腰間掛着劍!

其人也看見了他們,固兒也停了下來,等唐一他們先說話。

「是修仙者嗎?」唐一感覺到氣息。

正要說話,白給道:「被礙路,我們急着逃命呢!」

唐一鬱悶,「小妹呀,這不是件光彩的事情,沒必要讓人知道。」

白給似乎沒聽懂,女子竟然讓開了路。

「謝謝,是道友嗎?」唐一問。

「武道·修仙者·一劍縱橫·陳可心!來自第1空間。」遠遠傳來女子介紹聲。

「道友在此做啥?」

女子閉上眼睛,似乎想了想。才道:「找一個修仙者。」

「不會是我吧?」唐一有點驚慌。

女子看了看天,發現有點異動。「你就是大鬧風起城的修仙者嗎?」

唐一苦笑了一聲。

「天上有飛船在秘密追蹤你,就要到了!」女子張開五指,按住劍柄。

「這……」唐一看了看他,沒有發現什麼。

突然天空一聲巨響,火光衝天震開雲霧,七零八落的撒下許多零部件,和一片血雨!

「啊,發生什麼了!」

他知道這飛船被擊落了,卻不知道怎麼被擊落的。

「好恐怖的仙·武術!」唐一心裏赫然。「這才是修仙者該有的樣子,豈是一個帥字了得!

白給也呆住了,「了不起!」

「一般般!」女子若無其事。

對唐一道:「你也是學武術的?」

仙術分一般情況被分為:「仙·法術」與「仙·武術」。而以「仙·武術」為主的修仙者沒有另一類多。

唐一點點頭。

「來,」

女子出現在他面前不遠。

向他伸出手,「打一架!」

此時他才看清楚對方:櫻桃小嘴,柳葉眉,精巧小臉蛋,英姿洒脫。

「修仙者都是行為詭異!」唐一想。說道:「我有傷在身,日後再約可否?」

女子略微失望。但說道:「也行!」說罷,消失不見。原地漂浮着一小綠瓶葯。

白給取了來,打開香見奇特香味,搖了搖確定是藥液。

「要不要喝點!」白給提議他喝的。

唐一沒聽見。

「修仙者就應該像她一樣有范!」他羨慕不已。

見白給眼睛瞪着自己,「幹嘛?」

「喝不喝!」白給鄙夷道,「見了個漂亮女的,魂也被勾了去!」

唐一嘆息一聲,「哥是單身,想女人不是正常的嗎?」

「不要臉!」

他接過「小綠瓶」,小心翼翼地收進懷裡。

才說:「這裡很快會有人來。」

「你怎麼知道?」

「剛才瞬間滅了一船人,能沒動靜嗎?」

白給「哼」了一聲,「你們修仙者盡裝逼,小心遭雷劈!」

說罷,又提起腳,飛奔而去。

唐一由於受傷極其嚴重,奔波勞累不知不覺睡著了。

當他醒來時,發現周圍參天大樹,遮天蔽日,周圍寂靜無聲,仿如進了牢籠,心裏隱隱不安。

「小妹,這是哪裡呢?」

白給搖搖頭,理所當然地說:「不知道?」

「你就不能逃跑的時候,稍微注意下地方合不合適嗎?」他很無奈道。

「你不是說逃跑嘛?我就盡往山高林密的偏僻地方去啦!」白給解析道。

「所以我們迷路了,也是正常的嗎?」他不敢過分得罪白給。

白給紅了下臉。

「怕什麼?毒蟲猛獸也不是我對手。有我看着你,怕個鎚子?」她信誓旦旦地說。

唐一無奈,點點頭。

白給將他就地一扔。就一面茫然不知接下來幹什麼。

唐一禮貌又婉轉地說道:

「小妹呀!

「我都破碎不堪,手也沒了,還流血兇猛,我能來到這我都覺得是奇蹟。

「你難道就沒有想過,給我包紮一下,讓我死慢點嗎?」

她眨眨眼睛,很是為難。

「我腦袋空空如也,沒有告訴我怎麼包紮呀。」

唐一看着這天外女子,衣服破裂,血跡斑斑。「那你也得收拾收拾自己吧?」

「你以為在家呢。」白給一本正經說道:「沒必要。而且血氣使我情緒高漲,好得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