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惹修仙者》[別惹修仙者] - 第4章道證爭鋒,逆天改命

白給得知要被作成菜肴,招待貴賓,嚇得臉如死灰。

張三見此嘆了口氣。

唐一怒了,「你也是人,為何坑害同類?」

張三滿臉通紅,無話可說。

「同類?」狗一樣的人,指了指張三胸前的勳章,替他說道:「他現在是四等公民,天上等人了,不是你等糧食可比的!」

說著招呼一個「工具人」,上去暴打唐一,直打得鼻青臉腫。

天外青年冷眼旁觀人類相殘。

「你們別打啦!我跟你們走就是。」白給哀求道。

那人才停了手。

狗一樣的人對唐一吐了兩口吐沫。

對張三說,「張老弟呀,對下等人不用羞愧的。來你也吐他兩口,解解氣。」

張三唯唯諾諾,吐了兩口。

唐一掙紮起來,撲上去,對着他臉就狠砸兩拳。

打得張三鼻血流淌。

打狗尚要看主人臉。青年大怒,「吊起來!」

白給聲淚俱下,哀求道:「你們別這樣,他已經傷痕纍纍,就不要吊了!」

青年終於不耐煩了,「食物就是食物,哪有討價還價的道理?我很忙沒時間逗你們玩。」

狗一樣的人,見主人生氣,立即叫人架起唐一,綁在枯樹上。

白給被關進籠子,隨着隊伍離開了里。

「凡人終究無能為力!」

痛楚,絕望,自責,委屈讓唐一心神重創,神志不清,自言自語起來。

圍觀的人沒敢放他。

天要下雨了。

他們也就散了。

幾天的時間過去,靠着雨水,唐一頑強的活着。

城裡已經敲鑼打鼓迎接貴客,夜裡更是煙火齊放,熱鬧非凡。

「修仙救不了人類!」

這夜很漫長,時間唐一都清晰可見。

絕望讓他一夜白髮。

「沒天理呀!」

他終於要咽下最後一口氣,離開這個讓人窒息的世界。

猛然,一道微弱的光,映入唐一眼前,讓其迴光返照。

一枚形狀似鹹魚的不可名狀之物,正盯着他要圖謀不軌。

「道證?」他不敢相信。

轉而悲傷起來,喊道:「要你何用?滾吧!別打擾我。」

喊完又自言自語起來,「白給在黃泉路上等我啦,她一定很孤單,正要我去陪她。」

但「道證」不為所動。它被其強烈情感,吸引過來,豈能離開。

更讓唐一萬萬沒有想到的是:

除了這枚在附近溜達的「鹹魚道證」,還有一枚在千里之外的「閃電道證」,也感應到有強烈的情感波動,也被吸引了過來。

而且速度之快,匪夷所思,眨眼即到。

兩枚「道證」,奇蹟般同時扎入唐一,一枚心臟,一枚大腦。

極為罕見的「雙修修仙者」誕生了——如果成功的話!

此時兩枚「道證」針鋒相對,都要爭奪唐一的控制權,令他兇險萬分,如在萬丈深淵走鋼線,隨時可能爆體而亡。

「搶生意?這人是我先發現的。」鹹魚怒不可遏。

「強者為尊,你弱爆了。別不自量力,快滾吧!」閃電氣勢洶洶。

「我弱?瞎了你狗眼。我鹹魚哥才是赫赫有名,天下無敵。」

「牛逼吹多了牙齒不漏風嗎?我閃電哥,在宇宙萬裡邊界,怒懟十萬異族,你敢嗎?」

「我不敢?笑話。區區十萬異族,小菜一碟。我單挑「萬丈神樓天獄」七十層,讓十惡不赦的修仙者們都瑟瑟發抖,甘拜下風。你能嗎?」

「誰說我不能?區區神獄,不足掛齒。我單槍匹馬,闖進絕仙至尊深淵,平安回來,你能做到?」

……

兩枚「道證」水火不容,各不相讓。吹噓着自己「證道之人」的輝煌戰績。

全然不顧唐一死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