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產物》[不良產物] - 第6章 宿舍306

林睿大四的時候保送了T大的企業管理碩士研究生,提前和自己的導師聯繫後,開學林睿就拖着行李箱從M市坐車去了T大。剛出車站,林睿就接到了一個陌生電話「林睿是吧?我是周徽老師老師叫來接你的,出車站了嗎?我在停車場。」

「哎?同學你好,我已經出了,那我這會就過來。你把車牌號告訴我」。林睿一手接着電話,一手拖着行李箱,快速走向停車場。

第一次見到李承澤就是在這個停車場,李承澤穿着一身黑色運動服,靠着一輛黑色的車站着,單手玩着手機,一隻手揣在褲兜,個子又高又壯,袖口擼到手肘,露出了小麥色結實的手臂。拉鏈拉到一半,裏面是結實的胸肌和灰色背心。整個人背光站着,投下一大片陰影。

林睿看了看車牌,主動走上前向李承澤打招呼:「你好,我是林睿」。

李承澤轉過身子,不動聲色的打量着第一次見面的林睿,:「我是李承澤。」

不是說這是保送過來的研究生嗎?怎麼看起來比他還小。長的人畜無害,配着這一頭自然卷,說他剛剛大二也有人信。李承澤簡單的打了招呼,幫林睿把行李箱放到了後備箱,開車回往學校。

車子一路開的飛快,李承澤一直沒說話,林睿看着方向盤上標着四個圈的車子,最終還是受不了這尷尬主動開了口:「謝謝你啊同學,今天麻煩你了,你也是周徽老師的學生嗎?」。

李承澤斜眼瞟了林睿一眼輕笑:「不謝,大家以後都是同學,學霸來了嘛,那肯定是要重視的。」一路上,兩人簡單聊了T大的近況,還有他們專業的情況。

T大在郊區,距離動車站還是很遠,李承澤開了快50分鐘的車才到了學校,停好車,就拉着行李箱帶着林睿去了宿舍。

宿舍是兩人間,進了門,李承澤把林睿的行李箱放到了左邊的一張空床上,轉身看着林睿「你住這間宿舍,右邊那張床是我的,我平時走讀不怎麼回來住。」

林睿看了看右邊的床鋪,連床單都沒鋪,一看就是長時間沒人住。心想這樣挺好的,一個人住也是清凈。「謝謝,今天麻煩你了,我請你吃飯吧」林睿今天很不好意思,學校這麼遠,如果不是李承澤來接,自己到了估計就晚上了。

李承澤看了看手機,想了想「今天有約了,改天吧,學校東門有挺多吃飯的地方,你可以先去吃點。」然後拿着車鑰匙走出了宿舍。李承澤今天確實是有約了,中午鄭二就發了消息,約了晚上酒吧見。

今天是鄭二的生日,到的時候包房已經坐滿了人,門口的禮物堆成小山。李承澤走進來的時候,一群人默契的自動讓出主位和李承澤打招呼。他們這群人是同一個圈子裡的二代少爺,以家裡從政的黎岳、從商的李承澤和鄭二為首形成的一個小圈子,平時也是沒少在一起胡鬧,今天鄭二生日,上趕着巴結的人更是不少。

李承澤到晚了,一群人立刻開始起鬨,今天壽星最大的鄭二看着李承澤直接一巴掌拍在他背上:「幹嘛去了你?我生日也能遲到,一會兒自罰三杯。」

李承澤朝着鄭二丟過去了一把全新的車鑰匙「送你的,今天剛到,已經叫人開你家去了」。然後爽快的喝了三杯酒。一群人喝酒胡鬧了整個通宵。離開酒吧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

李承澤剛走,林睿這邊就開始收拾房間,宿舍雖然新,但是長時間沒有住人,裏面的灰塵確實不少。林睿是單親家庭,從小和母親一起生活,不像一般的男孩子大大咧咧,反而有點小潔癖,這寢室到處都矇著一層灰,林睿實在是待不習慣。林睿拿着毛巾、拖把,把寢室的里里外外都收拾整理了一遍,才洗澡躺回了床上。

林睿讀研之前一直生活在南方,保送了研究生才來了T大。剛到一個新的城市,這邊的天氣相比南方適宜的溫度更加乾燥,林睿在宿舍打掃完衛生明顯感覺自己的鼻腔和喉嚨很不舒服,看來得去買個加濕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