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糙漢獵戶撿到嬌軟公主寵成心尖寶》[糙漢獵戶撿到嬌軟公主寵成心尖寶] - 第4章 身體好嗎?

封山的觸碰,顧娉婷往後躲了躲。

封山沒讓她躲,大掌捏住她的小臉,另一隻手伸過來給她擦了臉上的淚,「害怕什麼?什麼嚇到你了?告訴我。」

他的手上有老繭,好硬,刮在臉上有些疼,顧娉婷哭得更凶了。

什麼嚇到她了?顧娉婷不知道。

好像是外面的呼嘯的風,又好像是這陌生的環境,甚至連她喝得水都嚇到她了,她從沒有喝過那麼硬澀的水……

顧娉婷怕極了,從她墜崖的那一刻,她的命運偏離軌道,走向了她不可預知的方向。

這種未知的恐懼,讓她害怕,讓她委屈。

她哭得狠了,半天不說話,封山捏了捏她的小臉,手感真好。

封山很喜歡。

封山咧嘴笑問道:「怎麼不說話?說出來我聽聽,我給你解決解決。」

他力氣好大,稍微動動顧娉婷被捏疼了,可看着他那魁梧的身軀,顧娉婷不敢喊疼。

可越是忍着,她就越委屈,最終忍不住哇的一聲大哭起來,「你別掐我…我、我害怕你。」

顧娉婷怕這外面的風,怕這個地方,可最怕的還是封山這個男人,他太壯了!咧嘴笑時,好像能吃了她。

而且肯定,吃了還不吐骨頭。

她嗷嗷大哭,封山覺得有趣極了,「怕我做什麼?我可救了你。」

顧娉婷知道他是救命恩人,可顧娉婷就是怕呀。

他長的不嚇人,但他身上有一種氣勢,凜冽又霸道,在他跟前,顧娉婷都不敢喘氣。

她顫抖着小身板,驚懼的很,封山鬆開她的小臉,轉身大步出去。

顧娉婷沒想到他會走,愣了愣後哭得更凶了。

她不要一個人在這屋裡,外面有風在嚎叫,她害怕。可顧娉婷不敢開口求封山留下,只能看着封山寬闊的背影出了瓦房。

顧娉婷哭了不多大時間,就看見封山端着個水盆走進來,走到床邊擰了濕帕,「看你哭得這身熱汗,我給你擦擦。」

封山說著拿帕子給顧娉婷擦臉,封山這次收了氣力,盡量不想弄疼她。

哭得久了又暈又熱,濕涼的帕子貼在臉上,顧娉婷頓時感覺好受多了。

封山一邊給她擦汗,一邊安慰她:「別哭了,更別怕我,我是個大老粗,不大會疼人,但現在我喜歡你,只想對你好。」

他動作溫柔了,說話也不那麼大聲了,屋子裡有人陪,顧娉婷抽噎着漸漸止了哭泣。

她哭得全身發軟,封山扶她起來坐着,讓她順順氣。

顧娉婷徹底緩過來後,抬眼看了看封山,小聲道:「壯士,你可以送我回王都嗎?我想回家…」

顧娉婷說著又要哭,封山趕忙滿口答應,「我會送你回家的,但不是說跟你了嘛,要等你傷好了,你腿摔斷了現在不能亂動。」

「真的嗎?你肯送我回宮,你也相信我是公主?」顧娉婷有些欣喜,她怕封山不信,畢竟今天那兩個農婦就不信。

封山沒立即說話,封山也覺得這小女人是摔壞了腦子,可她這麼堅持,身上還有重傷。

封山只能先安慰道:「嗯,等你傷養好了,我就送你回去。」

顧娉婷開心極了,忙說了很多感謝之話,她忽然覺得,高大的封山沒那麼可怕了。

顧娉婷這邊說著感謝的話,封山打斷她道:「哎,你叫什麼名字來着?」

顧娉婷咬了咬唇,都說了兩遍他還記不得,「…娉婷,顧娉婷。」

封山點頭,嘴裏琢磨了兩遍,「顧娉婷,顧娉婷,這個名字我記住了,這一輩子都忘不了了!」

「壯士,這裡離盛京多遠?」

「五百多里吧。」封山又問她,「你今年多大了?」

五百多里,好遠呀!顧娉婷有些失落,悶悶回道:「…十六歲了。」

封山咧嘴笑了,十六歲可以嫁人了。

封山認真看了看顧娉婷,可惜,就是太嬌小了,不知道在炕上能不能受得了他?

「這裡是哪裡呀?從這裡回盛京大概要多長時間呀?」

「這裡是洪縣小高地村,從這裡回盛京大概要走二十多天吧。」封山找來扇子,給顧娉婷扇風納涼,「你平時身體好嗎?」

身體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