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妃的悠閑生活》[寵妃的悠閑生活] - 第七章 嫡母面慈

  巧言期期艾艾的小模樣,挺招人疼的。

  蘇婉兮順手扔給她一錠梅花金錁子,示意她繼續說。

  「主子,夫人過來可是要暗害您?」巧言大膽的問道。

  蘇婉兮撲哧一笑,一時之間,清雅的容顏恍的巧言口乾舌燥。

  「她哪裡是暗害,是明害呢!」

  「什麼?主子,奴才這就給您請大夫去!您怎的這般不在乎身子呢!」

  巧言帶着哭腔,埋怨的看向蘇婉兮。主子被人害了,怎麼還淡定的不像話呢。女子的身子,是能隨便折騰壞的么?

  有人關心的感覺很好,蘇婉兮對巧言招招手,讓她過來。

  「她給我下了絕嗣葯。」

  巧言震驚的瞪大雙眼:「主子,那您?」

  生兒育女是女人的本分,更是女人在後院里佔據一席之地的必要手段。

  巧言知道自家主子要選秀入宮的事兒,因着如此,她更是擔心。

  當今皇帝後宮並無子嗣,哪個妃嬪能生了孩子,一夜扶搖直上是鐵板上釘釘的事兒。

  「不嚇你了。你啊,真是膽子小。萬事禍福相依,她給我灌了絕嗣葯,卻不知只消解了這藥力,反而是上等的助孕葯。喏,拿着這個方子去抓藥,什麼時辰吃、怎麼熬,待你把藥材都弄回來再告訴你。」蘇婉兮從袖中抽出一張紙。

  紙上的墨跡還沒有干透,顯然是新寫下的。

  巧言疑惑的望了蘇婉兮一眼,不知她怎會如此快就有對應之道。

  蘇婉兮無視巧言的眼神,她不會說這一切,她前世已經經歷了一遭。而這個解藥性的方子,更是她花費了十多年才尋到的。

  入宮後孕育皇嗣是必須的,但不需要那麼早。

  久病成醫,蘇婉兮現今兒對調養之道很是精通。這偌大的蘇府里,不僅她要調養,她娘親和親哥哥都得一起養好身子。

  蘇夫人在蘇婉兮面前炫耀蘇護晚上會去她那兒,誰知蘇護一入府里直接去了連姨娘那兒,清脆的打了她的臉。

  聽着婢子彙報蘇護的行蹤,蘇夫人氣得咬牙切齒。

  「好你個下三濫的小娼婦,你且先得意着,等你知道你女兒生不了孩子時,我瞧你還能不能笑得出來。」蘇夫人捏着手裡的帕子,手指青筋暴露。她忘了早上是如何向蘇護撂狠話的!

  蘇婉悅打扮一新後,急急的從自個兒院子趕來,誰料在門口清晰聽到蘇夫人的話。

  「娘親,爹爹今兒又不來了嗎?」蘇婉悅大力的推開門,闖到屋裡來。

  蘇夫人心疼的看着女兒失望的模樣,她不受夫君的待見就罷了,為何她的兒女也被忽視的似外人一般?

  「你爹爹有政事要忙,難道悅兒不願意陪娘親吃飯?」蘇夫人慈愛的說道。

  蘇婉悅嘟着唇,一雙鳳眼富貴天成。

  「娘親,你說的話我都聽到了。蘇婉兮不能有孕,這真是個好消息。看她那狐媚的樣子,把表哥的魂都給勾了過去。我和表哥才是血脈親人不是么?」蘇婉悅提到這事兒,滿臉醋味兒。

  蘇夫人心裏一緊,難道這孩子腦子犯渾了?

  「悅兒,你和你表哥?」蘇夫人小心翼翼的問道。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