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七零炮灰嬌嬌媳,我被迫養崽》[穿成七零炮灰嬌嬌媳,我被迫養崽] - 第6章 酸棗樹開花了

寧欣欣跟着林小川來到院子里,此時的院子除了牆角那一堆垃圾燃燒後殘留的灰燼,便只剩下挨着廚房的那棵矮小的酸棗樹了。

近兩年來,這棵酸棗樹空長了一樹嫩芽,就是不開花不結果。有懂行的說這樹是得了「棗瘋病」了,只長葉不開花,再過兩三年就得整株死亡。

寧欣欣看着那滿枝頭黃綠色的小花,心中納罕不已。

她剛穿過來那幾天,也沒見這棵樹開花,冷不丁的就開了這一樹小花,還怪好看的!

棗樹開花了,那以後就會結果,寧欣欣看着這一樹小花,彷彿看到了滿樹圓溜溜紅彤彤的棗子,饞得直咽口水。

「小川啊,等棗子長出來了媽給你做酸棗糕吃!」寧欣欣拍了拍林小川的肩膀,喜滋滋地說道。

母子兩個蹲在樹下,看着這棵「死而復生」的酸棗樹,開始期盼它結果。

早飯寧欣欣給林小川攤了個野韭菜餅,餅子噴香,林小川雙手抓着韭菜餅吃得嘎嘎香。

「媽多攤了個餅,你拿去給太婆。」寧欣欣啃了一口煎得有些糊底的韭菜餅,將剩下的那個賣相好的韭菜餅放到一個盤子里,放到林小川跟前。

林小川乖巧的點了點頭,看向寧欣欣的眼神都炙熱了許多。

寧欣欣吃完餅換了一身打了好幾個補丁的舊衣裳,又將頭巾裹好,急匆匆的出了門。

在這個年代,不能做生意也不能隨便出遠門,她雖說嫁到林家後就沒下過地了,但是,今時不同往日,從前原身是靠着林清河寄回來的錢,才能安心的躺在家裡當鹹魚。現在她哪有錢呀,也不知道林清河還有沒有餘錢寄給她用。

她想好了,自己還是得跟着大夥一起下地上工,好賴掙個工分,到時候也能分點糧食。

寧欣欣站在林健元跟前時,林健元嚇了一跳,他是大隊長,也是林清河的大伯,也是因為這層關係,林健元對寧欣欣不下地上工這事很是姑息縱容。

眼下見她主動要求上工,林健元也覺得她是不是腦子磕那一下磕傻了。

最後,給她安排去了河溝附近的山坡上收玉米。臨走時還關切地詢問了一下她頭上的傷,寧欣欣捂着裹得嚴嚴實實的頭巾,沖林健元一笑,「沒事了,謝謝大伯關心。」

「晚上別睡太早,我讓你大伯娘給你們送點東西。」林健元板著臉嚴肅道。

寧欣欣愣了一下,隨即點點頭。

高太婆攏共生了六個孩子,夭折了兩個,還剩三子一女,大兒子林健元,二兒子林健方,三兒子林健清,和小女兒林永梅。

二兒子林建方就是林清河的父親,林健方生了兩兒一女,林清河是家裡的老大,但是老兩口偏疼最小的兒子林全友,對主意大不好操控的老大林清河態度很淡漠,家中同樣沒有存在感的還有小女兒林傳芳。

高太婆最喜歡的就是在村裡當大隊長的林健元,孫輩里,她最喜歡的是林清河,這兩個都是頂有出息的,她老人家就喜歡能幹的孩子。

平心而論,這個大伯對林清河還挺關心的,比親爹還親。

……

寧欣欣有一個優點,就是適應能力強。

但即便她適應能力如何強,幹了半天活後,還是開始後悔了。

她知道干農活很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