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七零炮灰嬌嬌媳,我被迫養崽》[穿成七零炮灰嬌嬌媳,我被迫養崽] - 第9章 太婆到訪

寧欣欣點點頭,「對對對,您說的都對,我聽您的。」

高太婆:「……」

這話聽着怎麼就那麼敷衍呢?

高太婆略坐了會兒,將那一杯糖水都喝完了,這才背着手回去了。

看着她離去的背影,寧欣欣心中無語,書中原身這個婆婆羅素芬可不是個善茬,她心中只有自己的小兒子林全友,對大兒子林清河只有一味的索取,除了跟他要錢再沒別的了。

羅素芬雖說喜歡小兒子,但是對這個只生了個女兒的老二媳婦可一點都不好,家裡的臟活累活都讓她干,對她也從來沒個好臉色,簡直是把她當成家裡的騾子使喚。

羅素芬也不喜歡寧欣欣,不過原身脾氣古怪,從不接她的茬,加上兩家住的不算近,羅素芬也就很少上門來擺婆婆的款,再說了,她就算來了也沒地方下腳……

兩人相安無事這麼多年,寧欣欣可不想上門去自討沒趣,關係差就差吧,關她啥事。

……

寧欣欣下午上工時便感覺身子不太爽利,小腹隱隱作痛。下工後,她也沒敢在路上多耽擱,直接回了家。

回家一看,果然是來大姨媽了!

幸好她穿的是黑色的褲子,倒是看不出來。

平時洗衣服都是去小河邊洗的,但是這條染血的褲子她沒好意思帶去河邊洗,吃完晚飯後,便在院子里洗了。

洗完後,她將污水倒進家門口的小水溝里,轉身回屋,準備去找原身的月事帶。

原身的月事帶中間放的是草木灰,她還得去灶膛里扒拉一點草木灰。

這一夜,她幾乎沒怎麼睡安穩,因為一直擔心這個月事帶會側漏,原本她就沒幾條褲子,萬一弄髒了還得洗,太麻煩了。

結果一大早又被林小川推醒了。

林小川昨天夜裡喝了太多水,早上很早就被尿憋醒了。

當他迷迷糊糊地準備在屋子裡的尿桶上小解時,發現桶已經滿了,便準備出門去外頭的茅廁小便。

剛出房門,就看見院子的角落似乎有幾叢紅色的花叢,他眯着眼睛仔細一看,便認出來了,這是三角梅。

這還是幾天前,寧欣欣嫌院子太空了,在外頭看見了好看的三角梅花叢,便隨意折了幾截三角梅的枝椏回家,在院子里看了好一會兒,才在牆角的位置將這幾截三角梅插在地里。

林小川當時就想,這樣種下去的三角梅能活下來肯定是個奇蹟,現在,奇蹟真的發生了……

因為尿急,林小川也沒多想,急匆匆地便往茅廁的方向走去。

等他回來時,經過自家後院的自留地,震驚地發現,原本被寧欣欣薅禿了的菜地,現在鬱鬱蔥蔥地長了一片。

他幾乎以為自己還在夢裡沒有醒。

明明那一片野草已經被拔光了,怎麼又長了一片?

林小川走近那片菜地,定睛一看,才發現那些並不是野草……

而是寧欣欣昨天種下的青菜!

辣椒苗,小白菜,蘿蔔秧,甚至之前寧欣欣隨手丟進去的野菜根都長出來了!

林小川一整個瞳孔地震!

他立馬邁着小短腿往家裡跑,着急地推醒還在睡覺的寧欣欣,「媽,你快醒醒!後院……後院的青菜長出來了!」

寧欣欣被他媽媽媽媽的喊得心煩,將被子扯過頭頂,試圖繼續睡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