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最強天師,開局打臉網暴》[穿成最強天師,開局打臉網暴] - 第9章 我堂堂外科主任……(2)

起身,扭動了一下被周玄敲得發酸的脖頸。

此時,癆病鬼則被拴在餐桌旁,眼神幽怨地看着自己的「老伴」。

老人也轉頭看向了它,眼睛裏的驚恐之色再次浮起。

周玄氣定神閑地走到老人身後,本想在他驚叫時,再給他來上一下。

誰知老人急忙道:「別敲了,我已經能接受了。」

周玄放下了手。

「說說吧,這是怎麼回事?我現在到底在哪?」老人問周玄。

他已經注意到自己身上的繃帶,斷定周玄不是壞人。

於是周玄將這個世界出現詭域,以及自己誤入詭域,包括附身在老人身上的王伯等等,簡短明了地告訴了老人。

當然,他沒告訴老人自己穿越這件事。

也沒告訴他背上的傷是自己誤傷造成的。

老人看了看周玄,再瞟了一眼一旁的癆病鬼,來到窗前,拉開窗帘朝外看了看。

自言自語道:「果然是九十年代的模樣。」

但就在老人想繼續拉開窗帘時,癆病鬼慘叫起來,嚇得躲在了桌子後的陰影里。

老人見狀連忙拉上了窗帘。

這一舉動被周玄看在了眼裡,他覺得這個老人有些古怪。

正常人會害怕傷害到鬼怪嗎?

老人在屋子裡來回踱步。

當他看到柜子上的一個相框里,有一對老夫妻的合照時,他已經完全相信了周玄的話。

他指着一旁的癆病鬼道:

「這麼說,她原本是這屋子的女主人,現在被你給綁了?你還把人家老伴的魂魄給消滅了?」老人淡淡道。

額,這麼說也沒問題。

但周玄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而且王伯的魂魄可不是他滅掉的,是驅逐出活人的身體後,被牆壁給吞噬了。

但沒等周玄回答,老人兀自說道:

「啊,居然1點多了,三餐不定時,是養生的大忌。」

隨後他就進一旁的廚房裡忙活去了。

……

半個小時後。

周玄和老人坐在餐桌旁,吃着熱氣騰騰的飯菜。

事情的發展有些魔幻。

老人甚至還給一旁的癆病鬼準備了一份。

話說,鬼怪會吃這些東西嗎?

沒想到,那癆病鬼居然真的湊過來,津津有味的「吃」了起來。

當然,所謂的吃,其實只是用鼻子吸食物的香氣而已。

周玄突然想起,502房間,婷婷盛放在卧室門口的兩大碗米飯。

老人也十分驚訝地看着眼前這一幕,過了好一會兒,他緩緩道:

「我叫王守仁,退休前是個外科醫生,我老伴在半年前去世了。這半年來,我都無法接受這個現實。」

「我每天都會把她的衣物整理好,把她平時吃的葯放在原處,幫她打理那些陽台上的花草,我希望她能回來,能看見這些。」

「我的兒子和你差不多年紀,他不理解我的這些行為,所以早早搬出去了。」

「其實我也知道自己在自欺欺人,因為自從老伴死後,她的鬼魂從來沒有出現過。」

「因為我打心底里就不相信鬼怪的存在,可就在剛剛,我的認知被顛覆,我在想,如果我老伴也變得像她一樣,我還會希望見到她嗎……」

王守仁的聲音有些沙啞,他依舊不敢直視癆病鬼,但眼睛裏的恐懼神色明顯弱了許多。

「放心吧,如果你老伴生前日子過得幸福無憾,她是不會因為執念化成鬼怪的。」周玄道。

「反而是你過度的留戀,有可能會讓她不得往生,而且我猜,也正是因為你的這份情感,讓你和王伯的亡魂有一定的契合度,所以才被他附了身。」

王守仁一聽,有些驚詫。

周玄沒有理他,而是看向癆病鬼繼續道:

「至於這位阿婆,她生前被病痛折磨,最後還被人殘忍殺害,所以才變成了這副模樣。」

「那個殺人兇手,無論他現在變成什麼,都於天理所不容了。」

周玄摸了摸脖子,那種冰涼的疼痛感揮之不去。

他越說到後面,語氣越發的冰冷。

王守仁看着眼前的年輕人,不禁打了個寒顫。

明明第一眼看到時,本能就告訴他這個人很危險,必須立馬遠離。

可再看時。

卻發現,危險的鋒芒竟被斂了起來。

但現在,那種讓人後背發毛的感覺又來了。

這個人……

真的只是個天師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