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七零,看上地主家的小兒子》[穿到七零,看上地主家的小兒子] - 第7章 第七天

橘黃色的夕陽映在臉上彷彿添了濾鏡,楊初夏整個人被渲染的格外柔美。

黑市裡的人流還沒退去,楊初夏家的攤子上已經售罄了,只剩背簍里的松葉,就連隨手摘的用來偽裝的蕨菜也被買走了。

楊父第一次享受到做生意收錢的快樂,臉上不再是嚴肅,反而充斥着隱忍的喜悅。

但是楊初夏雖然開心卻也知道賣山貨總歸不是長久的,她得想法子能長期和城裡做生意。

父女倆收拾東西背上背簍,走出黑市準備找東西吃。

離開黑市就算安全了,楊父到河邊將臉洗乾淨,楊初夏也戴上從家帶來的花帽子。

城裡也沒什麼可以吃飯的地方,父女倆就決定去國營飯店簡單吃一頓。

進了國營飯店,沒有服務員主動幫你點菜,點菜的時候還會催你,這就是現狀。

即使只是國營飯店的服務員,在人們眼裡這也是搶也搶不到的好工作,自然態度也就不算好了。

父女倆點了一碗素麵和一碗牛肉麵,素麵是楊父的,牛肉麵是楊初夏的。

本來楊初夏讓楊父也點一碗牛肉麵,但是楊父死活不願意。

等面上來的時候,楊初夏看着面上蓋着的幾片薄薄的牛肉就覺得肉疼,素麵要五毛,牛肉麵卻是要八毛的,這多出來的三毛都可以買三兩豬肉了。

楊初夏看着楊父那飄着一把蔥花的素麵,夾起肉片放到他的碗里。

楊父看着出現在眼前的肉片問:「怎麼不吃?」

「爹你吃吧,我剛嘗了一口,不是很喜歡。」

楊初夏自是沒嘗過,不過為了讓楊父吃肉找的借口。

楊父當然不信,這個年代怎麼會有人嫌棄肉不好吃,他知道這是閨女對他的孝順。

他沒再說什麼,但是肉吃到嘴裏,心裏卻是暖的。

等楊初夏他們吃完飯,城裡的供銷社什麼的也都關門了,父女倆本來想買點糖的想法只能擱淺。

走在昏暗的土路上,楊初夏因為害怕牽住了楊父的手。

楊父剛被牽住的時候身體很僵硬,也不敢回握,後來隨着女兒主動親近自己的愉悅逐漸放鬆,牢牢地回握了楊初夏的手。

楊初夏感受着楊父手心的溫暖,心中的害怕也逐漸消散。

在他們後面不遠處,何欣榮一直小心跟着他們。

他仔細盯着前面女孩的背影,月光下女孩的辮子輕輕地擺動着,側頭和旁邊的人說話的時候,白皙的臉龐迎着月輝在熠熠生輝。

多年後,何欣榮回想自己是什麼時候鼓起勇氣主動接近楊初夏的時候,腦海里出現的就是現在的月光下的少女。

也許是何欣榮心裏對楊初夏多年的惦記,也許是多年來對楊初夏不記得當初的承諾的怨恨,他打破自己的計劃,加快了步伐走上前和楊初夏楊父打招呼。

「楊三叔,你們也是要回隊里嗎?」

楊父很驚訝何欣榮也出現在這裡,「欣榮你也去縣城裡?」

何欣榮微笑着回答:「是的,我去城裡賣點東西。」

聽了他的話,楊父和楊初夏都震驚了。

楊初夏心想這人也太不謹慎了吧,這麼大剌剌地就說出來了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