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萬道之我為聖諭》[創造萬道之我為聖諭] - 第3章 與魔開戰(2)

就在它完全吞噬掉宇宙之力後,和靈源驚奇的發現,這股新力量也在轉化出星辰出來,一開始是固定的形狀

後來隨着和靈源內心想的越多,它所變化的形狀就越發的多了起來,最後甚至創造出了一個渺小的微型星球

「難道說,這是…」

和靈源心裏有了主意後,一口氣注入更加巨大的能量,然後內心開始遐想一個完整的諸天星辰宇宙

隨即奇異的能量也慢慢變大開來,轉化成諸天般星辰宇宙,每一點皆在和靈源的掌握之中,彷彿自身便是這片世界的主宰般

「是創造之道!」

和靈源越想越發激動,內心已經是感動至極,自己竟然能開創出創造之道嗎?這是創世必不可少的力量!

心不再多想後,從星圖中化作少年形態,翩然一落地,心念一起,宇宙之力和混沌之力融合轉化後,使用屬於自己的創造之道

一念起,萬花開,生機盎然;一念落,化雨下,春色滿園。

同理,創造之道還可以吸收萬物之氣轉化成難以吸收的宇宙之力和混沌之力,這樣子反覆循環,周而復始

和靈源不在徘徊,看着周遭建起的屏障,右手運轉宇宙之道,將其藍色屏障全數打散並融入體內的宇宙中

而宇宙中,卻驚人的還有一個和靈源駐守在此地,而他正是靈源最開始塑造的奇異能量之始,被和靈源轉化後發現,自己與他的意識可以相互連接在一塊

但目前只能是自己想什麼,他才會乖乖做些什麼,主導權還是在自己

那便讓他在這片宇宙中為自己慢慢轉化力量,身為自己的創造之道最原始之造物,那麼對這些本領的施展自然是輕而易舉

現在的和靈源在完全吸收這藍色屏障後只感靈力越發強大,微微有種填肚子的感覺

而山下的於滄水似乎感應到自己的陣法被人破掉後,以極快的速度來到了雲間

才發現和靈源正站立在原地回頭看着他,而於滄水看到聖諭無事,內心自然也就稍微平靜下來了

「聖諭大人,還好您沒出事,我還想着是否魔族來襲,竟然入侵南天極宗,如今看來,縱使魔族來犯,只怕在大人眼皮底下,也只是魂歸故里了,恭賀大人力量日漸尋回」

和靈源聽了於滄水的回答後內心不知怎麼有一種自豪感,那種被人誇還自信的感覺真是讓人飄飄乎

「魔族勢力仍不可小瞧,如今大半魔族勢力只怕已然逼至外圍甚至已經逐出境外

但妖族的勢力是否登場仍舊不可小瞧,要隨時抓緊防患未然,我能感受到只怕這起魔族禍亂並沒有那麼簡單」

和靈源雖心中自信,但在未知面前還是一向保持穩妥之心為好

「大人所言極是,聖諭大人可能有所不知,那些魔族本應該在距離我宗領土範圍外數萬公里處,卻不知為何全數搬到此地,在看到我宗並無派遣子弟更是助長其囂張氣焰

但我等卻一直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原因,使得他們不惜跨越數萬公里來此,只怕背後沒有那麼簡單,西靈凈門新一任的尊皇仍在挑選中,但近日才聽聞並非是由於災厄引起,而是帝佛有變,宗門內鬥才導致如此

不單單是西靈凈門,北真神道那裡也是出了問題,鎮宗神獸不知所蹤,而在我們四方門最強大的東華耀廷也同樣的出現問題,聽聞神皇即將病逝,明明正值全盛時期,怎麼會突然間因病去世呢?」

「嗯~那我宗於數年前尋找聖子率大半宗門子弟前往聖域尋找四方天令又是怎麼一回事?」

靈和源不經意間提出了這個問題,於滄水臉色一變,但還是斷斷續續道

「這件事源自數十年前一起事件,當時正值聖子臨世,我宗四方天令卻恰好在聖子誕時被偷竊掉,至於是誰偷盜的,那人是…是弟子的師弟,昔日被宗門冠以戰神稱號的施君吾…唉」

「嗯?他因何盜竊此寶,又為何寶物會在聖域?」

「這就要從數十年前開始談起了…

昔日宗門在聖諭未誕生之前,以聖子為號,以四方天令為護宗大陣,盛極一時,但後來上一任聖子辭世,就需要重新挑選下一任聖子

那時根據竹中六爻得出結論,下一任的聖子將會是戰神施君吾的兒子,可是,那時的施君吾正為了重傷的妻子來回奔波,尋求救妻藥方,誰曾想

他對自己的兒子完全不管不顧,任由其死生,我等豈會這般坐視不理,作為南天極宗下一任的聖子,我等自會照料

而他哪有心思去管這些,只是一個一心只有妻子死活的至情人罷了,我等也隨他而去了

但就在他外出數年時,聖子即位之際,他竟然突然回到宗門後,先是於前一晚與聖子一決後,將眾人打傷後又強行盜取了四方天令離開

我等一直追逐他至聖域外處,但聖域並非我們的領地,自然也得遵守當地的規則,甚至一旦進入聖域,如何進去,如何出來也不得而知,也不知道他是如何進入聖域中

之後我等詢問了下聖子與他的溝通,聖子只說戰神已然尋找到了良方,但代價是用四方天令與聖域內的神秘人進行交易

而他來找聖子則是為了尋方便,但聖子豈會因一人而置萬人於不顧,不同的立場註定少不了一戰

四方天令的丟失至今未透露給外人知曉,唯有門內人才知道這件事情,聖子只好率眾前往聖域尋回四方天令,在危難進一步擴大之際將一切處理妥當

後面大人也知悉了,魔族來犯,人間災厄之氣盛行,為了守護眾百姓,不然我們如今也不會行此下策,動用聖天流華」

說完於滄水像是長舒了一口氣,滿目的憔悴,似在感慨昔日的天驕如今已然為一己之私而棄萬人不顧,甚至為此與宗門反目,但這種事情還不能透露到外面去,否則南天極宗便會塌塌,屆時南域淪陷,眾生便完完全全淪為魔禍祭品

「因一己之私而不惜與天下為敵,其情動人,其行…難諒!立場不同,註定一戰,因他而受難的蒼生太多,終究逃不過聖罰。

可悲~但卻更加可恨!」

和靈源說完,宇宙內的和靈源似有所感,右手緊握拳,化納宇宙之力轟然砸向周遭星辰,無數行星隕石頓然破碎開來,整個人在宇宙之中怒火燃燒

而現實中的和靈源卻只是面無表情,只是眉頭稍稍緊皺,微微閉合雙目,似有思索

「他既有此心,那便成全志;待眾人歸來之時,將四方天令已經找回的消息透露出去,讓聖子眾人先回來宗門,至於戰神,暫緩其事

比起去追責一個人,更重要的是先守護好眾人安全,等有足夠的實力保護眾人後,才去處理,眾生才是首要之本,而非四方天令」

和靈源說完,雙手負於後背,兩眼所望,皆是山底下無數生活於此許久的普通人,更是芸芸眾生

「弟子領命,這便傳話眾人,如今有聖諭大人鎮守宗門,那四方天令的價值也並不是那麼重要了」

於滄水聽到聖諭的答覆後,內心是無比的自愧,自己終究是沒有先以眾生為主,任由大部隊前往聖域尋找四方天令,而導致了這些年來的無數百姓淪為魔族玩物

但在聖諭的引導下,內心已然迷霧朦朧多年的內心在此刻已經豁然開朗,一道道光束已然照亮了前方的明路,這也完全理解了為何南天極宗至今仍舊供奉着聖諭大人

甚至唯獨只有這一脈傳承了這一切可能並不存在的夢,縱使滅絕,也要堅信下去

如今,於滄水的內心已經有了答案,更找回了自己應該行走的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