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萬道之我為聖諭》[創造萬道之我為聖諭] - 第4章 魔禍反撲

「蒼黃翻復,卻不知眾生為要;蒼黃為輕,眾生之根方始終」

前世生於盛世之下,更感昔日無數英烈之志,為的不過是一個安穩和平的世界,一個能與家人安安心心賴以生存的家園罷了

圖於強大的力量,本質是為了更好的生活,而因為強大的力量而拋棄了太多太多,最終捨棄掉一切,最終換來的又是什麼…不再是心心念念的國家,不再是昔日遠大志向的自我,只是淪為了力量的工具

只顧四方天令卻不知眾生之苦,四方天令本就是為了守護四方內的眾生而存在,但他們因為去追求四方天令而捨棄了眾生的時候,那麼四方天令的存在本身就沒有太大的意義

既是如此,又如何去談何守護眾生,四方門域皆已亂作一團,不難想像這是一場巨大的陰謀,甚至連自己可能都是棋盤上必不可少的一枚棋子

和平的年代也有激戰的風雲和數不清的黑暗,若說所謂的戰神要想輕易盜出四方天令絕非這般簡單

其中內部必有接應,或者有強敵相助,聖子在這場戲中又是否真真正正的與「父親」為敵了呢,又或者於滄水還向我隱瞞了些什麼,也可能就連他自己都不清楚

不論如何,最先做的便是收攏應有的全部力量,而非分離開來,使敵人有機可趁,同時,我的存在必然已經傳出,聖諭之名,哪怕是棋盤的一環,也足以在眾人面前有着絕對的份量

如果這些皆是遊戲上的一局,目的在於分散南天極宗勢力的話,那麼下一步便是入侵南天極宗,並將之分解,那麼魔族的入侵便也順理成章

可是…為何是在這個時機,這麼剛好,開啟聖天流華的時候,魔族便來侵犯?宗門內必有內奸

如果魔族來犯,而四方天令猶在,那麼一切皆是徒勞,可是四方天令丟失,而魔族來襲,聖子在場,宗門弟子皆是完整陣仗,也不可能敢冒犯

但是,現在令與人皆去,留下的仍有太上長老副宗主等一干人在,那麼派來的魔族應該派出大陣仗開始圍陷,才有可能攻陷南天極宗

可是就目前所掌握的資料來看,來的魔族勢力要說力量,完全高不到哪裡去,皆是小小征戰,恰好可以攻陷山下百姓的力量

而且來的魔族數量完全不多,像是先鋒部隊般,假使我沒有出現,那麼…啊

是聖天流華,它正好在那一刻能量完全自爆開來,不單單會瞬間抽吸走大部分人的靈力,甚至會完全引爆,造成的傷害足以毀去大半個山頭,那麼魔族在趁勢而攻

那麼到底是誰知道聖天流華的特性,連於滄水本人都無法完全知曉聖天流華的特殊性,能間接掌握宗門內至寶的人數也就那麼幾位

「於滄水,使用聖天流華…到底是何人提出的建議?就宗門目前已知又有多少人知曉聖天流華的存在?吾需要一個答案!」

說完,和靈源全身氣勢湃然席捲散開,如果一切一切都是有人暗中所謀劃,那麼必然是宗門高層人物,如果這樣,那麼現在全數圍剿魔族那邊必然發生變數!

還未等於滄水反應,和靈源再率先將血掌捲軸翻出,打開捲軸後,異變驟生!

但見捲軸上無數的血色掌印紛紛染黑,刻滿紅色血掌的捲軸上此時竟然大半已然化成黑色,和靈源大驚失色同時,再聞駭人之語

「乃是副宗主於天正告知,他協助聖子處理宗門事務時,無意間聽聞聖子講起這件寶貝,於是…大人,有何不妥嗎?」

於滄水眼看聖諭眼神不對勁時,也抬頭一望上方,頓見一卷半分墨色的捲軸在上方續續延綿開來…

「不好,眾人有難,於滄水,速速傳訊邊境之人開啟陣法…讓眾人防患小心,宗門有內鬼!現在立刻讓還未集合邊境眾弟子全數回到山門或者就地隱藏,我們速速開起隔世法陣,不得有誤!」

於滄水僅僅聽到內鬼後,稍頓下後瞳孔睜大,全身難以相信,但還沒來得及發問,發起一道藍色信號一騰空,突然本該晴空萬里的上空瞬間破碎開來

此刻的天空烏雲密布,暗黑的天空此時已然將光盡數隱藏下來,曾天魔威驟然天降,信號則被數道鋒芒利劍所化消

隨即一道黃光襲來,於滄水還未來得及反應,身後突然出現兩名弟子雙手擒拿住於滄水左右手,和靈源欲出手攻擊時,忽然天空一道魔威橫空席捲而來,分散兩道力量分別阻斷和靈源和打入於滄水周身

於滄水未來及反應,整個人頓受重創,口中鮮血灑落一地,隨即在被周遭兩人給猛擊腹部和後勁,剎那整個人意識消散緩緩倒地

「於滄水!你們,可惡」

和靈源眼看於滄水倒地後怒火攻心,宇宙之力再催,將二人給打飛後,將於滄水護在後頭,再納宇宙之力的時候,忽聞一聲

「不必這麼麻煩了,聖諭大人,不如帶着您的悔恨重新再下一趟輪迴吧,也許,咱不會再見面了」

驟然一把黃色寶劍凌空一划,捲起數丈塵沙,一道黃光閃現,正是三君之一的太無君!

「天地山川,萬靈化塵,封塵絕土,鋒芒消弭!」

一白色光芒一閃而過,穿刺到和靈源身體後,和靈源頓感身體靈力一滯,稍稍運轉宇宙之力,頓感大半力量全數被限制下去

「什麼?」

只見太空君率領數十名弟子凌空組陣,白色寶劍再化無數雲氣,可笑雲天降魔,卻將聖諭宇宙之力大半封印

再有數道雲氣捲動無數劍陣揮灑如雨般,但見和靈源右手宇宙之力再現,頓化無數星辰之力層層捲動將劍靈全數擋下

「不愧是聖諭,縱使萬川靈化天封術法也無法將你全部靈氣封印,為此,我可是準備了特別多的準備呢!」

太空君見狀也完全不擔心,只是微微一笑,坐看和靈源在無數劍靈攻擊下靈氣慢慢喪失

和靈源一看,越發憤怒,右手不斷抵抗劍靈之時,左手已然凝聚天地靈氣,就在此刻,一把赤色寶劍疾速掠過,劍身刺穿和靈源聚元左手,手中劇痛更不敵眼前之人所帶來的心痛尤為強烈

「於天正!你竟然與魔族聯合,如果你出現在這裡的話,也就代表其他的弟子…」

和靈源不敢再想,如果這一切不是夢境,那麼其他還未被魔族入侵心智的弟子只怕已經…

「等到了另外一個世界,聖諭大人自然能再見到他們的。」

風沙揚起,映入眼帘的正是當今南天極宗副宗主—於天正!

「哈哈,三君皆是魔族弟子,南天極宗如今早已成為魔禍發源之地,這…到底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你們又究竟是誰?有何目的?起碼也要我死的明白」

和靈源此刻怒髮衝冠,隱痛流血的左手此時仍舊不斷在源源聚力,而右手卻在還在遲持抵擋漫天的劍靈,同時護住身後倒地的於滄水

「何不帶着你的疑問下地獄去詢問吧,聖諭…大人!」

只見於天正、太空君太無君三人不再留手,三把寶劍照應鋒芒,碩大劍意自虛空中顯現而出,恍惚如道之盡頭,混沌創始之初

「休想!」

和靈源再豁宇宙之道,漫天星辰之威自宇宙中閃現,容納諸天星辰,化作無數晨星,反覆之間,於上空中化作擎天巨石

一者道之盡頭,一者宇宙之道,兩股巨力相互碰撞期間,捲起萬丈塵土,整個雲間動蕩不安

然就在此刻,雲間破碎,魔氣衝天,一道血色的狼影化作一道巨大的刀刃強行刺穿和靈源左肩琵琶骨

擎天巨石在瞬間崩然瓦解,化作無數星辰四處逃竄,和靈源頓感喉嚨異物上涌,不禁吐出一大口鮮血,更在此時,魔族響亮的聲音宛如末日降臨般

「怎麼?代表希望之光的聖諭沒有預料這今天的場景嗎?明明誕世不久,正要一展宏圖的時候,卻突然發現周遭的弟子全數倒戈,心中不感詫異吧?哈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