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萬道之我為聖諭》[創造萬道之我為聖諭] - 第4章 魔禍反撲(2)

哈哈!」

一陣黑霧過後,一道數米高的身影手持狼牙彎刀緩緩走出,鋒利嗜血的眼神,刀削般的臉孔,亂糟糟的一頭長長紅髮,全身上下展現魔中霸主之態

「你…」

「瞧我還沒有來得及介紹一下,辰煞魔狼——天不競,帶着這個名字下地獄報到吧!」

隨即一道跳躍來到和靈源眼前,單手抬起彎刀猛的一劈,和靈源右手再聚宇宙之力豁命一接,頓時魔威震雲間,聖諭再重創

地上的腳印痕迹劃開了數米,顫抖的右手昭示着眼前魔狼彎刀之恐怖霸道,而後太空君三人所聚之混沌一劍已然襲來

和靈源強行突破限制,將宇宙之力盡數豁出,頓時五臟六腑全數受創,龐大的宇宙之威交織混沌一劍之力頓時將整個雲間盡數夷為平地

而一陣煙霧中,和靈源不在多想,右手再度緩緩運起宇宙之力,背上帶着於滄水,全神貫注周遭環境欲殺出一條血路出來

「目前左手暫廢,前方是三君,後方是魔狼,魔狼之力勢不可擋,先尋找最弱防線,左右開弓」

說完,兩道火球遁向左右方打出,太空太無君趁勢分散左右圍堵,而一幅星圖卻直朝着於天正襲來

「哼!你做出了錯誤的選擇!」

於天正赤色寶劍再出,一條火龍自劍中浮現,龍息劍氣合力一發,將星圖給打散開來,化作點點星辰

而此時太無君處,一道火球被太無君一道劍氣划過後,只見火球化作碎塊散落四方的時候,太無君回頭要集合之際,一道宇宙之力自散裂的火球中間再現,太無君背部頓然一挫

和靈源攻擊後不再多手,再化數道星圖向山下四處散去

而此地煙霧一散去後,魔狼卻只是淡然一笑,彎刀抬手朝上空一划化作一座狼模樣的標點在空中定點,而就在此刻南天極宗四處地點分別架起旗幟,強大的魔氣自旗幟內飛升天上,每個旗幟間,魔氣緊緊連接在一塊,形成強大的屏障

宗門內,和靈源正帶着於滄水來回數道山頭急急而奔,到處都是屏障,此時的宗門已經是四處逢敵,他們插翅難逃

無奈,和靈源只好帶着於滄水來到聖天流華所在之處,同時關閉掉秘境,只有在此多做調息,將來才有機會逃出宗門

在這之前,必須先恢復於滄水的力量,二人一同,逃出去的機會才大,和靈源也在此時從星圖中化現,只是此刻的和靈源紫眸卻似乎沒有以往明亮,似有些暗淡,表情更是沒有以往生動

慢慢的將左手放到於滄水背部,開始輸送宇宙之力,慢慢解開於滄水身體剛剛受到的限制

而好不容易治癒好於滄水的傷勢後,外頭秘境傳來陣陣響聲,和靈源只好在將部分力量慢慢注入身旁的聖天流華中,慢慢將其封印在更加底下,免得被他人破壞

而於滄水也慢慢醒來後,發現自己和聖諭都來到秘境之中

而外面傳來的響聲也時不時讓於滄水臉色一白

「想不到,這南天極宗早已淪為罪惡之窩了嗎,是老夫害了那些弟子,是老夫害了眾人啊!」

於滄水無力的癱倒在地,聲聲宣洩着自己的悲傷與憤怒,而一旁的和靈源見狀也是安慰道

「事有定局,這是不可避免的,是吾失察,沒有及時發現…嘔,噗!」

還未說完後半,和靈源一大口鮮血吐出,整個人無力倒地,一路上耗損的宇宙之力實在太過龐大,甚至不惜強行突破限制,早已經疼痛難當,五臟六腑皆移

經此耗損,和靈源體力終於完全殆盡,開始靜坐打息

「聖諭大人!請由老夫來助你療傷。」於滄水未來得及多說,一道靈力慢慢的打入和靈源體內,慢慢修補其傷勢

「勞煩了!」和靈源見轉也不再多想,慢慢進入了定心的狀態

就在和靈源整個人已經完全進入狀態之時,忽然

一道強大的掌勁強行從後背擊中和靈源的心臟,整個五臟六腑恍惚間皆被震碎般

和靈源瞬間被彈飛數半百米遠,而強行從定心狀態退出,使得和靈源自內部又突然靈氣運轉不暢,全身經脈頓然微微裂開,一身白衣此刻已然化作血紅

未來及反應,又是一道流雲攜帶擎天水力強行朝着和靈源打出,和靈源用力一擋,整個人再被彈飛至周遭牆上

無力摔落下來,玉冠跌落,滿頭黑髮散落開來,一嘴血腥的怒喝道

「於滄水!難道說…你也是魔族的…嘔」又是一大口鮮血鋪撒地面

「哼哼,為了將您老人家給收拾掉,我可是費了一大半功夫呢,開始的雲間屏障,不過是為了防止你了解魔族進入宗門,又需要在他人並不知悉的前提下,在這四周布好四旗魔陣

到最後,甚至要裝作受弟子矇騙為此受傷,只為了更好的得到你的信任,同時將你解決掉!拿命來吧!」

於滄水再化寶劍,整個人爆發出擎天氣勢,一劍划出,秘境通道緩緩開起,又是一道劍氣划出,和靈源再受重創

然而在宇宙內的和靈源卻是一臉難以置信的緊盯着屏幕上外界所發生的事情

此刻和靈源的宇宙內,另外一個和靈源正在替一個和靈源慢慢調理着身體的傷

「想不到,於滄水也是魔族的一環嗎,那我,我也是其中的棋子嗎」

「不,並不是如此,如果你是其中的一環,那便不需要如此儘快的要將你斬草除根了,甚至連原因都不曾講過」

另外一個「和靈源」緩緩開口道

「你…你怎麼會,突然有了自我的意識?」

而正在慢慢替和靈源療傷的另外一個「和靈源」卻並沒有作聲,只是默默為他不斷運輸着宇宙之力

等和靈源漸漸能自我調息之時,那個和靈源才緩緩開口道

「同掌宇宙混沌兩股力量,卻還落的如此下場,不覺得可笑嗎?前世的那一套帶到今天可是完全沒有作用的…」

「你…你到底」

「自創造之始,我便是宇宙和混沌之力融合的產物,但我那時還處於懵懂時期,雖早已誕生,卻並無實體

後來你的靈魂分裂進來,使我誕生了自我意識,可以這麼說我便是你所分裂的靈魂,當我誕生意識的時候,我為了獲得更多的力量滋補,只好專心潛修不作聲,直到你發生了大事進入宇宙中,我才能與你一會

自混沌蘊化天地之時,便早已分出陰陽二面,毫無疑問,我就是你,不過是你的另外一面,一個連你也不知道的自己

我繼承了你的大多一切,所以我比任何人都還要了解你自己,前世和平時代的仁慈放置今日根本難以保證自己的性命

你來到這個世界初便該從一開始就不該相信任何人,因為這裡的世界準則不能用你上一世的準則去執行

現在的我已經完全汲取了昔日聖諭所有記憶與傳承,比現在的你更適合掌握這片宇宙之道,如果你要想開創新的創造之道,就要從頭開始修行,但你要是想要接着修行宇宙之道,我會竭盡所能幫助你掌握,但這樣你對於創世的理解將很難往前

已經沒有太多的時間了,外頭的魔氣不單單只有剛剛那麼簡單,只怕還有更大的黑手要降臨到此了

我的力量可以帶我們脫離現在的困局,但是,機會只有一次,決定了你以後未來的道路!

你…願意嗎」

和靈源還沒有來得及搞懂眼前這個自己開始創造的造物再說些什麼,但毫無疑問,他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逃離眼前的困局

至於宇宙之道,現在的自己恐怕還無法跟這些活了不知道多久的老傢伙作對,這些人做事的手段太快太毒辣了

還是從創世之道一步一步走起,最為合適,心中不再遲疑,和靈源緩緩開口道

「我…願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