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70年代:初戀臉綠茶》[穿書70年代:初戀臉綠茶] - 第九章 賴紅雲的恨意

韋雪兒不好意思問:」李秋媛同志,你這是從哪兒拿來的?」

「你去哪兒了,我們剛才來找你們沒見你們在?」

「還有嗎?」

「我也想要」

」還有他是誰啊?」

韋雪兒幾個問題連轟過來。

她這人其實性子不壞,就是被家裡寵壞的小孩。

李秋媛翻了個白眼說:」這是大隊里老勇叔家換的,還有呢「。

」剛剛忘了告訴你們了,我一會兒還要去拿東西一趟,你們跟着我去問問」。

「你們住的地方都整理好了嗎?」

黃建斌連忙回答:」整理好了,我們三個,加上馬高幫忙,正想着過來看看你整理好了沒有,需不需要幫忙」。

跟在後頭的馬神一聽 ,這趟送的不虧。

馬嬸子一臉欣喜,又來錢兒了:「喲,這院里咋這麼多看着面生人呀」。

」馬嬸,你來的正好,這是今天跟我一起下鄉插隊到咱們大隊的知青,他們也想換一些傢具」!

並跟黃建斌他們介紹:「這是我剛剛換傢具老勇叔家的馬嬸子」

」我們要先去搬東西了,你們先問問」。

韋雪兒連忙問:」馬嬸子,我想換一張炕桌、一張炕櫃、兩個水盆、兩把椅子、兩個水桶」

「還有沒有的換呀」。

黃建斌跟黃運對視了一眼:「馬嬸子,我們想看看都有什麼,再決定換行不?」

話說馬嬸子也不怕人舉報,這大隊上誰家沒跟隊里的知青換過東西,去舉報怕是被遭雷劈:「行,你們去慢慢挑,一群人便浩浩蕩蕩的走去」。

這事都成了大隊里不成文的規矩了,誰敢做對大隊影響不好的事,舉報大隊里的人,嚴重的趕出村去。

這年頭沒有介紹信,寸步難行,更何況被趕出村這麼嚴重。

大隊長說村裡必須團結,日子才能過得好。

要不說大隊長英明,青山大隊哪能成為這十里八鄉條件最好的大隊?

「……」

後邊李秋媛、顧姜銘、趙甜甜三人,來回搬了兩趟,才算搬完。

至於那三個後面都買了啥 ,那可就不關她們什麼事了。

李秋媛從口袋裡掏出一把大白兔奶糖給他:」諾,顧姜銘,可不要說,我連一杯水都不捨得給你喝」。

顧姜銘靠着牆看着眼前明眸皓齒、滿臉紅暈的小人兒挑眉着,把手伸到她前面欠揍的說:」我可不敢從你手裡拿,別一會兒說我欺負你,耍流氓」

李秋媛惱羞成怒把手裡的大白兔奶糖拍進了他手裡。

懟了他句:「我謝謝您嘞今天幫了我大忙,大爺」。

便氣鼓鼓的轉身回了屋。

賴紅雲看着小院子里男俊女嬌的倆人,是那麼的般配,心裏恨極了李秋媛,這新來的狐狸精,非得跟自己搶這個男人嗎?

賴紅雲想着今天真是倒霉透了,平時偷懶也沒見大隊長發現,非得今天就被他逮着了。

大家都下工了,還在那盯着她,想着大家看不起她那不堪眼神委屈的忍不住哭。

要不是顧姜銘回了大隊,自己想着見他,悄悄偷了會懶想得他出神,又怎麼會沒注意到大隊長來,發現自己偷懶磨洋工。

以前她也經常這麼干,一般不會被發現的,就因為這個狐狸精克自己,不然她一來自己怎麼就倒霉。

顧姜銘看了看手裡的大白兔奶糖,抬起手放在聞了聞,真香甜,總感覺這大白兔奶糖跟自己平時吃的不一樣。

小女人剛剛那白嫩的芊芊玉手、軟的像沒骨頭似的,還有可愛的手窩窩。

看着自己修長骨骼分明銅古色的大手,一臉嫌棄,這都是手咋差別這麼大呢?

他這手感覺剛去撿了煤渣子燒煤去了。

走出院門,遇到了正看着院子盯着他流淚的女人,想也沒想就繞着旁邊走過,那距離至少得有一米多。

想着自己現在身份可不一樣了,他可是有家室的人,要守男德的。

賴紅雲看着恨不得貼着水溝走的男人,情緒忍不住了,朝着他哽咽問:「顧姜銘,你為什麼要幫李秋媛這狐媚子幹活,你為什麼要幫她幹活?為什麼,是不是你們男人都喜歡這種」。

顧姜銘沉着臉嗤笑冷着聲:「你誰呀,誰讓你敢這麼說她的,不想在大隊過了是嗎,小爺我幫誰幹活,關你什麼事」。

顧姜銘上下打量這個女人,長得真丑,那眼睛哭得跟泡蟲眼似的。

賴紅雲傷心極了:」呵呵呵…哈哈哈… 」。

」你問我我是誰,你居然連我是誰都不知道 ,你有沒有心吶!」賴紅雲近瘋癲的大聲吼叫。

「有病趕緊治,免得沒救了」便把手背到後腦勺嘴裏哼着歌走了。

賴紅雲看着他的身影所有的崩潰絕望,全都凝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