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後我成了惡毒女配》[穿書後我成了惡毒女配] - 第7章 宴會開始

第二天夜晚。

天幕間浮動的星光流淌在濃重的夜色之間,斑駁的樹影搖搖晃晃。

遠處的別墅燈火通明,悠悠地飄蕩來酒和食物的香氣,和那悠揚的樂器和歌聲。

數不清的豪車停在黎家別墅門前,訓練有素傭人和管家,穿着得體的服裝在門口迎接到來的賓客。

賓客們都穿着華貴的禮服,臉上帶着恰到好處的微笑,平易近人而又疏離的相互打着招呼,在傭人的帶領下進入別墅。

每一個年輕女性都打扮的優雅靚麗,意圖在這個晚宴上大放光彩。

此刻一輛低調奢華的黑色賓利緩緩停在門口。

是姜文文一家。

傭人非常有眼力見的小跑過去把車門打開。

先下車的是薑母,今天她身穿一身深紫色露肩流蘇裙,化着淡淡的妝容,即使已經年過四十,但依舊風韻猶存,舉手投足之間皆是知性優雅。

姜文文隨後從車上下來,剛落地就吸引了眾多的眼球。

這是什麼神仙顏值!

姜文文今天特地化了一個又純又欲的妝容,本來就不俗氣的五官瞬間奪人眼球。

她本來眼尾有些上挑,在眼影的淡淡勾勒下,眼波流轉之間,皆是勾人魂魄。小巧而挺翹的鼻子,飽滿紅潤的嘴唇微微勾起,又增添了一絲魅惑,像午夜的妖精,讓人挪不開眼睛。

相對平常為了迎合黎旭堯而走清純可愛風的原主,她今天過於妖艷動人。

呵!黎旭堯不是喜歡清純的嗎,那她今天就刻意打扮的妖艷無比,不對他胃口,他自然也不會把眼光放到她身上來。

待姜爸爸下車後,三個人一起跟隨黎家的傭人走進別墅,左拐右拐之間,他們走進了晚宴的主場,

是一個露天的場地,一座噴水池立在**,旁邊擺滿了美酒佳肴,還有各種小食甜點。

姜文文看的眼睛都直了。

奈何自己一進來就吸引了眾多人的目光,現在也不好意思去大吃特吃。

姜爸爸已經去找自己的生意夥伴聊天了,太太們的話題男人們向來是不參與的。

姜文文現在只能跟着楊珺琳,滿臉假笑應付一堆虛情假意的人,還要承受各種羨慕嫉妒恨,和各種垂涎欲滴的眼神。

「呦!姜太太,這是你的女兒啊?」突然從她身後傳來一個酸溜溜的聲音。

姜文文聞聲望去,差點沒閃瞎自己鈦合金狗眼,

只見那人穿着一身金光閃閃的衣服,脖子上戴着手指粗的金項鏈,十根手指上八根帶着鑽石戒指,在燈光的照耀下,向四周發射光芒,她附近的人無一倖免,紛紛拿手遮擋着眼睛。

好傢夥,比滅霸都牛批!

「是啊,何太太別來無恙啊。」

姜媽媽維持着禮貌的笑容回應了她。但也仍無可避免的被這刺眼的光芒閃的眯了一下眼。

來人斜着眼上下打量了一眼姜文文,「這才多久沒見啊,你女兒就變這麼好看啦,果然現在技術就是先進。」

這是變着法的說她整容了啊,姜文文頓時就不開心了。

真是叔可忍,嬸子都不能忍!

她依舊保持着得體的微笑,優雅地搖晃着手中的酒杯,慢悠悠地說道:

「那看來——現在先進的技術在您臉上也沒有什麼用呀!」

「你……」

「嘖嘖,您看您臉上的皺紋,把粉都擠掉了呢!」

「你說誰呢?!」何太太惱羞成怒的大聲喊道。

惹得旁邊的人都向她們那處望去。

姜文文也毫不示弱,

「當然是誰回答說誰!」

人群中頓時傳來一陣鬨笑,這位何太太平時太過於盛氣凌人,跟她有所接觸的都不太喜歡她,但礙於她的背景,沒人敢明面上表現出來。

這個漂亮的小丫頭片子倒是勇敢。

這可把何太太氣的不輕,端酒杯的手都在發抖。

「哎呦哎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