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從當城主開始》[穿越,從當城主開始] - 第1章 拔劍最快的男人

「老大,你聽到什麼聲音了嗎?」

一人蹲在坑邊,拿着一柄鐵鍬,問着坑裡的中年男人。

「媽的,除了你的聲音,這裡還能有什麼聲音,你再特么偷懶,我把你裝棺材裏,讓你和死人睡一塊去!」

中年男人不停的揮舞手中鋤頭,對上面的那位兄弟,早就嫌棄的想直接一鋤頭將其掄死。

因為除了吃就是睡的東西,留着真沒多大用處。

「老大,開個玩笑,何必當真。」那人為了掩飾心中不安,一臉尬笑的跳進坑裡,陪笑道。

「你他媽一天天就會偷懶,還不趕緊幹活。」中年男人用力揮舞鋤頭,劈散雨水。

他們為了這座墓,可是花了不小的代價,要是不取走點東西,怎麼都對不起自己這身稅務官的行頭。

「叮!」

鐵器碰撞的聲音尖銳刺耳,中年男人與手握鐵鍬的男人同時一愣,臉色瞬間由憂心忡忡轉變為貪婪喜色

拿鐵鍬的男人第一個反應過來,不顧泥水混雜,直接朝土裡摸去。

但隨後,他就晦氣的掏出了一柄銹跡斑斑的鐵劍,也不去看值不值錢,隨手丟向坑外。

「挖了這麼久,才得到一柄破劍,會不會圖是假的,故意騙咱們的。」

男人一臉沮喪的坐在地上,實在不知道為什麼挖了一夜的墓,連點金銀珠寶都沒找到。

中年男人滿不在乎的回頭瞥了一眼那柄長劍,眯起眼睛掃視了一會兒,而後繼續開始忙碌。

只是這次,他卻發現鋤頭掄在地上,像是打在鋼板上一樣,震得虎口生疼。

他低下身子,胡亂在地上塗抹着,直到一層黑色鐵棺的出現,中年男人頓時眼前一亮。

如**的餓狼般瘋狂擦拭黑色鐵棺,一團黑氣在不經意間纏繞在他的手上。

又一瞬間,中年男人身體被某種莫名力量吸食的骨瘦如柴,徑直向後倒了下去。

「老大!」

正在休息的男人扭頭看到只剩下一張人皮的中年男人,楞了約莫一秒時間,猛的向著坑外爬去,他現在沒有了尋寶的念頭,唯一的念頭就是逃。

黑色鐵棺,詭異無比,方圓十座城池的尋寶者,都為它而死,可苦心得來時,卻又如此恐怖

葬在鐵棺中人並不是什麼達官顯貴,也不是什麼對王國具有重大意義的人,反倒是阿諾城城主之子:李楓。

一個聞之,都恨不得食其肉,寢其皮的混蛋。

「不要!不要!」一團黑氣極速纏繞那人,在幾聲撕心裂肺的嚎叫過後,生機瞬間被抽了乾淨。

一張人皮突的掉落坑底。

下一刻,兩張枯瘦人皮頓時被吸入棺內,黑色鐵棺,被劈開的巨坑,再次陷入寂靜。

天明時分,一夜雷雨已將巨坑填滿,兩張乾枯人皮就那麼浮在水中,離此處不遠的村莊派了許多人來看。

可都沒看出什麼端倪,就連村中唯一的魔法師特里,都不知道這坑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隨着人群越聚越多,一名德高望重的白髮老人自人群中出現,低聲朝着旁邊人沉吟道:「派人去城裡,請領事官大人。」

「可是萬一……?」男人有些為難,畢竟此處葬的人,不是一般人。

一旦出事,整個村莊都得陪葬。

「萬一什麼?!」老人聲音頓時夾雜的威嚴「出了問題,有我擋着!」

「是!」作為阿卡村唯一的見習騎士,男人也只能聽命。

他不是不知道城堡里的那人什麼脾氣,只是除了他,別人也沒資格前去。

男人走出人群時,深吸一口氣,他整理好身上布甲和見習騎士鈍劍,翻身上了那匹瘦小的黑馬。

「老朋友,靠你了!駕!」男人匍匐在小黑馬耳邊,說完一鞭子抽在馬屁股上。

小黑馬吃痛長鳴一聲,一溜煙朝着遠處一座城池衝去。

待人影逐漸消失,有人才壯起膽子告訴老人:「拉克村長,坑裡的好像是前幾天來這裡收稅的那兩個男人。」

「稅務官么?」

「沒想到他們竟然會死在這裡。」

「要是稅務廳的大人們查下來,我們也沒辦法了。」

幾個記憶力強的議論着坑裡那兩張雖然模糊,卻熟悉的人皮。

拉克村長的臉色瞬間鐵青,轉身道:「連嘴巴都封不住的話,你們才沒辦法,全都後退五十米,保護好這裡的一切。」

「特里魔法師,你能否催動魔法查看一下他們是什麼時候死去的?」

特裏手觸左胸口,彎腰示意道:「是!」

只見特里轉身,對着那坑泥水揮動手中的魔法棒,一陣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