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後,我治癒了暴虐王爺的情傷》[穿越後,我治癒了暴虐王爺的情傷] - 第1章 新娘子是誰?(2)

下人欺負,辱罵,再也不用對所有人低聲下氣,唯唯諾諾了。

楚甜光是想想就覺得未來一片光明,彷彿已經過着被人伺候,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了……

安王府門前,蕭君珩嘴角微微帶笑,這是他雙腿殘疾後第一次露出一個發自內心的笑容。只是,這個笑容在新娘子下了喜轎之後立馬消失了。

他的眼底閃過一絲黯淡,這一刻,他生命中最後一束光也消失了,只剩下無盡的黑暗。終究,他還是等來了這麼一天。

隨着一聲『一拜天地』的聲音響起,楚甜迫不及待跪了下去,但是迎接她的卻是喘不上氣的恐懼感。

只見蕭君珩突然伸出右手,用了十足十的力道,掐住了楚甜的脖子,隨即他那猶如地獄來的惡魔般冰冷的聲音響在了她的耳畔。

「就你?也配跟本王拜堂成親?」

喜堂內屈指可數的賓客面面相覷,什麼情況?這蕭君珩不是最喜歡楚纖凝了?兩人不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天造地設的一對么?他現在這是唱的哪一出?

怪不得外面傳言蕭君珩自從雙腿殘疾後,性情大變,陰晴不定,殺人如麻,現在他都能對楚纖凝這樣,傳言反而顯得有些不實了。

楚甜被嚇得忍不住直發抖,整個人懵圈了,半天也沒說出一句話。直到她的紅蓋頭被掀起,直到她那張平平無奇,還因多年營養不足,有些蠟黃的臉出現在眾人面前時,她才頓感大事不好,因為她彷彿聞到了死亡的氣息。

蕭君珩的眼神是冰冷的,帶着濃濃殺意的,楚甜被這樣的眼神盯着,再加上喘不上氣,大腦缺氧和來自內心深深的恐懼,她竟然嚇得小便失禁了。

蕭君珩嫌棄地將她扔在了地上,他在心底冷笑着,楚纖凝,你是仗着我愛你,才如此侮辱於我?好,很好,非常好。

「這是誰?竟然還嚇尿了?」

「不認識,新娘怎麼不是楚大小姐?怎麼會是這麼一個醜女人?」

「什麼情況?」

「安王爺會不會殺了我們滅口,畢竟這事不太光彩。」

底下竊竊私語的聲音雖然極力壓制着,但還是時有時無地傳進了蕭君珩的耳里。他的眼睛微微一掃,淡淡說道,「各位想留下喝喜酒?」

「不了,不了,我等告辭。」

眾人巴不得趕緊離開這裡,此地不宜久留呀。而且他們並不是自願過來參加婚禮的,純屬被逼無奈。畢竟人在官場上混,有些事情不管願不願意,表面都要去維持一下。

何況他們的皇上還特意表態過,讓他們有空都前來喝一杯喜酒。但是為啥他到現在還沒出現呢?難道是知道今日這喜酒喝不成?眾人雖然滿心疑惑,但還是頭也不回趕緊離開,沒什麼比小命更重要的。

楚甜此時只覺得大腦一片空白,整個人趴在地上瑟瑟發抖,她何時見過這種大場面了?她的雙眼無神,嘴巴大口大口在吸氣,身下傳來的陣陣尿騷味充斥着整個喜堂。

將軍府跟隨而來的下人丫鬟嘩啦啦跪了一地,一個個低着頭極力控制自己此時的害怕,但還是控制不住直顫抖。

蕭君珩看了一眼底下跪了一地的下人們,冷冷說道,「蘇御,全都拉下去,殺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