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後,我治癒了暴虐王爺的情傷》[穿越後,我治癒了暴虐王爺的情傷] - 第2章 原主下線

「王爺饒命,王爺饒命。」

喜堂立馬湧入十幾個王府護衛,個個面無表情,手持長刀。一時間叫喊聲,求饒聲此起彼伏,雲裳掙扎了半天,在被護衛拉走的剎那間,她大喊道,「王爺,我是雲裳,雲裳有話要說,求王爺給雲裳一個說話的機會。」

蕭君珩冷眸一掃,雲裳?她還派了自己心腹過來看自己的笑話?看看被她踐踏的自己有多可悲?

「嗯,其他人都拉下去,殺了。」

叫喊聲漸漸消散,喜堂內就剩下蕭君珩和站在他身後的蘇御,以及嚇得直發抖的楚甜和同樣嚇得不輕的雲裳。

這事發展超出了她們之前的設想,雲裳現在只能硬着頭皮盡量周旋,從而保住自己這條小命。她按照楚纖凝之前交代自己的說法,整理思緒開始解釋道,「王爺明鑒,此事並非我家小姐自願,是……是二小姐楚甜以死相逼,小姐被逼無奈,這才讓她上了花轎。」

「你就是讓本王聽這個解釋?」蕭君珩冷笑道,右手一揮,蘇御上前準備將雲裳拖走。

「王爺,奴婢所說句句屬實,是二小姐想要嫁入王府,一步登天。王爺若是不信,儘管問她。」

雲裳料定楚甜現在這模樣定然說不出來話來,就算說出什麼話,也肯定是前言不搭後語,自相矛盾。她是怎樣的一個人,她家小姐早就摸透了,就算污衊她,嫁禍於她,她也說不出半句有理有據的話來。

「是你以死相逼,想要嫁入王府?」

「不是的,不是的……」

楚甜想要解釋,卻又不知道如何說起,她的腦子一片混亂,無法組織語言。而且她現在怕的要死,死活想不明白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

她記得當時楚纖凝告訴她,「就算王爺知道新娘子不是我,他也不會處置你的。因為你是我的妹妹,他會愛屋及烏的。你只需一口咬死,是我讓你嫁進王府就行,其他事情都由我處理。」

「是姐姐……讓我嫁入……王府的。」

楚甜顫顫巍巍的聲音帶着濃濃的哭腔,她艱難地說出了這句話,隨後再也張不開嘴說話了。她真的太恐懼了,彷彿每說一個字就用盡了她全部的力氣和勇氣。

「荒謬,要不是你以死相逼,我家小姐會妥協?你……你現在還敢胡說八道,那我問你,我家小姐為什麼要這麼做,這樣做對她有什麼好處?你……」

雲裳對着楚甜火力全開,嚇得楚甜的腦子更加混亂了,一句解釋的話都說不出來,只是止不住哭泣掉眼淚,頭也不敢抬起來。

好處?蕭君珩冷冷地看了一眼正在單方面碾壓楚甜的雲裳。楚纖凝不嫁給他,好處確實不少,畢竟他現在是個生活都不能自理的殘廢。

「王爺,我家小姐是情非得已,她不想害死一條無辜的性命。若不是她以死相逼,小姐於心不忍……」

「關進柴房,聽候發落。」

以死相逼?就這個嚇得會尿褲子的楚甜?呵,他是瘸了,但是他不瞎呀。蕭君珩淡淡地掃了一眼雲裳,她的話,他一個字都不信。

「另外那些人的屍體,全都送回將軍府。」

蕭君珩親自操縱輪椅離開,而楚甜和雲裳則被護衛粗魯地扔進了柴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