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昏君/大昏君》[大昏君/大昏君] - 第10章朕的獎賞

「皇上,早朝乃先祖遺訓,國事為重,之後,臣妾會……會盡心服侍皇上。」玉頰緋紅含春的瑾妃柔聲勸說,並對侍立一旁的喜兒使了個眼色,示意了她也過來幫忙,勸說皇上起床上朝。

在兩位美人的柔聲勸說下,葉天才懶洋洋的爬起來,瑾妃與喜兒左右服侍他更衣。

葉大天子的兩隻狼爪子一刻也沒有閑着,把瑾妃與喜兒調戲得鼻息咻咻,玉頰緋紅。

「皇上……」喜兒嬌嗔着跺腳,皇上這麼胡來,也不知要幾時才能侍候好他更衣用餐上朝。

小美人兒嬌嗔薄怒的神態,別有一番動人的韻味,葉天咧着嘴呵呵傻笑,涎着臉道:「愛妃,今晚咱們一起,嘿嘿。」

是什麼意思,不用說明,瑾妃與喜兒豈會聽不明白?兩人窘得玉頰通紅,皇上這話也太不知羞恥了。

皇上喜歡喜兒,瑾妃沒有半點妒忌,甚至替她高興,喜兒是她的貼身侍女,自小陪着她長大,兩人之間沒有什麼秘密,儼如親生的姐妹一般,只是要同時侍奉皇上,這……這豈不是羞煞死人……

皇上真是……真是荒唐透頂……

瑾妃心中不免生出一絲不安,皇上到底是真的轉性了?還是仍如從前那般荒唐無度,殘暴嗜殺?

「皇上,可別忘了瑾妃娘娘在這候着哎。」玉頰緋紅的喜兒羞聲說到,她倒不是想跟着瑾妃爭寵,而是為了幫主子跟那個麗妃爭寵。

「還是喜兒最了解朕的心思。」葉天狼笑着,伸手在喜兒紅撲撲的小臉蛋上捏了一把,「儒子可教也,朕回來一定好好獎賞喜兒,呵呵。」

喜兒羞得低下頭,皇上一臉的壞笑,所謂的獎賞,她又怎會不明白?一時間既羞又喜,還帶着一絲的不安,擔心小姐怪罪她爭寵。

瑾妃又怎會怪罪喜兒,她自小就接受了傳統的三從四德教育,既便她再有才,思想再開放,唯夫是從的古訓已在腦中根深蒂固。

男人,三妻四妾本是很正常的事,你再妒忌又有什麼用?頂多鬧一鬧,也改變不了什麼,最多得些金些珠寶什麼的做為補償而已,反倒讓丈夫心生不悅。

她是個聰明的女人,與其惹丈夫不高興,倒不如閉一隻眼閉一隻眼的順着他的意,他愛納多少妾室便納多少,只要能保住她現在的地位就行了。

「咳……」

外邊突然傳來一聲輕咳,瑾妃一怔,隨即明白,那是內侍監首席大總管蘇公公在提醒她,時候不早了,皇上該上朝了。

「皇上,時候不早了,該上朝了哦,國事為重。」瑾妃邊替皇上整了整衣裳,邊柔聲勸說,「散朝後,臣妾在此恭候皇上,可別讓臣妾苦等哎。」

「他們愛等着等唄,哥是皇帝,誰敢說哥的不是?」他嘴裏不滿意的哼哼着,心中倏地一動,高聲叫道,「老蘇。」

「奴婢在。」候在門外的蘇子倫躬身回答,心中卻是納悶不已,皇上大病一場後,似乎變了個人,皇上平時可不是這麼叫喚他的,而是小倫子小倫子的叫得熱呼,這一聲老蘇,好生分啊……

葉天說道:「你派人去前面看着,哪個官員遲到,都給我記下名字。」

「奴婢遵旨。」蘇子倫躬身退出,指派了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