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興賦詩人》[大興賦詩人] - 第1章 玉面小郎君安長庚

「晨不見啟明,晚不見長庚,生你時正值黃昏時分,往後便叫你長庚。

安長庚,望你沿途光明,前途燦爛`一生富貴無極…..」

分不清在睡夢中還是昏迷中,安長庚隱約聽見輕聲細語以及看到浮光掠影的畫面,不知過了多久,他昏昏沉沉地蘇醒過來。

「晨不見啟明,晚不見長庚!」安長庚怔怔自語從床上坐起,大腦驟然一陣刺痛,大量記憶毫無預兆的湧現而出。

大興王朝。

興京城,安府。

麓林書院學子?

什麼情況…..

我是誰?

我在哪?

在幹嘛?

腦海里多出來的記憶出乎安長庚的預料,一時之間,他有些茫然和不知所措,足足過了一盞茶的時間,不確定的是…..

他穿越了?

根據多出來的記憶,他是安府公子,麓林書院學子,興京有名的···紈絝子弟。

父親是學士,在安長庚還不到一歲的時候就去世了,沒多久,母親也因思念成疾而撒手人寰。

「父母雙亡?

倒是和我同病相憐。」安長庚搖頭唏噓。

他前世是家裡的獨生子,和父母一家三口過着溫馨的日子,直到十八歲那年,父母意外出車禍雙雙去世,只留下一套不大不小的房子和十幾萬存款。

那時,安長庚剛上大學,突聞父母去世的噩耗,他昏了過去,之後就生了一場大病,學業也因此荒廢至輟學。

進入社會後步入歧途,將父母留下的積蓄揮霍一空時,他已經二十歲開外,生活過的也不盡人意,經常喝酒買醉,不省人事!

經過一段時間的過渡`適應,安長庚已經不慌了,反正自從父母離世,原來的世界就只剩他自己一個人,孤孤單單,也沒什麼值得留戀的。

既來之,則安之!

明白自身的情況,安長庚不由得看了一下四周,目光所及是一個古色古香的房間,陳設和裝飾都很古雅,散發著好聞氣味。

有些訝異,他起身下床,來到床頭靠後的一盆清水前。

水平如鏡面,倒映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二十歲,穿着潔凈而明朗的白袍,內松外緊十分合身,黑色髮絲用上好的鏤空發冠束起來,面如冠玉,目若朗星。

好一副絕佳的皮囊!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咳咳,誇張了些。

「還不錯。」安長庚嘴角微翹,相當滿意。

現在這幅容貌跟以前相比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上』,當然,他是絕不會承認的。

如果說之前安長庚還有些懷疑,那麼現在,他敢百分百肯定,他真的穿越了,多出來的那份記憶,和以前不一樣的房間,帥的不像話的樣貌,無不證實着這一點。

安長庚覺得應該是他經常喝酒無度的原因,導致一覺之後再也醒不來。

簡稱猝死!

意外身亡後,穿越到這個類似修仙的世界,這裡有很多東西都和前世的古代相像。

在記憶里,自從父母去世後,年幼的安長庚被大伯帶了回去,在安府長大,憑藉從二品內閣學士大伯的關係,在麓林書院求學,混了個學子的名頭。

因常年流連於煙花之地,有着玉面小郎君的稱謂。

走的是儒家路線,如今正是弱冠之年,浩然正氣才修行到九品『儒子境』,堪堪入門。

之所以躺在床上,是因為幾天前在青樓與人起了口角之爭,扭打起來,最後的結果可想而知。

「原來如此….」安長庚無奈搖頭。

這具身體的前主人是一個『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偏偏自身還一無是處,是個『文不成`武不就』的半吊子。

也不能說是文不成,關鍵時刻還是有兩把刷子的,畢竟是通過秋闈的舉人,但這也改變不了廢物的事實。

既嘴欠又廢物,這樣的人能不被打?

在這個人命如草芥,沒有人權的世界,又在遍地都是達官貴人的興京城裡,要不是有個二品內閣學士的大伯,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

就在這時,房門被人推開。

「吱呀!」

安長庚側頭看去,是一清秀男子,身穿一襲白藍色長袍,烏黑的長髮在頭頂梳成整齊的髮髻,中間穿過一隻白玉簪,一副書生模樣。

看到此人,安長庚腦海里迅速浮現出相關記憶。

安江平,大伯的小兒子,只比安長庚小几個月,是他的堂弟,國子監的蔭監。

踏入房門,安江平驚喜出聲:「二哥,你醒了!」

「嗯。」安長庚生硬的應了一聲,在記憶里,前主和這位堂弟相處的還不錯。

因為安江平是庶子的原因,在安府並不是很受重視,地位只比安長庚好些,因此,他和前主倆人的關係就比較親近了。

除此之外,這位堂弟的口才相當不錯,說簡單點,擅長口吐芬芳,再說簡單點,就是一朵奇葩,經常拉着前主做出一些見不得人的事。

比如:一起看小黃書的時候不是被大伯就是被堂兄當場撞見。

一起評頭論足的時候不是被伯母就是被堂嫂當場聽見。

一起調戲女子的時候被家裡人當場看見。

以上這些,每一樣說出來都能讓人羞與為伍,只想地上有條縫能鑽進去,簡直是『公開處刑`社會性死亡』!

怎麼回事?

為什麼會有一種羞恥的感覺?

我明明沒做過….

安長庚面無表情的看着安江平,心想:老天,如果可以的話請允許我忘掉這厚顏無恥之人,我寧願從來不認識此人。

安江平還不自知,臉上有着掩飾不住的喜色:「二哥,你都昏迷三天了,身上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聽到這話,安長庚沒來由的想起三天前。

他和安江平在教坊司打茶圍的時候,遇見了對頭王家公子,正所謂『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當時的氣氛一度變得有些微妙。

起初還只是逞口舌之勇,到最後直接是大打出手`不可開交,安長庚為了顧及安江平,腦袋瓜挨了一記,當場昏過去。

那場面甚是詭異。

這事第二天就傳遍了興京城,家喻戶曉`引為笑談。

在這個重視繁文縟節,重視三綱五常的社會裡,這是種沒臉見人的尷尬事件,甚至讓人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