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興賦詩人》[大興賦詩人] - 第2章 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不錯,清晨的粥果然比深夜的酒好喝,安長庚細嚼慢咽的吃着。

只要我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他看着美貌驚人的堂妹,和顏悅色說:「靜玲靜瑤,你倆看着為兄作甚?

還不抓緊用膳,不然待會就涼矣。」

「我,我…..」姐妹倆一張臉瞬間羞的通紅,在一家人看來後,更是窘迫,漂亮的大眼睛蒙上了一層水霧,都快急出眼淚來,有種想要跑回房間躲在被窩裡的衝動。

這種打一拳能哭很久,很容易害羞的可愛萌妹子欺負起來果然很爽,彌補了前世沒有妹妹的遺憾···安長庚暗暗想到。

伯母和堂嫂在桌底下用腳踢了各自的丈夫一下,隱晦用眼神或嘴角努了努安長庚的方向,可能她們都覺得這小動作做的不為人知。

大伯有些拉不下臉面,看了眼大兒子,那意思自然是不言而喻。

可惜堂哥不想當出頭鳥,平白惹人厭,他『眼觀鼻`鼻觀心』,默不作聲。

一大家子默默無言。

最後,安靜玲和安靜瑤姐妹倆同時鼓了鼓腮幫,抬起頭,破罐子破摔似的盯視着安長庚,異口同聲說:「我就是想知道,二哥和三哥因何在青樓與人扭打,為何要做出這種丟人的事!」

聲音清脆悅耳,猶如出谷黃鶯。

感受着家人看來的目光,只想當個小透明,假裝自己不存在的安江平無法再保持下去,在安長庚身旁正襟危坐。

伯母與堂嫂都沒有表態,但那表情分明是在說,這次看你倆怎麼解釋···狡辯。

前主真是個廢物,死了還給我留下這種破事,把我良好的形象破壞的一塌糊塗,我不要面子的啊!

不過,這是安長庚做的事,跟我啟明有什麼關係···安長庚故作不解的看着安江平問:「什麼丟人的事?」

隨着安長庚,所有人的目光也都看向安江平,讓他如芒在背。

二哥,你這麼做真的好么,良心不會痛嗎···安江平嘴角微微抽搐,半真半假的說:「主要是那周繼澤太過極也,羞辱我與二哥就罷了,可他竟然連父親母親,大哥嫂嫂都敢羞辱。

我和二哥實在看不下去,然後就…..」

安江平口若懸河,將那天在教坊司···呃,是茶樓的過程大致說了一下,其中不該說的自然是一字帶過,該添油加醋的當然不會放過。

還好家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他們與周繼澤干架的事情上面,而不是糾結教坊···茶樓本身。

不愧是你,連我都差點信以為真···安長庚不得不為嘴強王者的堂弟點個贊。

安靜玲,安靜瑤姐妹倆臉上的表情分明是在說:我不信!

堂兄堂嫂夫妻倆互相對視一眼,半信半疑。

大伯狐疑道:「真的?不是為了博取頭牌娘子的青睞而爭風吃醋?」

伯母點點頭,贊同自己丈夫所說。

也難怪他們會如此,不提安家三郎安江平以前做的那些難以啟齒的事,單是口不對心這一點就很值得讓家裡人保持懷疑。

程姨娘倒是對寶貝兒子深信不疑。

「父親,瞧你這話說的,要是不信,你問問二哥。」安江平裝作一副傷心欲絕的樣子。

安瑞林看向安長庚:「啟明?」

伯母,程姨娘,堂哥堂嫂,雙胞胎堂妹,連帶着翠蘭和小侄兒也都目光灼灼的看着安長庚,大有幾分刨根問底的意味。

安長庚看了堂弟一眼,心說:小老弟,你可以啊,學會禍水東引了。

表面卻不動聲色,臉不紅心不跳的說:「嗯,那周繼澤可壞了,說大伯老而不死是為賊也!

說大哥朽木不可雕也!

說伯母,程姨娘,嫂嫂,靜玲靜瑤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說侄兒孺子不可教也!

還說…..」

不等安長庚說完,安瑞林猛地一拍桌子,破口大罵:「黃口小兒!」

堂兄臉色陰沉:「豎子豈敢!」

伯母,程姨娘,堂嫂氣的渾身發顫:「豈有此理,簡直是豈有此理!」

安靜玲,安靜瑤姐妹倆雖然沒有說話,但難看的臉色和起伏的酥胸暴露了內心的不平靜。

看到家人激動的模樣,小侄兒在翠蘭腿上手舞足蹈,興奮的嗷嗷叫。

真是傻得可愛···看着口吐芬芳的眾人和高興不已的小侄兒,安長庚心生感嘆,不愧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安江平瞠目結舌的看着安長庚,要不是『親眼所見,親耳所聞』,他簡直不敢相信,在家人面前一向不言不語的堂兄居然會說出這麼一番有···哲理的話來。

這已經不是僅限於添油加醋那麼簡單,而是更勝一籌的無中生有啊!

不過,他竟一點都沒覺得不妥,反而還有點小興奮是怎麼回事?

於是,這一頓早膳就在罵罵咧咧中落下帷幕,還好安長庚是最先用膳的,不然就得吃有口水的早膳。

西院,廂房裡。

用完早膳的安長庚在床榻上半躺着,陽光透過窗戶灑進來,照耀在他稜角分明的白皙面龐上,看起來倒有幾分像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弱書生。

穿越而來,再世為人的他很茫然,有對未來的擔憂,又有相互矛盾的熱血沸騰。

前世的九年義務教育走完,大學四年的自我鑒定雖止步不前,但憑藉著二世為人的豐富經驗和腦海里廣博的知識,想在這個封建社會裡脫穎而出,成為秀兒應該不成問題。

只不過,凡事都有好的一面`壞的一面。

封建社會意味着皇朝制度也是階層制度,以小馭大皇權至上,人權往往沒有保障,有可能今天教坊司喝茶,明天牢獄喝水···不,可能連水都沒得喝。

除非做那萬萬人之上,否則都會存在焦慮,沒有安全感。

安長庚思緒萬千,一個早上的時間就這麼過去,期間,他去了一趟茅房。

不得不說的是,長髮長袍雖然對顏值和氣質都有所加成,但是太麻煩,不管是如廁、沐浴,還是就寢,都是如此。

安長庚有感而發,當場就作了一首詩,叫『茅廁一游』。

『待你長袍拖地,小溺記得要挽』

『待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