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興賦詩人》[大興賦詩人] - 第2章 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2)

長發及腰,出恭記得要撩』

晌午。

安長庚用過午膳,就和早晨一樣,返回了西廂房躺着···現時躺平莫過於此。

午膳的味道一般,食之無味如同嚼蠟,遠沒有早膳的白粥可口,怎麼說呢,就跟倒時差似的,可能是水土不服吧。

用膳時,小侄兒又開始了他的哭戲表演,我覺得大概又是吃食不合胃口。

膳後,堂弟安江平約我今晚去教坊司看依依姑娘,我當即怒其不爭的斥責了他一頓,堂弟啞口無言,顯然,他也意識到這麼做是不對的。

臨走前,我說了一句:到時來找我,我們一起。留下風中凌亂,一臉黑線的堂弟。

根據前主的記憶,依依姑娘是教坊司的花魁,長得花容月貌`國色天香,不去的話對不起自己。

哦,前主他自己也沒見過,只是聽說!

可惜,依依姑娘賣藝不賣身,要是能睡一晚,那可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啊···我呸,這一定是前主的想法,我可是正經人。

在不知不覺中,安長庚午間小憩了一會,醒來時,已是臨近薄暮時分。

註:薄暮是傍晚的意思。

他拿起床頭靠後的巾帕浸濕,擦了擦臉,來到銅鏡前整理了一下有着些許皺褶的長袍,銅鏡上映出一張『勝過郭富城,堪比彭于晏,比肩吳彥祖』的盛世美顏。

這顏值很奈斯啊···安長庚流露出男生姨父笑。

不管是顏值還是身體都要比前世的他好上無數倍,他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呢。

畢竟是修行者!

「唯一不足的地方是實力太弱,可能一個不小心,小命就得丟掉,像前主那個短命鬼一樣,只是腦袋上挨了一記,就那樣沒了。」

滿意的同時,安長庚像是想到什麼,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這個世界廣袤無垠,目前已知天下四分。

雄踞中原的大興,駐紮南方的蠻夷部落,盤踞西域的大凈國,聚集北方的妖物。

除此之外,還有四大未探索完畢的未知之地,是連綿不斷的雲霧山脈,荒無人煙的荒蕪大漠,一望無際的無盡海域,寸草不生的極寒之地。

在四大未知之地,若是迷失了方向,就會落入十死無生的境地!

大興王朝先是以武立國,而後以儒治國,至今為止,國祚已延綿幾百載有餘。

最鼎盛時,能輕易橫掃任何一方,讓其餘幾方忌憚不已,曾一度抱團取暖,只不過,大興近年來的國力每況愈下,早已不復鼎盛之時。

這些年來,有意思的是,除了妖物,其餘三方都聲稱自己是天下正統,經常因此爆發衝突,從而引起戰爭。

但最終誰也奈何不得誰,只能作罷,維持現狀,但小規模衝突卻是接連不斷。

可以修行的體系五花八門,除了中原的儒家、道門、武道,還有南方的巫師,西域的佛門,以及強大的北方妖物。

一千年前,儒家開創者為各大體系劃分了大致的境界等級,每門體系分為九大境界,每個境界都和朝廷官員一樣,以品來排序。

每品分:初期、中期、後期、巔峰。

安府世代書香,安長庚和安江平都是儒家的九品儒子境,稱為修身,安志忠是八品儒生境,稱養性,安瑞林是七品儒者境,稱知者。

再往上是六品仁懷、五品德行、四品君子、三品大儒、二品亞聖、一品儒聖。

道門以九字真言來對應九大境界,分別是:一品行道境、二品前道境、三品列道境、四品陣道、五品皆道、六品者道、七品斗道、八品兵道,稱道長,九品臨道,稱道士。

武道則是打磨肉身,熬煉內力,是為煉體九境,分別是:一品武仙、二品武神、三品武聖,四品武侯,五品武膽、六品武才、七品武將、八品武丁、九品武夫。

以上這些是中原體系,自幼生活在興京的安長庚自然是知曉的,而南方巫師,西域佛門,以及北方妖物是怎麼劃分境界的,他就不是很清楚了。

因為這些在中原比較偏門,很少見,或者說,安長庚實力低下,沒資格接觸到那方面的信息。

根據修行體系的不同,每一門體系的修行者都互相看不順眼。

妖物看不起人類修行體系,人類修行體系反之。

巫師看不起武道,武道藐視佛門,佛門看輕道門。

道門無動於衷,向來把『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掛在嘴邊,追求道法自然,以不變應萬變。

至於儒家,它們的宗旨是: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

簡單來說,就是不要誤會,我不是針對某一方,而是各方都是垃圾。

不過,在經歷十九年前的焚書坑儒後,近年來的儒家有所衰弱,已經不敢說出這麼狂的話語了。

就在安長庚悵然若失時,院門走進來一位身穿青裙的女子。

是翠蘭,堂嫂陪嫁過來的貼身丫鬟。

「二公子,姑爺喚你過去用膳。」翠蘭站在院里說。

由於堂哥已經娶妻的原因,大伯和伯母把府里大大小小的事都交由堂哥`堂嫂打理,為了不留下詬病,每到用膳之時都會派人前來喚安長庚。

安長庚走出廂房,微微點頭說:「我這就過去。」

正處在少女懷春年齡段的翠蘭,偷偷看了眼帥的驚心動魄的安長庚,而後有些羞澀的低下頭,亦步亦趨的跟在後面,生怕被發現。

安長庚自然不知道,堂嫂那貼身嬌俏丫鬟暗戀自己的小心思。

吃完晚膳,安長庚又返回了西廂房,等着堂弟來找他去教坊司嫖···喝茶聽曲,主要是能看到衣衫單薄,裸漏小半邊屁股的小姐姐搖晃曼妙身姿。

值得一提,大家彷彿都忘了早膳時的口吐芬芳,用膳的時候,小侄兒果然又開始了他的哭戲···藝術表演。

一家人都習以為常,大伯和伯母,程姨娘淡定用膳,堂哥漠不關心,還喝起了小酒,安靜玲,安靜瑤姐妹倆一副乖乖女模樣,保持着沉默,堂弟安江平目不斜視`端端正正的坐着,大氣不敢出,堂嫂一副頭疼模樣…..

我選擇置身事外,饒有興緻的看着侄兒的藝術表演。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