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淪陷》[冬日淪陷] - 第1章 傻梔子(2)

在宋醒肚子上,整個人卻仰躺在床,盯着天花板,鼻尖泛酸,眼尾顯而易見的紅。

宋醒身上的肉被掐得火辣辣的疼,後勁一上來,忍不住揉搓。

他床不是很大,雲梔佔去了一半,他本能地將一條腿放下床,卻沒挪開那條搭在他身上的腿。

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兩個人就這麼靜靜地躺着。

宋醒垂簾,看着默不作聲的雲梔。

「也沒外人,想哭就哭吧,大不了老子溫暖的懷抱也借你用用。」宋醒對着自己胸膛拍了三掌,輕挪了一下位置。

他也只是隨便說說。

畢竟雲梔不可能哭。

可話音才落,躺在他床上的少女卻低低地嗚咽出聲,在宋醒能看到的地方,幾滴眼淚從她眼角滑落,滴進了他灰白的被單里。

一時之間,痛的就不止是剛才被她掐過的肉,心裏的某處,像是被什麼東西扎住。

怎麼欺負都欺負不哭的人,卻在今天,她成年之後的第一個初雪天,哭得哽咽,哭得心碎。

床單被她的一攤淚水侵染,他前胸一片也已經濕濕嗒嗒。

嗚咽的哭聲在他的安慰下轉成毫不掩飾的嚎啕大哭。

宋醒輕手臂撐在床上,支起半個身子,拍着她的背,把這輩子沒說過的好話都用在她身上的了,可就是半點不管用。

「傻梔子。」拍着她背的手已經轉移到了她後腦勺,宋醒擁着她躺在床上,而她那條橫跨在他身上的腿半分不收斂。

宋醒此時像是她的囊中之物,被佔為己有。

窗外雪花簌簌,有幾片飄進來,伴着寒風。宋醒瞧過去,又垂眸看着躲在自己懷裡抽泣不止的少女。

這算不算,美人在懷?

這過分親密的姿勢維持得太久,意識到這點之後,宋醒動了動腿,不太自在。

他之前可沒想那麼多,也沒想到會發展成這樣。

這丫頭現在哭昏了頭,等反應過來,怕是又得挨一頓好打。

宋醒主動把人推開,起身拿了紙巾過來,替她把哭花的臉擦乾淨。

雲梔縮着身子,半張臉埋在被單上,漸漸回了神。

好丟臉啊。

在宋醒面前哭了一通。

在宋醒的床上,抱着宋醒,哭了一通。

「今天這事兒你要是說出去半個字!」雲梔忽然從床上坐起,嗓音嘶啞,後半段威脅的話直接用一個「割喉」的動作來表示。

少女眼眶全紅,眼淚都沒被擦乾,吸着鼻子,那驕傲的脖子挺直,膝蓋跪着,兩隻眼睛生硬地瞪着宋醒,隱約還能看到朦朧的水汽。

宋醒站起在床沿,無奈嘆了聲氣,彎下腰,掌心摁住她圓圓的發頂,揉了兩下:「知道了。」

雲梔失力,跪坐着,好半晌才悶悶出聲:「這次好像鬧到了不可開交的地步,他是拿着離婚協議書過來的。」

「我以為,他頂多就是沒消氣,不至於離婚。」

「我媽罵他挺凶的,這次我爺爺奶奶都沒阻止。」

「我還看到我爺爺拿着煙灰缸砸他身上了,腦門都被砸出道口子,流了血。」

雲梔眼神很空,一句一句機械地往外蹦。

「行吧,離就離了,又不是什麼死人的事兒!」雲梔用力閉眼,扯過枕頭,又倒回了床上。

宋醒聽她說著,眉心蹙成塊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