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淪陷》[冬日淪陷] - 第2章 送你一個願望好不好

雲梔和宋醒兩家人從爺爺輩開始就認識,三輩人都住在這處戈藍小巷。

這裡地段繁華,而戈藍小巷是具有歷史性的舊址,不會被輕易開發。

戈藍小巷的建築雖已經翻新多遍,卻仍然保留着七零年代的風格,這裡是名址,附近又都是懷舊景區,常常會有劇組來這裡取景拍攝。

也是因為這個原因,雲梔和宋醒常常以路人群眾的身份出現在許多電視劇里。

雲梔和宋醒是那種從小就被羨慕到大的人。

因為住在戈藍小巷。

雲梔的爺爺奶奶都是教書先生,只生了雲煒這麼一個兒子。

他們一生教書育人,卻可惜沒能教出一個好兒子。

或者說,他們是好的教書先生,卻不是好的父母。

雲煒生得一副好模樣,卻生性浪蕩,陳煙便是這麼被他的花言巧語騙到手的。當年的陳煙還只是一個二十歲的女大學生,大着肚子千里迢迢從別的城市來到汀陵討要一個說法,大概是斷不了這段緣,在雪夜裡昏倒的陳煙陰差陽錯被雲煒的父母救起帶回了家中。

再後來的事情雲梔並不知道多少,只知道雲煒被迫娶了陳煙,負起了這個責任。

雲煒大概是喜歡陳煙的,至少在雲梔的記憶里,雲煒會當著她的面和陳煙恩愛,一家人其樂融融。但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雲煒慢慢不着家,他每天的借口都是應酬,養家,有時候一個星期回來一次,有時候一個月回來一次,最久的,一年一次。

久而久之,直接不回來了。

可雲梔卻很少見陳煙發過脾氣,在雲梔看來,陳煙始終都是個得體自如的女人,她唇角總是帶着笑,溫溫柔柔,會持家,懂生活。

陳煙這麼好,就連爺爺奶奶都喜歡她喜歡得緊,可雲梔就是不明白,雲煒為什麼不愛她。

可是就在今天,她好像什麼都懂了。

十八年來,雲梔第一次見陳煙發那麼大的脾氣。

因雲煒說了一句要把他在外頭養的小三和野種接回戈藍小巷。

他要和陳煙離婚,要把她們母女二人趕出戈藍小巷,將那對母子迎進門。

雲梔從來都不知道,他的爸爸,居然在外頭還有一個家。

印象里,雲煒雖然很少回家,但對她還是好的,每個節日都會送她最喜歡的禮物,電話里的關心和關愛真切又自然,起碼不是裝的。

雲梔不是不知道雲煒和陳煙在電話里吵過很多次架,陳煙是個性子淡的,所以每回被氣炸的都是雲煒。

可生氣歸生氣,雲煒對雲梔每周的問候從未缺席,雲梔每次都會問他消氣沒,消氣了就跟媽媽和好吧。

雲煒也每次都照做。

要不是今天聽到那些骯髒的對話,雲梔大概還要被蒙在鼓裡。

可笑的是陳煙一早就知道他在外有人,卻為了雲梔忍氣吞聲裝作若無其事。

雲梔趴在宋醒床上又哭了兩回不止,哭累睡過去的時候,宋醒還陪在她身邊,拿着那包已經被扯去一半的抽紙,一點一點拭乾她眼角溢出的淚水。

迷迷糊糊中,宋醒好像跟她說了很多話。

很多她從未聽過的話。

可分不清是夢境還是現實。

一直到中午十一點,宋醒的媽媽崔琳琳敲響卧室門,宋醒才從瞌睡中醒來,小心抽出被雲梔抱着的手臂,搓着臉去開出一條門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