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寵將後:三宮六院不及你》[獨寵將後:三宮六院不及你] - 懷疑試探

君子嵐眸光微閃,伸手搭上了君子若的手腕,她手向來溫熱,不像君子若手腳常年冰涼。

這一碰,冰與火的觸感讓兩個人都有些不適應起來。

「這是自然,如此嚴重的事情,我怎麼不能告知父親,父親只說知曉,卻沒告訴我該怎麼做,但我想父親應該會把賊子拿下。」

對上君子嵐那意味深長的眼神,好似知道了什麼,君子若心中嚇了一大跳,她強忍着異樣,乾澀的開口:「將軍非凡,這種宵小鼠輩自然不會逃脫將軍手中。」

君子嵐滿臉贊同,冷聲說道:「那是,將軍府戒備森嚴,居然還有,要是被抓到了,父親勢必不會饒恕那人。」

一時間,兩人相視無言。

君子嵐見沒有試探出自己想要的東西,也不在停留在這裡,她怕自己看這虛弱的君子若會忍不住心中的殺念。

緩緩起身,眸色帶着歉意向君子若離辭:「妹妹身體未愈,也不好在叨擾休息,這玉肌膏今晚便可用上,我還有事,便先離去了。」

君子若緩緩勾起唇角,笑得溫婉:「姐姐嚴重了,姐姐能過來陪陪我,妹妹開心還來不及,怎麼會怪罪姐姐。」

君子嵐微微頷首,轉身一步步的走出了君子若的房間。

望着她的背影,君子若微微眯起雙眼,臉上的笑容早已不知所蹤,好看的眸子充斥着戾氣。

竹煙進來時,君子若已然恢復了常態,她把手中的玉肌膏遞過去,語氣透着開心:「這是姐姐用下的玉肌膏,你好生收着,等傷好了,你在給我用罷。」

竹煙聽的心酸,玉肌膏雖然珍貴,但她不相信,偌大的將軍府里,再找不出一盒完整的玉肌膏,她的小姐憑什麼用着大小姐施捨下來的東西。

竹煙心中的不服氣,被君子若看在眼裡,眼底划過一絲輕蔑,言語卻充滿了天真嬌憨:「我還以為這一次闖禍姐姐不會再管我了,沒想到她還是樂意帶我的,只可惜這一次,我還是好心辦壞事了。」

說到這,君子若甚是鬱悶,臉上的笑,在竹煙看來多了幾分強顏歡笑。

竹煙憤憤不平,但她沒有忘記上次的教訓,把到了嘴邊的話全都咽了下去。

心中卻打定主意,下次太子身邊的姐姐過來了,要和她好好說說。

主僕兩人的打算,君子嵐不懂,也不想懂,從君子若院子里出來,君子嵐有些不在焉的在想昨夜那人是誰。

他和君子若又有什麼關係?

這些問題充斥着她的腦海,殊不知路越走越偏。

梅兒見小姐一路前行,便隨她而去,眼看就要走到將軍府的禁地,梅兒緊張的開口喊住了君子嵐。

「小姐,不能再走了。」

這裡是將軍府最偏遠的一角,不知何時荒涼了下來,但這一塊地方一直是將軍府的禁地,就算是大小姐,也不可以輕易踏足,否則會遭受家罰。

君子嵐回過神,看到小丫頭一臉緊張,生怕自己不懂事要進去的模樣,眼底划過一絲好笑。

看了幾眼那禁閉的大門,便轉身要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