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寵將後:三宮六院不及你》[獨寵將後:三宮六院不及你] - 有所圖謀

月色朦朧,街邊燈火通明,路邊商販喧雜,橋上幾對情侶拎着燈籠在談郎情妾意,河邊分散了不少百姓,手持一盞花燈放入河邊,然後雙手合十,帶着他們的願望,順着河流搖搖曳曳的流向遠方。

一改往日的凌厲,凌墨蕭稜角分明臉龐,在柔和的燈光下柔和了幾分,他側臉看向走在身旁的君子嵐,口中念念有詞道:「京中支流的盡頭,應當是京郊外的鯉亭湖,不知這些花燈是否能流到那處?」

對於他的這個問題,君子嵐沉思了一會,這才給出了答案:「不管流到何處,花燈都帶着主人的一份寄託與祝福。」

君子嵐心中一動,抬頭看向凌墨蕭,眼裡飛快划過一絲恨意,沉聲說道:「太子殿下,臣女想要去放盞花燈給兩位故人。」

「哦?你有逝去的故人?」凌墨蕭好奇地往這邊探了探頭。

君子嵐沒有說話,徑直向河邊走去。

見她不願說,凌墨蕭也不惱,摺扇緩緩扇着,跟她朝着河邊走去,有機靈的小廝迅速遞上兩盞精緻的花燈,「客官,中元節,放盞花燈吧。」

君子嵐接過花燈,衝著小廝溫婉一笑,又取過筆墨,小心翼翼的在花燈上動筆寫下祝福。

願她那未能長大的孩子,這一世能投個好人家。

等到寫好,君子嵐輕輕吹了吹上面的墨水,站在河邊緩緩蹲下身子,小心翼翼的把花燈放下。珍視的模樣讓凌墨蕭動容,不由得心中好奇,君子嵐口中的故人是誰。

河邊本就擁擠不堪,河上的花燈閃爍之間,竟是有一艘漁船從中悠悠划過,一陣笛聲從中傳出。

笛聲婉轉悠揚,儘管只是在小小的漁船上,卻能奏出高山流水之意,讓人嚮往之餘,卻忽覺樂聲若即若離,虛無縹緲,半分都捉不住蹤影。

君子嵐聽得入了神,她自將軍府長大,堂堂將軍府中,怎會缺精通樂師之人?而船上之人所奏的樂曲明明是最常見的輕舟若夢,卻讓人有一種莫名求愛之感,好似是為了討心愛的女人歡心。

在岸邊的女子皆紅了臉,更有好多大膽的女子已經熙熙攘攘地探頭,想要看看奏曲者的樣貌。

「請問是哪家公子?小女家中是做布料生意的,小女中意公子,不知可否出來一見?」

一陣嘩然,竟是有人當場求愛!求愛之人還是個女子!

這一句話像是捅了馬蜂窩一般,很多女子都緩過神來,爭相恐後地往船的方向涌去,中間還有一些湊熱鬧的男子,也想看看這是哪家公子。

君子嵐想要起身避開這場浩劫,卻突然意外踩滑,眼看着就要跌落河中。

站在她不遠處的梅兒看着她向前倒的身子,瞳孔驟縮驚呼:「小姐!」

君子嵐緊閉着雙眼,正想找個體面一些的姿勢倒下,卻在電光火石的瞬間,一道白色的身影從船上飛下,衣闕飄動之際,君子嵐只覺腰上一緊,落入了一個寬廣的懷中,那人腳尖踏在河邊,借力運起輕功,朝岸邊飛去。

一股清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