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寵嬌妻:陸總追妻100式》[獨寵嬌妻:陸總追妻100式] - 第10章 戰長歌試鏡

清晨第一縷陽光絲絲縷縷照射進來,灑在柔軟的大床上,映在正在熟睡女孩白皙小巧的臉上和凌亂的髮絲上。

如夢如幻,像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一般。

「枕邊落滿落單星辰,翻一個身給夢境多一種可能,海**島嶼的人,雲深處藏着的城,不聽不聞也無聲~」

「嗯~」

被手機鈴聲吵醒的女孩閉着眼摸索床頭的手機,眼睛睜不開。

「喂。」

睡眼惺忪的樣子,嬌軟沙啞的聲音,讓對面的白今一秒明白這祖宗還沒醒。

「我的小祖宗哎,今天可是《戰長歌》試鏡,你這人哪呢?」

白今不知道在哪,分外嘈雜,通過手機傳過來的聲音也是斷斷續續的。

但是溫夏依舊聽清楚了,今天是《戰長歌》的試鏡!

啊啊啊啊啊!

剛才還迷迷糊糊不願意起床的小懶蟲瞬間坐起。

一邊用最快的速度起床洗漱,心裏邊想完了完了,這個導演萬傑最忌諱不守時了。

都怪葉嫻安!昨天她在家看劇本看的好好的,非要拉她去喝酒,喝斷片了現在腦子還疼呢。

看了一眼表,上午九點,九點半試戲,應該來得及。

溫夏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自己,戴上口罩開車就往片場趕。

片場

白今和小助理鍾藝急得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來迴轉,時不時地往外探頭看。

只能不停地囑咐鍾藝。

「以後這種情況你就早點去你溫夏姐家叫人。」

「好的白姐。」鍾藝也是連忙應下。

遠遠地看見穿着白色上衣牛仔長褲的溫夏過來的時候,白今就跟看見救星似的。

「我的祖宗唉,你可終於來了。」

溫夏也是急匆匆趕過來,額頭出了細汗。

白今去聯繫製片人和導演,鍾藝趕緊帶着溫夏去化妝間準備試鏡。

白今心下也沒底,因為剛才她注意到了,今天來試鏡的有一線女演員楊萱,還有之前因為古偶爆火的女頂流藍馨兒,各家都盯着這塊大餅。

溫夏如今的咖位和流量並不佔優勢,只能看試鏡如何了。

第一個是一個二線女明星,來試鏡女二的,女二這個角色也挺討喜,看來也是看中了這個製作能大火。

隨後幾個沒什麼名氣的,都是試鏡的女配,直到藍馨兒,眼神里是勢在必得。

萬導眼神沒什麼變化,製片人一看長相倒是皺了皺眉,因為戰長歌不是小白花,要英姿颯爽又大氣凜然的,但是嬌小的身軀撐起了那個搖搖欲墜的國家,明艷驕傲才是戰家兒郎。

試戲的是兩場,一場是戰長歌嫁入東宮安分守己兩年之後,得知父兄皆戰死沙場,母親上吊自殺的崩潰不已。

另一場是堅持與太子和離之後,披掛上陣與外敵的決一死戰之際。

兩場都是相當有難度的戲,藍馨兒爆火的幾部劇,要麼是校園劇女主,要麼是上一次的古偶,溫溫柔柔不能殺兔兔的小白花人設。

藍馨兒也是電影學院出身,第一場哭戲倒是沒多大問題,至少哭出來了。

萬導皺了皺眉,不單單是憂傷,情緒遞進地不夠,轉頭低聲和製片人說了些什麼。

第二場,彈盡糧絕背水一戰,面對敵軍臨危不懼,要用激昂的語氣鼓舞士氣,燃燒鬥志。

然而藍馨兒音量夠大,但是不足以直擊內心,讓我方將士的鬥志熊熊燃燒。

製片人終於說話了,「馨兒第一場演的不錯,但是第二場這個氣勢還是不夠,我們再看看後面的藝人。」

基本是婉拒了。

藍馨兒沒想到是這樣的結果,但是圈子裡多年的耳濡目染和八面玲瓏不是白混的。

依舊揚起虛心請教的笑容,「好的,謝謝萬導和製片人,麻煩了。」

出去之後臉色維持的很好,一直到化妝間,只有她和她的經紀人祁東,才露出了不甘的怨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