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千羽蕭慕白》[方千羽蕭慕白] - 第9章

方千羽忍不住笑了聲,她一向知道自己的老爸風趣幽默,沒想到內涵人也很有一套。

聞言,韓翠之胸口的火氣消退了一些,「方霆,你說得對,我韓翠之幾十年如一日,永遠是社區舞蹈團的一朵金花,不跟王大媽這般醜陋不堪的人一般見識,人丑心也丑,真是拉低了我的檔次!」

「你,韓翠之,你個臭不要臉的,什麼金花?我王金花才是十里八鄉栗陽小區的一朵永不枯敗的金花,你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了,怎麼,被我說中了,就心虛了吧?」
方千羽站了出來,面色清寒的道:「王嬸,我敬你是長輩,喊你一聲王嬸,我自問從未得罪過您,您做為一個長輩在我這個晚輩面前,說這些話有**份吧?我與蕭家如何,也是我個人的私事吧,您會不會管得太多了?」

「就是,咸吃蘿蔔淡操心,閑事管得太多遲早會給自己招衰的,沒看到鄰居們都對你指指點點了嗎?」

韓翠之覺得自己的女兒說得很有道理,就附和道。

周邊是圍了一些議論紛紛的人群,有幾個已經開始說了,「這個王大媽,天天喜歡搬弄是非,亂嚼舌根,我家的那條小白狗得癌症死了,她在外面造謠,說是我不想養了,才故意讓它病死的……」

另一個男人說:「就是就是,真不是個東西,我表妹第一次來華城,人生地不熟的,我去接她,王大嬸就造謠我去見了一個女網友,害得我老婆大半夜找我大吵了一架。」

又一個說:「我孩子那幾天生病了,有些哭鬧,她說我家孩子是因為學習成績差,被老師嚴厲批評了,所以躲在家都不敢去上學了,還說我在家打罵孩子,所以才哭的……」

「……」

趙勇看到小區的人都對他老伴指指點點,他也沒臉待下去了,拉着王金花走,王金花看到眾人在議論她,她擼起袖子正想衝過去和別人理論,被趙勇拉住了,訓斥道:「你還不嫌丟人的嗎?回去!」

王金花使出力氣推開了他,扯大嗓門嚷道:「趙勇,你這個沒出息的男人,別人欺負你媳婦都成啥樣了,你不出聲幫我把他們罵跑也就算了,還落我沒面子,我上輩子造了什麼孽啊,才會嫁給你這個窩囊廢!」

王金花哀嚎一聲,引來了物管的人,物管通知了在附近巡邏的保安劉山去看看情況。

小區的物管處保安老劉被派過來了,「老趙,怎麼了?」
另一條是司徒謙發來的,千羽,下個星期天是聖誕節了,你……有沒有約?若沒有,可不可以在那一天見上一面?小糰子的禮物我想在那天拿給你,彩虹橋畔的聖誕夜景聽說很不錯。

方千羽:「……」提到彩虹橋畔,想起前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