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女修殺瘋九洲》[反派女修殺瘋九洲] - 第4章 讓她死於自己劍下

殿里的人慢慢走光,雲清想了想,往澹然峰去了。

她幼時未拜沈雋為師便住在澹然峰。

如今師父不要她了,她回去就是了。

才到澹然峰下,守衛一把將她攔住。

「你便是擾了月楚師妹婚禮的人?怎麼,現在還要上澹然峰來耀武揚威嗎?」

「哼,想要進澹然峰,容易,打過我,我便將您請進去」

這明擺着為難雲清,她如今只是鍊氣修為,如何能與築基期的守衛動手。

之前與劉盤一戰已經透支了靈力,且是趁劉盤不備與輕敵才能取勝。

見他們故意為難,雲清轉身離去,不知不覺來到後山的花樹下。

她只覺渾身疲憊,便依靠在樹腳睡下了。

不知過了多久,她覺察有人輕輕撫摸她的臉,有些期待地睜眼,沒想到是他。

氣得她拿起旁邊的小石子便往男人身上砸。

「不過一個蠻荒女子,也值得你氣成這樣」一雙瀲灧的眸中滿是笑意。

眼前之人眉目如畫,笑意溫柔,一身凌亂的墨紫衣衫更襯得他風流韻致。

「怎麼,小啞巴,沒人管你只能睡在野外?真可憐兒 」男人繼續挑釁雲清。

雲清乾脆閉上眼睛不理會,這是她的心魔。

自她結丹以來便跟着她,鎮水時在識海里她沒少被氣。

「小可憐兒,看得我都心疼啦 」

男人身上的黑氣曖昧地纏上雲清雪白皓腕。

不過一息的功夫,被蠟燭燙傷的痕迹便恢復如初了。

「瞧瞧,還是我對你好,你這小沒良心的,連看都不看我一眼」

男人寵溺地看着眼前皎月般的人兒笑罵道。

見雲清似乎睡了過去,便化為虛體,輕輕籠罩在她身上,為她治好被撞的傷。

雲清本就累極,魔氣籠罩着竟生出莫名的安全感。

枕着也更舒服了,便昏昏沉沉地又睡過去了。

生息本因月楚成婚之事悶悶不樂,躲在自己宗門的殿中喝悶酒。

手下替他送禮的人來報說月楚的大婚被攪了,月楚受盡委屈當場哭着跑出去。

聽得他怒火衝天,提了劍便往清霄宗去了。

他是練虛期的大能,一時之間竟無人敢攔他。

練虛期的大能找個人再容易不過了,況且雲清也沒避着人,一路上不少修士都看到她往後山來。

生息怒氣沖沖地提着劍,正想要了結雲清性命,卻被眼前的一幕恍了心神。

嫩綠的大片草地上輕輕睡着一個眉眼精緻、脆弱純凈的女修。

她靠在花樹下,任由花樹上的花掉落在她身上 ,甚至要將她大半個身子都掩在花瓣中。

他定了定神,自己是為楚楚來的,可不能被這妖女外表迷惑了。

「妖女,你欺人太甚,攪亂楚楚大婚,將楚楚氣走,如今楚楚下落不明,你倒有閒情逸緻在這裡睡覺!」

雲清睡得正熟,被生息的話吵醒,睜開雙眼,便見一人用劍指着自己。

她心中不禁冷笑,怎麼,她隨便找個地方睡覺也有錯嗎!

這些人是覺得自己太好欺負了嗎!

什麼楚楚?她只是回了宗門,她有什麼錯?

變心的是白硯塵,如今一個個卻將攪亂婚禮的帽子扣在她頭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