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女修殺瘋九洲》[反派女修殺瘋九洲] - 第4章 讓她死於自己劍下(2)

p>

真要論攪亂婚禮,那也該找蕭傾去!

況且她與月楚只見一面,那女人將氣撒在她身上,她還沒來得及同她計較,倒有人替她打抱不平來了。

雲清冷冷地看着生息,並沒有移動半步。

他是練虛境界,她不過練氣期,做什麼都是突然,隨便泄露的靈力都足矣掐死她了。

生息見雲清面上一片冰冷,也不辯解,想起那嬌俏可愛的楚楚,恨不得將眼前的雲清刺死。

他並非不認識雲清,只是他鮮少出宗門,與雲清沒有來往,不過有幾面之緣。

怎能比得了楚楚願意為他以身試藥!

想到此處,生息劍尖指着雲清的心口。

這也算是他對這位昔日天才最後的一絲尊重,讓她死於自己劍下。

眼見就要刺穿雲清胸口,凌厲的火鞭捆住生息的劍扯過,帶着殺意的劍**到地上,只留半截劍身。

劍修最重要的便是佩劍,此舉對於生息是莫大的羞辱。

「秦焚玉,你敢攔我?」

「為什麼不敢?」一明艷女子護在雲清身前,看着生息的目光滿是不屑。

「你該不會以為你練虛境界便了不得了吧?」秦焚玉看着生息道。

「若我拼盡全力,未必不能要了你的命,生息真君」秦焚玉涼涼說道。

秦焚玉雖只有化神期修為,但她是丹修,最擅用火,是純凈的火靈根,而生息卻是木靈根,最被火靈根克制。

再加之丹藥輔助,全力一搏,即便要不了生息的性命也能廢了他。

「你要為了雲清與我清嶼宗為敵?」生息反問。

他父親是清嶼宗掌門,說出這話自然是有底氣的。

「我倒要問問你清嶼宗是否要跟我萬丹谷為敵?清嶼宗上下是要再不用萬丹谷的丹藥了嗎?」

「你!」

修士進階都是有危險的,重則灰飛煙滅,而丹宗的丹藥卻能極大的輔助修士進階。

因此,莫說是清嶼宗,便是上三宗也不敢說與丹宗為敵。

「沒話說就滾一邊去!」秦焚玉對着生息毫不客氣到。

生息臉被氣得通紅,卻半個字也說不出。

秦焚玉不再理會生息,轉頭含着淚水,緊緊將雲清抱在懷裡,聲音哽咽

「你怎麼才回來!你可真狠心!我都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那弱水我去過好多次,只是我是火靈根,那又是弱水靠近不得,只能遠遠地看着你」

「疼不疼啊清清,一千年啊,這一千年你是怎麼熬過來的!」

秦焚玉抱着雲清,眼淚大顆大顆的往下掉。

見摯友一哭,雲清心中的委屈便湧上了心頭,兩人在一起抱着痛哭好不凄慘。

生息在一旁尷尬地看着,走也不是待也不是。

「對了對了,都怪我,只顧着哭了,忘記你不能說話了」

秦焚玉鬆開雲清,將自己眼淚抹乾凈,從容戒里拿出一堆精緻的小藥瓶。

「這些葯我一早就預備下了,弱水冰冷徹骨,你舌頭肯凍壞了,身子肯定也跟着受損了,只是等了這麼些年,不見你醒來。」

說到此處,秦焚玉又忍不住掉眼淚。

秦焚玉將葯塞在雲清手裡,「是治舌頭的葯,你先服下,我們再好好說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