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主》[風流小主] - 第五章 秦州遇刺殺

「三年了,大小姐脾氣還是收不住!今晚的客人就由你代我負責照看。」

「是,媽媽。」

「還有,別忘了,不管賺多賺少,五五分不變,莫要私藏!」

步流漪只有點頭,她回想自己剛才和馬文越的態度,確實不是一個風塵女子的恰當做法。

如果可以重來,她得賠笑臉,欲拒還迎,而不是一遇冒犯就拂袖而去。

「另外!忙完後山罰練兩個時辰!」

媽媽剛說完,阿澤忙不迭進來了,「小姐,那個……那個馬文越的小廝送……銀票來了。」

步流漪跟着出去,路上,阿澤為小主抱不平:「媽媽心腸真硬,小主,你為什麼要這麼委屈自己?」

「不委屈。阿澤,以後不許再說媽媽的不是。」

步流漪表情凝重,阿澤第一次見小主如此心事重重,自己的心也跟着提了起來。

都怪這個馬文越!

她在心裏暗暗罵道。

別人不知道,阿澤最是記得清楚。

小主和媽媽的相遇,還要從三年前說起。

那是一個陽光明媚的日子,老爺帶着夫人、小主和自己從并州過來秦州安家。

已經記不清這是第幾次為逃避追殺搬家了。

好在沿途綠竹猗猗,溪水潺潺,看着如畫風景,聽着車外鳥鳴陣陣,很快,他們便忘了旅途的疲憊、驚險,為即將迎來新生活而歡欣雀躍。

可是就在馬車將要駛入秦州地界時,一夥不明身份的人從半道衝殺而出,老爺只好帶着手下斷後,他喊道:

「夫人!帶漪兒快走!」

可惜走了沒多久,車夫不敵暗箭身亡。

夫人只好安頓阿澤護好小主,親自駕車。

「母親!危險!」

清漪想要拉母親一同回車廂,可是外面敵人來勢洶洶,容不得半分拉扯、猶豫。

「漪兒,坐好了!」

夫人趕車更拚命了!

由於路況不熟,只能見機行事,車子不多時便被敵人逼向絕境。

往前是深不可測的懸崖,往後是兵器在握的強敵。

刀光灼灼,晃得人睜不開眼。

馬蹄亂蹬,一時不知該向何處。

阿澤和清漪早已嚇得抱作一團,低下頭,大氣不敢出。

透過風掀起的簾幕,夫人就像一位頂天立地的女英雄,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若喊殺聲四起,少不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