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屠鎮陰廟》[浮屠鎮陰廟] - 第2章 宿舍里的猝死

紀塵猛然驚醒,滿是冷汗的雙手緊緊地抓着被子,原來是場夢!

他長吁了口氣,隨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但是心卻平靜不下來。

想到那場夢,那個熟悉的聲音,還有那張血淋淋的面孔,卻像是真實發生過的一樣。

紀塵再也睡不着了,心有餘悸探着身望了望窗外,此時夜色還未散去,滂沱的大雨倒是止住了。

不斷有微風從窗戶的縫隙間吹進來,窗帘像是呼吸般的一起一伏的跳動着。

紀塵打開手機看了看此時是凌晨五點多鐘,對面下鋪的嘉偉打着輕微的鼾聲,他上鋪的陸陽則乾脆將整個身子捂進被子里。

這時一聲驚叫猶如一聲炸雷響徹在整個樓道里,他被嚇了一跳,手機差點掉落在地。

頓時感覺整個宿舍樓里人聲熙攘起來,尖叫聲、大喊聲不絕於耳。

宿舍其他人也頓時懵坐了起來,睜着半朦的雙眼,絲毫沒有了睡意。

「是誰呀,大清早的不讓人睡個安穩覺!」阿斌撓了撓亂蓬蓬的頭髮,氣憤地喊道。

紀塵聽着像是潘安的聲音,不好,他們宿舍一定是出事了!他心底莫名生出恐懼來,着急忙穿着衣服。

「一定是出事了!」其餘的人也穿起了衣服,因為外面已經嘈雜地響起了諸多腳步聲。

當他們趕到潘安宿舍的時候,樓上和樓下的男生們此時也都聚集在了這裡。

原來竟是蘇柯死了!

只見他身體扭曲地躺在床上,手指緊緊地摳着頭髮,英俊的臉此時也痙攣得異常醜陋,嘴張得老大,死魚般的瞳孔里充滿了恐懼,像是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一樣。

陸陽不由得攥緊了紀塵的手臂,這樣的死法着實嚇人。

蘇柯莫名的死亡,使紀塵的心裏倒是充滿了惆悵,不禁思緒萬千起來。

似乎對蘇柯的恨意一下子消失得全無,或許他這三年的恨都毫無價值意義,綵衣死了,而蘇柯依舊逍遙快活。

如今,蘇柯落得這樣的下場對綵衣的死是有了一個交代么?

紀塵心裏默想着,竟完全忘記了面對一個死人他該表現出的恐慌來。

一旁的潘安臉色煞白地對早先趕來的校衛講着事情經過:

自大一開學以來蘇柯就一直在外面租房自己單住,很少回學校宿舍。

昨晚醉酒被一個可能是酒吧的女孩送回來的事情他也知道,之後潘安敘述着躺在床上的蘇柯還不肯睡,自言自語着自己以前的風流往事。

宿舍里其他三個舍友一個回家探親,兩個昨夜未歸。

想到自己昨晚可能與一死人同宿一晚,潘安說話時還顫顫抖抖,話不成句。

過了片時,學校領導們都陸續趕來,驅散了圍觀的學生們,又叫幾個校衛抬走了死去蘇柯的屍體。

看着校長臉色煞白、不住揩汗的樣子,各科主任們神情也是驚慌不定。

直覺告訴紀塵,這事情要在學校里引起一陣風波了。

馬上到了上公開課的時間了,他和阿斌一行人趕往教學樓,一路上他們都沒有說話,心情沉悶地走着路。

只聽見腳步聲拉長了的調子在清晨的校園回蕩着,就連雨後馨香的梔子花香都充斥着死亡的氣息。

不遠處接待室已等候了民警和法醫一些人,蘇柯的父母也趕來了。

寶馬車威武地停在道旁,蘇柯的母親哭得臉上的妝容都糊到了一塊兒,像只垃圾場里尋食的野貓。

還不時地向周圍校工們動手叫囂着什麼,他的父親則挺着一個啤酒肚在旁邊打着電話。

這情景不禁讓紀塵回憶起了從前的往事來:綵衣,她比紀塵小一歲,是兒時的鄰家小妹,他們一同上學、放學,一同玩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