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域檔案》[詭域檔案] - 卷一 血濺琉璃琴 第六章 嚮導

車子駛入了怒山山脈,層蠻疊嶂,溝壑縱橫,更有淡淡薄霧,氤氳繚繞。

葉清寒說道:「這兒真美!」西門無望說道:「神山更美,不過在沒有陽光的時候,你會感覺更多的是神秘和恐懼。」葉清寒說道:「真想去看看。」舒逸沒有說話,兩眼望向窗外。

「他們的車怎麼停下了?」西門無望問道。舒逸扭頭看了一眼,果然,盛榮光和釋情乘坐的車子停在了路邊。

舒逸撥通了盛榮光的電話,盛榮光告訴他是車胎爆了,好在帶了備胎。

舒逸也跳下車來,舒展了一下筋骨,西門無望遞了支煙給舒逸:「舒處,我加入九處是暫時的還是?」舒逸笑了,他的微笑讓西門無望感覺有些尷尬,他是不想再回到林城去了。舒逸說道:「放心吧,就算以後九處沒了,我也會幫你轉到別的處去。」他自信這個主他還是能做的。

「師傅,你們是到西明去的嗎?」一個女孩問道。舒逸打量着女孩,女孩大約二十歲左右,穿着一條黑色長裙子,腰際纏着一條點綴着銀飾的暗紅色腰帶,腰帶在前面呈人字對搭,上身是一件黑色的對襟坎肩,手臂上箍着銀臂飾,一頭烏黑的長髮披在肩上,頭上戴着一個銀質的大髮夾。女孩長得很美,那種美麗很純樸,又帶着幾分野性。

舒逸微笑着點了點頭:「是的。」女孩說道:「我能搭一下你們的車嗎?」舒逸說道:「可以。」女孩臉上露出微笑,伸出手來:「你好,我叫椰海。」舒逸伸手握住了女孩的手,他的心裏有些驚訝,但臉上卻沒有露出異樣。

鬆開椰海的手,舒逸問道:「你家在西明?」椰海點了點頭道:「嗯,我在市裡讀書,回去過周末。你們是來旅遊的?」舒逸說道:「是啊,我們是自駕游的。」椰海看了看不遠處正在換車胎的盛榮光:「你們都是一起的吧?」舒逸說道:「是的。」

盛榮光向舒逸揮了揮手,示意可以繼續前進了,舒逸打開車門,對椰海說道:「上車吧。」椰海上了車,就在舒逸的身邊坐了下來。

車子繼續向前行駛。

舒逸隨意地問道:「椰海姑娘應該上大學了吧?」椰海說道:「我在市裡讀師範,明天就畢業了。」椰海的臉上總是帶着微笑,說話的時候兩個酒窩象在舞蹈一般,很是迷人。椰海一隻手搭在車窗上,另一隻手輕輕攏了一下頭髮:「你們是第一次來西明吧?」西門正想回答,舒逸用眼神給了他一個暗示,舒逸說道:「是的,不知道這裡有什麼好玩的地方。」

椰海笑道:「要不我給你們當導遊吧,當然了,不是白當,你們要付給我工資。」舒逸說道:「一天多少錢啊?你可別獅子大開口,我們都是靠工資吃飯的。」椰海說道:「一天五十塊錢,怎麼樣?不過我只能給你們當兩天嚮導,周一一早還得趕回學校去。」

舒逸說道:「成交。」椰海小心地問道:「你能不能先預付我五十啊?等兩天結束了你再把另外五十塊錢給我。」葉清寒從後視鏡里瞟了女孩一眼,笑着搖了搖頭。舒逸從皮夾里掏出一張百元的鈔票:「給。」椰滑稽戲接過錢:「我找不開。」舒逸笑了:「沒關係,你就拿着吧,不過一會你可得給我們找一家好點的旅館,開了一天的車,今天晚上我們想好好休息。」

椰海高興地說道:「沒問題。」

一個小時以後,車子駛入了一個嶄新的城鎮,椰海說道:「這就是西明縣城,不過這是新城,舊城離這有二十多公里,你們是想在新城住下還是去老城?」舒逸說道:「你是嚮導,你說了算。」椰海說道:「那就新城吧,這兒離神湖近,明天我就先帶你們去看看神湖神山。」舒逸笑道:「那就新城吧,你家也在新城?」椰海點了點頭:「要不你們就去我家住吧,家裡的房子大,我爸媽他們也經常接待些散客的。」

椰海的父母很熱情,馬上給舒逸他們安排好了房間。椰海在把他們交待給她的父母以後,便回自己的房間去了,她的房間離客戶不遠,就在後院。舒逸他們五個人給安排了三個房間,舒逸自己一個房間,葉清寒和西門一個房間,盛榮光和釋情一個房間。

椰海的父親叫岩領,是一個看上去很慈祥的人,不到五十歲,但略顯蒼老。

把眾人帶到了房間,岩領說道:「你們先休息一下,晚飯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