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總追妻記》[顧總追妻記] - 第8章 無聲的爭吵

就好像一場低沉的轟鳴在耳邊響起,久久無法反應過來,伴隨着頭腦的昏暈和細微的耳鳴,這一切都讓她覺得恍惚,因為她仍無法確信,剛剛發生了什麼,它像一根荊棘刺痛着她的心,只能選擇逃避。

蘇音回到了宿舍,溫晴看到她回來,問道:「蘇音,你昨晚給我發了條信息就突然走了,我給你打電話也不接,」

一臉曖昧的指着她脖子上的吻痕,「一夜沒回寢室,是不是去約會了。」

蘇音拿起鏡子照着脖子,果然頸側有一塊吻痕。

想起昨晚,兩人倒在柔軟的大床上,顧聿馳覆著她,喉結滾動,目光漸漸灼熱,火熱細密的吻落在她身上,蘇音感覺他的吻比以往更深更重,他的手探入她的衣下,她緊張的抓着他的襯衫,小聲的喊着他的名字,柔柔的嗓音喚回了顧聿馳的理智,他喘息着停下了,聲音嘶啞,「對不起,音音,是我太急了。」

輕輕吻了吻她的額頭,「我去洗個澡,先睡吧。」起身進了浴室。聽着浴室傳來嘩嘩的流水聲,蘇音擁着被子不免臉紅耳熱。

蘇音微窘,「抱歉,昨晚我有事所以先走了,」她走到床邊坐下,「我有點累,想休息一下。」

「蘇音,你怎麼了,看起來悶悶不樂,」溫晴擔心的問她。

蘇音勉強笑了笑,「沒事。」

「那我去圖書館了,有什麼事打電話給我,」溫晴拿起書,輕輕關上了門。

蘇音躺在床上,身心的疲憊讓她很快睡著了。

她做了一個夢,夢裡的顧聿馳冷漠地對她說「我們分手吧,」蘇音張了張口,像是什麼東西堵着她的喉嚨,發不出聲音,一個女人出現在顧聿馳身後,溫柔的喊着他,「聿馳,」顧聿馳牽着她的手轉身離開。

蘇音捂着胸口,面色慘白,大口大口呼吸着,就像被浸在水中,開始呼吸困難,被困在混沌之中,彷彿要窒息而死的心情。

「蘇音,蘇音。」溫晴的聲音傳來。

「不要——」蘇音驚醒,溫晴的臉出現在眼前。

「蘇音,你是做噩夢了嗎,你一直在哭,怎麼也叫不醒。」

蘇音才發現枕頭已被淚水浸濕。她搖了搖頭,拿起手機,發現顧聿馳打了好幾個電話過來,她緊緊握着手機。

此時手機再次響起,屏幕上的熟悉的名字刺痛了她的眼睛,蘇音緩緩閉上眼,任由着它震動,不知過了多久,屏幕慢慢暗了下來。

她沒有接,也沒有回撥。

愛情無法隱藏,非常即興,讓人精神昏迷,以可怕的破壞力,讓人失去理智,愛情的迷人之處,讓人感受不到死亡的疼痛,也會麻痹感覺,所以很危險。

她與顧聿馳之間從未真正挑明關係,說不上什麼時候開始,自然談不上結束,她本就是平凡之人,沒有顯赫的家世,興許自己是他興起之餘的樂趣而已,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走不到一起。

12月底,迎來了聖誕節,整個學校充斥着歡樂的氣息,校園路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