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雨風暴》[黑雨風暴] - 第5章

「鋒哥,鋒哥。」劉梓學從前面跑了過來。

「什麼事?」兩人的身體立刻分了開來,臉上有點尷尬的表情。儘管基地里的人都知道他們是男女朋友,但他們卻很少當眾表現得過於親昵。

劉梓學跑到他的面前停了下來:「我剛才聽我們公司的研究員說,下個星期我們公司會有高層代表公司來這裡捐贈一批藥物給無國界醫生,順便安排我們這批人員最後一個階段的工作和確定回國的時間。」

「哦!那關你我什麼事啊?你那麼興奮幹什麼?」葉勁鋒臉上的表情鹹淡不帶。

「聽說到時是K國**的高官和世界衛生組織的高官一起來接收這批捐贈的藥物,還會舉行一個捐贈儀式。」

他越聽,眉頭越是緊皺,真的想不明白,捐贈就捐贈吧,還搞什麼儀式。他基於一種多年沉澱的經驗和某種敏感,暗暗有種不祥的預感,他用眼神掃了一眼站在身旁的方羽璇。

「但願只是自己多慮了!」他在心裏吁了一口氣。

「你是武警出身,在這個國家這種環境下,應該知道像這種情況意味着可能會引發什麼危機的出現吧?」他嚴肅地看着劉梓學。

這句話讓劉梓學一愣,略一思索,原本有點興奮的表情,開始變得凝重起來。

「我怎麼沒想到呢!?像這種儀式的舉行,說不準會出現一些安保問題,雖然有一些士兵在基地的外圍,但我們也不能掉以輕心。」

「嗯!沒錯。」其實葉勁鋒心裏想的比這更糟糕,雖然未必會發生,但又不得不將一些意外考慮進去。但他沒有說出來,是因為所有的一切只是他的猜想罷了。

從他緊皺的眉頭,方羽璇知道事情可能沒有那麼簡單,只是他顧及到影響,沒有說出來而已。

「我也聽說了這個事,好像K國會來兩個高官,一個是衛生部長,另一個是國防部的人,不過,這也是我聽到的,是不是這樣我也不清楚。」

葉勁鋒一怔,眉頭皺的更緊:「國防部來人幹什麼?就他們這幾十個士兵還要國防部來人檢驗不成?!」

話音一頓,接着問道:「能不能打聽到國防部來的是什麼人?」

「我去找向偉大哥,讓他去打聽一下,他在這裡認識的人多。」劉梓學接過話說道。

「打聽到了第一時間告訴我。」

劉梓學點點頭:「好的,我現在就找向偉大哥去,讓他去打聽打聽。」說完轉身而去。

「你在擔心什麼?」

「我也不知道,或許是我杞人憂天吧!」他苦笑一下。

「剛才還說我想得太多了呢!現在你怎麼也跟我一樣了?」說著,她伸出手指在葉勁鋒的眉宇間按了按。

「給你傳染的,沒聽說過憂傷的情緒會快速傳染給別人嗎?下次你就千萬別那麼容易憂傷了。」

「好好好,以後我一天到晚像傻子一樣樂呵呵地,總行了吧?」她白了他一眼。

「嘿嘿!」他乾笑一聲。

亨利·特拉姆,K國國防部總參謀長,56歲,曾參與多次鎮壓非法武裝和對外武裝戰鬥,在他的領導和努力下,創建了K國首支反恐怖特種部隊,一舉驅逐與殲滅多個非法武裝力量,在他任職國防部參謀長期間,全國安全形勢有了顯著的提升,被人們稱之為K國的「鐵腕將軍」。

對於這個聽說要前來參加捐贈儀式的參謀長,在互聯網上所能查到的信息僅有這麼幾句話,葉勁鋒一連幾天都是眉頭緊鎖,在思考些什麼,沒有人知道。向偉和劉梓學說他可能顧慮得太多了,畢竟他們來這裡一年多的時間了,也沒有發生過有什麼武裝力量前來襲擊這個醫療基地,尤其是向偉,他在這個地方待的時間遠比他們要長,雖然偶爾看到有些軍事行動,但也不相信有人敢明目張胆來襲擊這個有着國際背景的醫療組織。甚至是方羽璇,看到他一連幾天憂心忡忡的樣子,也認為他太杞人憂天了,所有所謂的危機都是他自己現在猜想出來的,或許壓根就不可能發生任何的事情。

葉勁鋒不這麼想,當他看到來參加捐贈儀式是亨利·特拉姆的時候,他腦海里想起了以前在部隊里看過的外軍資料,其中就提到過這個名叫亨利·特拉姆的參謀長,他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除了他的才能和努力外,更大一部分歸功於多年前他參加過的那些鎮壓武裝的戰爭,在資料上顯示,這個「鐵腕將軍」在成名建功之初,其在軍事行動過程中所使用的手段都過於狠辣,遭他指揮打擊的各種武裝力量,只要涉及到的家屬,幾乎沒有幾個能夠倖免於他的槍下,雖然他贏得了國內百姓的讚揚,但同時也因此結下了不少的仇怨,直到他升任為陸軍司令後,仍舊有不少針對於他的暗殺行動。當時他在特種部隊培訓的時候,教官就曾經提及和介紹過此人,雖然K國不屬於軍事大國,但這個亨利·特拉姆在國際軍事資料庫里,卻是不得不說的一個軍事主官。

葉勁鋒知道他要來參加捐贈儀式後,所擔心的就是那些針對於他的非法武裝或他以前鎮壓過的殘餘武裝力量,作為曾經是一名職業軍人的他,有些敏感的信息或者是話題,是不允許他跟別人說明的,但他自己必須有一個危機意識,哪怕只是他的一些猜測或是顧慮。

說是一個捐贈儀式,但其實在這個條件有限的窮鄉僻壤里,也只能再基地外面的草坪上簡單地搭建一個幾十平方的站台,再搭一個簡易的背景牆,上面寫點象徵性的文字,再在站台上放一排桌子,鋪上一層白布,就算把準備工作完成了,剩下的,就是等待那些高官和捐贈代表的到來了。因為捐贈方是葉勁鋒他們公司,對於這準備工作,他們也沒少忙,再怎麼說,也是拿了公司高薪的員工,更何況,這也是他們的工作範圍之內的事。

捐贈儀式明天中午就正式開始了,除了出席儀式的人員外,到時肯定也有不少國內外的記者前來採訪和錄製,場面肯定會變得複雜起來,在職責上來說,葉勁鋒三人只需要在現場維護好秩序和保護好他們公司的人員就行了,但在人道上來說,葉勁鋒他自己自問不可能只做這麼一點事情,如果發生一些涉及生命安全的事,在場的所有無辜者的生命,都是他不能不去重視的事。

晚上,他和劉梓學將配槍的仔細擦了一遍,各自把自己的三個彈匣的子彈填滿,當時來這裡的時候,公司向K國**申請了他們三個的配槍,但後來向偉自動申請退回配槍,他感覺一天到晚別著個幾斤重的手槍怪不習慣的,反正感覺在這裡也挺安全的,配槍反而成為了一種累贅,起碼對他來說是這樣。

平時看到葉勁鋒腿上綁着手槍沒有什麼太強烈的感覺,現在看到他和劉梓學一本正經擦槍裝彈,方羽璇心裏提了起來,她的眉頭也開始皺了起來。

「應該沒有什麼事的,你倆就別太緊張了,現在看你們這樣,我也變得緊張起來了。」

「羽璇姐,不是我們緊張,我們就算沒有什麼事發生,也要做好防範工作的。」

「可你們這像做防範工作的嗎?我看像足了要上戰場一樣,這子彈都準備了這麼多。」她的雙眼盯着桌面上一個個的彈匣。

「咔咔咔」葉勁鋒來回拉着槍上的套筒,發出一聲聲清脆的響音。

看着他一臉的嚴肅,還有他嫻熟的試槍動作,男人特有的氣質在無形中爆發出來,沒有想到自己的男朋友玩起槍來,居然這麼帥氣瀟洒,她竟然完全陶醉了。還是葉勁鋒開口說話才讓她從陶醉中回過神來。

「羽璇,明天如果有什麼事的話,記得要注意保護好自己。」他的目光變得凌厲起來。

「嗯,我知道!」看到他那目光,她不自覺地點了幾下頭。

劉梓學抬頭看了一下他們,識趣地說:「我去找向偉大哥去了,你們聊吧!」說完轉身走了開去。

兩人對視一笑,他們明白劉梓學是故意走開讓他們有相處的空間,不想打擾到他們。

「你感覺明天真的有事發生嗎?」她好奇地問道。

「不知道,到現在為止,我所有的憂慮都是我一個人的猜測罷了,但我不得不防。」

「嗯,我明白,這或許也是你的職業敏感,防範於未然總是好的。」

「希望我所有的顧慮都是我的錯覺,但不管怎麼樣,明天真發生什麼事了,一定要保護好自己。」他在一次提醒着方羽璇。

突然,她想到了前些日子那個莫名的預感,身體不由自主地打了戰慄,手心直冒冷汗。

「不,不會的,阿鋒說了,只是我瞎想而已,那個預感完全沒有來由,我們現在不都平安健康嗎!?」她在心裏否定着她那個不祥的預感,想找出更多的理由來說明那隻不過是個胡思亂想的結果罷了。

「你怎麼了?」他感覺到她有點不對勁。

「你要記得那天你對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