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雨風暴》[黑雨風暴] - 第5章(2)

許下的諾言,一定要記得。」她好像在喃喃自語,又像是在叮囑提醒。忍不住,她還是說出來了,儘管她心裏還在找理由去證明那隻不過是個毫無根據的預感。

葉勁鋒眉頭一皺:「羽璇,你沒事吧?」他放下手裡的手槍,伸手握住她纖細的手。她的手掌是冰涼的,從她的手掌上可以感覺到她的身體在輕微地顫抖,那是害怕和恐懼的顫抖。

他心疼地將她拉入自己的懷抱里,伸手輕輕撫摸着她烏黑柔順的長髮,嘴唇親吻在她的額頭上。

她靠在他寬厚結實的胸膛上,耳朵靜靜聆聽着他「噗通,噗通」的心跳聲,這一刻,她感覺是如此的安全和溫暖,即使再大的風和雨,似乎也吹襲不到她的身上。那個魔鬼一般恐怖的預感彷彿在慢慢遠離她的思緒。

「回國後,我們結婚吧!儘管我們相處的時間不長,但我已經認定了,你就是我生命中要尋找的另一半,你願意成為我的妻子嗎?」葉勁鋒深情地說道。

「我願意執子之手,與子偕老。」說完,方羽璇流下了幸福的眼淚,濕潤了愛人的胸膛。

他們就這麼相互依偎着,輕聲細語說著說著……,他們述說了很多很多,給自己計划了人生,暢想了未來的幸福和開心,彷彿一輩子都有說不完的話一樣。直到多年以後,每當葉勁鋒想起那晚,仍忍不住黯然神傷。

* * * *

上午十一點,醫療基地的遠處緩緩駛來一隊車隊,車隊行駛的速度並不快,卻完全可以在這乾燥的非洲大地上捲起不小的塵土,遠遠看去,就像一列蒸氣火車噴着塵霧行駛在大草原一般。

平時警衛在基地外面的幾十個士兵早已整裝蓄勢,呈半圓形持槍列隊肅立,三步一崗,維持着整個會場的秩序,防止無關人員沖入預設的觀禮台和嘉賓席,平時連走路都沒個正型的他們,今天卻腰桿筆直,神色嚴肅地佇立在這毒辣的大太陽下,黝黑的皮膚在太陽的暴晒下,更顯得油亮烏光。

百姓和眾多患者限制進入觀禮台位置,只有一眾當地**的官員和基地的全部醫務人員才能進入到觀禮台,其實這觀禮台也只不過是由一百多張各式各樣的椅子組成的場地,區別就是百姓和那些患者沒有椅子坐着觀禮,裏面有椅子坐着觀禮。

葉勁鋒三人一直沒有靠近人群,而是分散站在遠遠的地方,觀察着周邊的環境。看着車隊慢慢駛進,待到後面揚起的塵土散去才漸漸看清,整個車隊除了有三輛卡車外,其餘六輛全部是轎車,後面三輛卡車裝的估計就是捐贈給無國界醫生的藥物了。

車隊終於停了下來,從六輛轎車裡走出了十幾二十個膚色各異的人。黃皮膚的不用說,自然是藥物捐贈方的中國人了,還有一群是白皮膚的人,葉勁鋒估計這群人應該就是世界衛生組織的官員了,而黑皮膚的,肯定是K國的官員了,這十幾二十個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壯。一群人剛走下車,各個膚色為首之人便朝着另外兩方走去,伸出雙手作出禮貌性的見面握手和擁抱。

突然,葉勁鋒看到遠處的天空上有一團黑影,正快速朝着基地的方向飛來,一開始,他以為有突髮狀況,等到那團黑影越來越近,才看見是一架有K國國旗標誌的武裝直升機,再看看場地里黑皮膚的人正笑着指着這架飛機,給白皮膚和黃皮膚的人做介紹時,才醒悟過來,直升機上面坐着的可能就是K國國防部總參謀長亨利·特拉姆了。

直升機慢慢降落在車隊的外側幾十米開外,剛一停穩,機艙門便打了開來,從下面跳下兩個身着軍裝約兩米身高的黑人,一前一後小跑着靠近車隊下來的人群。

還是一樣禮貌性的相互握手和擁抱,經過翻譯官翻譯後的「愉快交談」,象徵性的開懷大笑等等。這些相當形式化的禮節,從來不會過時,而且,一直都是指定動作。

一行人在相關負責人的引領下,先走進了醫療基地去參觀,隨行的各國記者也跟着進去了,剩下在外面的,全是平時生活和工作在醫療基地里的人,整個會場顯得尤其安靜,目光都聚焦在了基地的大門口處。

大約20分鐘後,進去裏面的一行人慢慢走了出來,相互交流傳遞着信息,偶爾的只聽動作可以表明他們之間的交談進行得相當愉快。他們慢慢走上了嘉賓席,幾個主要的負責人坐了下來,會場變得更加安靜了,那些維持秩序的士兵始終筆直地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畢竟,他們的最高長官就在現場。

葉勁鋒站立的地方視線正對着這個縣城那條唯一的公路,順着這條公路一直往前五六十公里外,就是鄰國索馬里。

捐贈的儀式正在進行,台上由各個相關的領導人輪流發表着講話,台下時不時傳來一陣陣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看起來,這個捐贈儀式還是挺受各個群體歡迎的,葉勁鋒沒有心思看這些,他的目光早已注視在那條公路上了,此時公路的遠處慢慢駛來一輛車,因為是空曠的草原地帶,可視範圍相當遠,所以,他也不知道那輛遠處緩慢駛來的是什麼車。

兩三分鐘後,他發現右邊索馬里方向的公路上,也有一輛車慢慢駛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道路的問題,或者是車輛性能的問題,兩邊的車都開得比較慢。左邊的車似乎是一輛紅白相間的大客車,車位捲起的灰塵特別地大,除了看到這大客車的車頭外,後面什麼都看不到;右邊駛來的車好像是一輛灰綠色的小卡車,雖然還有一點距離,但從它貨鬥上方的鐵架可以猜測得出來,這種小卡車在這個地方相當普遍。

兩邊的車在慢慢行駛,葉勁鋒看看左邊,又看看右邊,心裏估算了一下,他們按照這個速度行駛的話,交匯處剛剛好是醫療基地這個進出路口這裡,怎麼那麼巧?!他自信根據曾經作為狙擊手的目測數據不會有太大的出入。

他皺着眉頭,與生俱來的警覺讓他再度凝視左邊的大客車,希望可以看出一點端倪。可畢竟幾乎是在一個平面上,視覺上沒有任何的優勢,他看來看去還是只看到一個紅白相間的客車車頭;他又扭頭朝右邊的小卡車看去,再扭過頭看看左邊……

他發現兩輛車好像加速了,而且幾乎是同時加速的,他的大腦在飛速地轉動着。兩邊行駛的車輛的距離在快速拉近,突然,他看見左邊大客車後面居然有三輛越野吉普車,緊跟在大客車後面,似是在利用大客車捲起的塵土作為掩護。

「不好!有狀況。」他心裏暗道一聲,腦海中閃過一絲不祥的感覺,根據他的經驗和基本的分析,現在他幾乎可以肯定,這兩邊的車正是有目的朝着基地這邊來的。因為這裡地勢開闊平坦,視野較遠,兩邊的車一開始開得很慢,是因為速度過快會導致引人注意,提高防備的心裏,大客車體積龐大,可以利用捲起的塵土作為後面車輛的掩護,讓所有人只能看到前面的大客車,等到左右兩邊的車輛逐漸接近距離後,他們同時加速前進,這樣就算給人發現端倪了,也沒有時間反應過來了。

兩邊的車正在急速朝着作為中間位置的基地匯合,身後的捐贈儀式正舉行得熱火朝天,幾百號人聚集在那個草坪上,壓根沒有人發覺到危機正在來臨。顧不得考慮太多了,葉勁鋒轉身向著人群中用盡全身力氣扯開嗓子大喊:「有危險!快散開!」

他的聲音如同巨雷般響起,將原本安靜進行的儀式所有人的目光吸引過來。可是,已經太遲了,「咻」地一陣破空的聲音划過,一顆火箭彈擊中了那一架武裝直升機,「轟」地發出一聲爆炸巨響,一架武裝直升機和兩個駕駛員瞬間化為碎片,四散而飛,只剩下一個扭曲殘破空殼在那裡燃燒。

所有人在那一剎那間先是一驚,緊跟着便反應過來有人發動軍事衝突,幾百號人立馬亂作一團,各種恐慌的尖叫和吶喊很快掩蓋了剛才的爆炸聲,所有人朝着基地的大門沖了過去。

公路那邊已經開始傳來步槍的射擊聲音,維持秩序的那些警衛已經開始組織防線,與襲擊者展開交火。又是兩聲爆炸的巨響,兩輛轎車被火箭彈擊中,爆炸的衝擊波將車子完全掀翻,兩輛豪華的轎車變成了一堆廢鐵。

葉勁鋒躲在一個夯土牆後,從牆縫中朝公路那邊望去,只見大約有五六十個服裝各異,膚色各異的武裝分子從剛才那五輛車上跳了出來,每個人手上都持有一支的自動步槍或是輕型機槍,其中有三個人扛着火箭筒,遠看那造型像是俄制RPG-18型反坦克火箭筒和RPG-7式40MM火箭筒;從裝束上看,他估計有一部分人可能是僱傭兵,因為他們中間有大約20個人左右是矇著面巾的,而且他看到這大約20個人的裝備都是一色的美式裝備,比起其他大部分人的裝備都要精良,這20個人沒有跟其他人那樣胡沖亂闖,他們自從跳下車後,就開始戰術配合,從戰術運動到速射,再到火力制約等,都在說明這是一群曾經經過特種訓練的僱傭兵。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