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雨風暴》[黑雨風暴] - 第7章

「先生們,放輕鬆,我只是想安全離開這個鬼地方罷了,我相信對於你們來說,這幾位先生的命應該更值錢,不是嗎?」那個黃鬍子僱傭兵操着一口流利的美式英文,一手舉着自動步槍,另一隻手抓着一顆已經拔掉插銷的手雷,神情自若對着外面持槍對着他們的人說道。他自認為手中的籌碼足夠分量,會讓所有K國的人都有所顧忌。

「放了他們,我保證你們不會受到任何傷害,可以安全離開我們的國家,只要你不再踏入我們的領土。」亨利·特拉姆帶着傷走入他士兵的包圍圈內。作為一個國家的軍方高層,為了保障國家利益,他有權做出這樣的一個承諾。

「很抱歉,亨利將軍,我並不是不相信你,但為了保障我們幾個的安全,我必須帶着這幾個朋友撤離。」看來這僱傭兵早已經想好了他們的計划了。

「我相信你們今天的行為主要就是為了要殺我,我不介意替下這幾位先生當你的人質。」儘管他受了傷,看上去有點疲憊,但仍然有一股大將之風,聲音高亢雄厚。

對於這個將軍,葉勁鋒開始有點明白他為什麼在K國會受到老百姓的愛戴了,不管他對付敵人的手段有多毒辣,但他始終將無辜者的生命、老百姓還有國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這樣的將軍,始終會受到百姓的愛戴和尊重的。

「亨利先生,首先我先說明我們只是屬於別人僱傭的隊伍,我們沒有任何的政治立場,我們所做的一切只是為了錢,不可否認,今天我們的任務就是要將你殺死,這是僱主給我們的任務,不得不執行。但現在僱主已經死了,我們的隊伍也損失了大半的人員,錢我們也收不到了,剩下的就只有希望保住一條命而已,對於亨利先生,我們也不會糊塗到要挾持你來做人質,我們在沒有利益的條件下,不希望得罪了貴國,所以很抱歉。」黃鬍子一邊說一邊移動身軀緩慢地往公路的方向走。

葉勁鋒隨着他們的移動也在一步步往後退着,他一直在盤算着怎麼樣才能將幾個人質安全解救,又能擊斃這三個僱傭兵,但似乎機會微乎極微,對方只要手一松,手上的手雷在三秒之內肯定會炸,根據這些人質的應變能力來看,根本不可能逃過被炸的厄運。

這時,另一個年輕的僱傭兵在黃鬍子耳朵邊竊竊私語了幾句。

「亨利將軍,能讓我們見識一下剛才扭轉局勢的那兩個士兵嗎?我們很好奇貴國的有如此強悍戰鬥力的士兵,在極短的時間之內幹掉了我們十多個來自各國特種部隊的退役軍人,這恐怕也只有將軍自己的近衛部隊才能培養出的精英了。」他的目光在四處流轉着,似是在尋找符合他心目中認為的兩個精英人物。

「很慚愧,那兩位英雄不是我國的士兵,他是中國一家公司的安保人員。」

「什麼?中國的安保人員?」黃鬍子的眼睛裏流露驚訝的光芒,的確,他完全沒有想到,瓦解他們這次行動,殺了他們十幾個弟兄的人居然不是K國的士兵,而是來自中國一家公司的安全保衛人員,要知道,他的手下可全部都是來自於在各個國家特種部隊的退役軍人,戰場經驗豐富,各項軍事技能高於一般的軍人,卻全部倒在了兩個黃皮膚的中國人手上,這怎麼不讓他感到驚訝。

葉勁鋒雙手握槍,衝進士兵的包圍圈,站在三個僱傭兵的面前,大聲用純正的英文喝到:「不用找了,是我。」

黃鬍子三人一見,內心中不自覺地打了一個冷顫,面前站着的這個中國人一臉寒霜,雙目噴射出一種足於讓人打心底就感覺到恐懼的殺氣,如此氣場,即使是他們經歷了那麼多的生死對弈場面,也是不可多見的。

「嘿嘿!我真想不到,把我們擊敗的居然是中國人,這是我職業生涯中的恥辱。」這黃鬍子雖然敗了,但可以聽得出來,他敗給面前這個中國人心裏相當不服氣。

「別把自己抬得太高,要不是今天你用這齷齪的手段,你們今天一個都逃不掉,敗給我你一點也不冤。」葉勁鋒的語氣是冰冷的,冷得好像讓人掉進冰窖的感覺。

「誒,黃皮膚的小子,總有一天我要把你的頭擰下來當凳子坐。」那個年輕白髮的僱傭兵囂張地叫道。

「別不要臉,就憑你們三個嗎?我能把你們一個隊的人滅掉,同樣也可以把你們送去跟他們作伴。」他手上的那把手槍始終朝着對面這三個僱傭兵站立的方向瞄準。

「現在我不想跟你鬥嘴,既然我已經看到將我們打敗的對手,那就留個名號,日後去中國的時候可以拜訪拜訪你。」黃鬍子還是比年輕的白髮僱傭兵要冷靜很多。

「倒不如讓我知道一下你們叫什麼,只要你今天安全離開此地了,總有一天我會找你們,然後幹掉你們。」他一直冷峻着臉龐,說話的語氣也是硬邦邦的。

「既然這樣,我們走着瞧,看看最終誰將對方幹掉。亨利將軍,請你們的人給我讓開,我要邀請這幾位先生女士陪我走一段路。」

「你們要怎麼樣?怎麼保障我們這幾位朋友的安全?只要在我的能力範圍內,我都可以答應。」亨利明白自己必須妥協,因為對方手上的人質雖然不是他們的國民,但卻是可以影響到國家外交、地位、利益的人,他不想因為幾個亡命之徒而將事情弄得更糟糕,畢竟這裡還有一堆來自各國的媒體記者,他們的一篇報道就足以讓國際社會對他們國家的政權口誅筆伐,推上風口浪尖。

「很簡單,讓這幾位朋友陪我們到索馬里邊界走一趟就行了,到時你們的人到邊界上把他們接回就是了,我們只要安全離開貴國,當然,你們也大可以放心,我們會保證他們的安全,我們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是不會給自己添上更多更大的麻煩的,我們只為利益活着。」這個黃鬍子的僱傭兵已經看準了亨利·特拉姆開始向他們妥協了,但他也不敢隨便提一些更加過分的要求,他們深諳此中的利害關係,一個不小心,小命可能就真的留在此地了。

亨利·特拉姆完全相信這個僱傭兵所說的話,在沒有巨大的利益驅使的情況下,他們是不可能隨便去開罪於一個國家或者組織的,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金錢,對於政治或者其他的東西,他們不會參與也會慎重介入。所以,僱傭兵是只要有錢就可以支使的武裝力量,最簡單也最直接擁有一支武裝力量就是雇請這些僱傭兵團隊,沒有錢,他們甚至連一個老百姓也不願意去得罪,誰也不願意無緣無故多樹立一個敵人。

「OK,我希望你們能兌現自己的承諾,保證我們這些尊貴朋友的生命安全,我會安排人員在與索馬里交界的地方接回我的朋友們,如果你們傷害了我的朋友們,我會和索馬里**交涉,讓你們走不出索馬里的地界,我相信我能做得到,估計你也不會懷疑。」對於一名將軍來說,他已經作出了最大的讓步了。

「放心吧!亨利將軍,只要我們一到索馬里的國界,立刻會放了這些先生女士們,我重申一遍,我們只做對我們有利益的事,放心好了。」黃鬍子的僱傭兵明白他已經達到了自己想要的結果了。

葉勁鋒心裏非常不樂意看到他們全身而退,但又無可奈何,畢竟,這是在K國,對方還有K國尤為緊張的人質在手,此時就算他萬般不情願,也只有和亨利一樣妥協了。

「只要你們以後敢踏入中國的領土,我一定會讓你們埋在那裡,跟五年前在中國與D國的邊境線一樣,你們今天同樣也是因為運氣好才能逃過一死,但我必須要讓你們留下點什麼作為警告。」手中的槍「砰」地一聲,緊跟着那個年輕的白髮僱傭兵一聲慘叫,伸手捂住自己左邊的耳朵,鮮血透過他的手掌,直往下滴。

「我要殺了你。」年輕的白髮僱傭兵耳朵被打掉了一隻,疼痛之下,怒不可赦,手中的的槍就要朝着葉勁鋒射擊過去。

「等等,邁克爾。」黃鬍子僱傭兵制止了他不顧後果的行為。

在葉勁鋒說出五年前中國與D國邊境線的的時候,他已經駭然了,當年整隊僱傭兵只剩下他和弟弟邁克爾兩人逃出邊境線,這個事情到現在他們也還心有餘悸,那次是他們第一次踏入中國的國境,雖然之前早就聽說中國是僱傭兵的禁地了,可他也只是聽說而已,從來沒有相信過那些傳言,認為只是一些貪生怕死之輩造的謠言,但沒有想到自己的一隊精英人馬連對方是多少個人都沒有看到就幾乎**的差不多全軍覆沒,那一次,他對中國的特種部隊完全改觀了,神出鬼沒的蹤跡,恐怖的戰鬥力,精準的槍法,完美的戰術配合…這些都是他對中國特種部隊的最新看法。

現在眼前這個中國人說出了五年前這件事,可以證明他肯定是當年參與行動的其中一人,否則,不可能有其他的外人知道這個事情。

他自己感覺到了手腳變得有些冰涼,身體不自主地打了一個冷顫,一種恐懼的感覺油然而生,他現在可管不了自己的弟弟是給人打了一隻耳朵還是一條腿,唯一的希望就是儘快逃離這個地方,保住自己的命才是最重要的,起碼以後還有機會復仇。

他的呼吸越來越重,他感覺空氣都是凝結的,有種窒息的感覺,面對着如此強大,甚至可以說是恐怖的對手,他再也沒有自信在對方面前趾高氣揚了。

「我們會有機會再見的,邁克爾,快點去開車。」黃鬍子僱傭兵咽着口水,硬生生地說出這句勉強撐住他尊嚴的話。

「會的,到時我就讓你們和你這些同伴一樣,不會再給你苟活的機會。」葉勁鋒依舊將每一個字說得咬牙切齒,彷彿每個字從他嘴裏蹦出來都是一塊寒冰,硬冷硬冷的。

三個僱傭兵挾持着五個來自於世界衛生組織的官員上了一輛吉普車,在幾百雙目光的注視下,朝着索馬里方向高速行駛,絕塵而去。

葉勁鋒恨恨地看着遠去的吉普車,卻也莫可奈何,將手槍歸回腿上的槍套里,長長地噓了一口氣,疲憊地在草地上坐了下來,劉梓學走了過來,說道:「峰哥,你的傷口快去包紮一下吧!」

「沒事,這裡還有其他人更需要治療的,讓他們先去吧!我坐坐。」他的確感覺到了傷口的痛楚,左肩上一陣陣刺痛傳入他身上的每條神經線,或許剛才太過於專註,忘記了傷口的疼痛,現在全身鬆弛下來,才感覺到那種入骨的刺痛。

「有煙嗎?給我一根。」他知道劉梓學抽煙,他突然想抽一根煙。

劉梓學掏出煙盒,抽出一根遞了過去,給他點了火:「你先坐坐吧!我去看看裏面有什麼需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