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香不言》[淮香不言] - 《淮香不言》第7章 初相識

想起他們仨的初相識,蔣辰舟笑着說:「我還記得當時覺得襄姐是個內向的妹子,但是第二天看到你的全貌的時候發現不是,怎麼說呢,當時主要感覺那乖乖的學生頭特別不適合你。」

「那我小學一直留着的,小學生不留學生頭留什麼?」魏襄塞了一口小蛋糕。

確實,魏襄是典型的臭臉長相,眉弓略高,眼尾高於眼頭,再加上三白眼,讓她看起來就不是乖乖女,尤其她不笑的時候平直的嘴角更顯冷淡。有時候魏襄面無表情的一個側視會讓蔣辰舟認為自己是不是哪裡得罪這位姑奶奶了。

「哎,阿煜是氣質冷,你是長相冷,只有我是討人喜的長相,裝逼都不好裝。」

「你有病?」言煜淮踹了他一腳,「嘴巴不會說話就把它縫上。」

吃人嘴軟,惹不起惹不起,蔣辰舟挪了挪地方,好好打遊戲了。

三個大人和三個少年在言煜淮家度過了美好的下午茶時光,眼見快到晚飯時間了,林媛和夏雨秋帶着自家孩子告別了鍾馨雲。

暑期過了大半,各個學校的錄取通知書也發到手了,魏襄和言煜淮毫不意外被一中錄取,蔣辰舟也成功進入一中,他高興得在三人群里揚言要請吃飯。

這種宰羊的機會魏襄當然不會錯過,言煜淮沒發言就代表他默認了。蔣辰舟將明天晚上吃飯的地方發在群里,位置在萬達廣場那邊,不算遠,打車十分鐘左右的距離。

第二天看時間差不多了,魏襄換好衣服出門,和言煜淮一起走向門口準備打車。

「蔣辰舟幹嘛要提前先過去,不和我們一起?」魏襄疑惑,蔣辰舟提前在群里發消息讓他們倆差不多了去,不用等他。

「不知道,他三點多就去了。」

「嘖,搞什麼呢,這麼早就去了。」

兩人沒一會兒就打到車,到了飯店,在服務員的引導下來到一個包間。

兩人覺得有點不對勁,果然門一打開,裏面已經坐了大半桌子的人,男生女生都有,都認識但不熟的那種。

魏襄倒還好,言煜淮皺了一下眉,要是知道有這麼多不熟的人,他絕對不會來的。

蔣辰舟過來摟住他的肩膀,小聲逼逼:「阿煜,給我個面子嘛,我們今天下午在網吧打遊戲,就喊他們一起了,反正大家都認識。」

「下不為例。」言煜淮瞟了一眼蔣辰舟。

「好好好,嘿嘿嘿。」蔣辰舟將兩人帶到自己旁邊的空位,讓魏襄坐在中間。

見人來得差不多了,蔣辰舟讓服務員可以上菜了。

蔣辰舟人緣好,和他玩得來的人多,菜還沒上來,包間里已經熱鬧起來,大家有說有笑的,氣氛還算活躍。

蔣辰舟忙着交際;言煜淮除了剛坐下時回應了旁邊男生的幾個話題就自己玩手機了,魏襄坐在兩人中間只能自己倒了杯茶水慢慢品嘗。

菜很快端上餐桌,一眾准高中生都沒有點酒,大家都喝點飲料而已。

晚餐過半,包間內的人都開始三三兩兩聚一起討論感興趣的話題,不時有人進進出出。

言煜淮旁邊的男生上完廁所回來後就到另一邊去加入其他男生打遊戲了。

過了一會兒,他感覺有人在他旁邊坐下,但是他沒扭頭看來人是誰,他沒興趣去探究。

直到旁邊的女生忍不住開口:「你好,言煜淮。」

言煜淮才扭頭看向她,只記得是和自己初中同一個班的,好像叫梁甜,出於禮貌他點了點頭,「你好。」

「那個,聽說你會在一中讀,我也填了一中哎。」梁甜人如其名,長相是少女系的軟萌,聲音也是甜甜的,初中就被封為1班的班花。

「嗯,恭喜。」言煜淮不想和她多聊,尤其他看出她的目的,對她更是失去耐心,乾脆轉頭看向旁邊還在認真吃飯的魏襄,「我有話要和蔣辰舟說,換個位置。」

專心剝蝦的魏襄沒有注意到剛剛言煜淮這邊的情況,點點頭就跟他換了位置,她手裡帶着手套,還拿着蝦,言煜淮就幫她把碗筷換了過去。

兩人換好座位,魏襄才發現旁邊坐的變成了女生,朝她友好地笑笑,繼續吃飯。

梁甜不知道自己哪裡讓言煜淮討厭了,她感覺有點難堪又不想放棄,於是看魏襄剝完蝦正擦手的間隙開了口:「你好啊。」

「啊,你好,你是?」魏襄轉頭看向梁甜。

「我是1班的梁甜。」

魏襄正想報上自己的姓名,梁甜就先笑着繼續開口:「我知道你,你叫魏襄,言煜淮的朋友嘛。」

「呃,對。」魏襄笑了笑,「你有什麼事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