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求我登基,我只想證道長生》[皇后求我登基,我只想證道長生] - 第2章 老太監要偷玉華殿(2)

什麼事了?」

寧問暗暗心驚,難道他這些日子去各宮溜達的事,被有心人盯上了?

「據採辦司的何公公說,後宮藏着一個盜神,專門偷貴人們的貼身衣物,侍衛司正在搜捕這個盜神,以侍衛司的做派,他們抓不到真盜神,難道不能抓幾個假盜神頂缸?」劉公公好心提醒道。

「劉公公所言極是。」寧問神色不動的說道。

他就是那個偷貴人們衣物的盜神。

當然,他只偷衣物,可沒偷人。

「小寧子,咱家在採辦司還有事,先走一步。」劉公公道。

「公公稍等。」

寧問把口袋裡的銀子全部拿出來,塞到劉公公手裡,道:「我在宮裡有吃有喝,用不着銀子,倒是公公常年奔波在外,身上多帶點兒銀子,行走也方便一些。」

「這怎麼好意思呢?」

劉公公嘴上說著不好意思,手中速度卻不慢,迅速把銀子揣進懷裡。

「公公,我們明日再來玩。」寧問微微一笑,轉身離開**。

他知道溫水煮青蛙的道理,結交劉公公只是第一步,往後他會和劉公公繼續套關係,直到劉公公心甘情願為他做事,那時候,就是他離開皇宮的日子。

太和軒。

寧問回來之後,便去灶房燒火做飯,這七八年來,一直都是他給李道陵做一日三餐。

當然,有時候李道陵也親自動手做飯。

只是近兩三年,李道陵不再親自下廚,甚至,他連廚房也不進來,整天坐在院子里曬太陽。

寧問做了兩道家常菜,煮了米飯,把飯菜端到院子里。

李道陵看了他一眼:「運氣怎麼樣?」

「輸了九十八兩。」寧問從懷裡掏出二兩碎銀子。

李道陵渾濁的眼神閃過一抹沉思,道:「沒事,輸贏不重要,我有的是銀子,你只管拿去玩。」

說著,他乾枯的手掌摸進懷裡,拿出兩張銀票。

寧問接過銀票揣進懷裡,道:「公公,咱們下一個偷誰?」

「偷人,你敢不敢?」李道陵的眼睛像毒蛇一般緊緊盯着寧問。

「偷人?」

寧問吃了一驚,忙道:「公公,偷人可不是鬧着玩的,再說咱們太和軒就這麼大點兒,真要是把人偷來,也沒地兒藏啊。」

「你真是一頭小蠢驢。」

李道陵微微搖了搖頭,這小子皮相堪稱完美,修鍊資質也是一絕,唯獨這腦瓜子太蠢。

「你覺得玉妃漂亮?還是麗妃漂亮,又或是貴妃更勝一籌?」李道陵一邊吃飯,一邊隨意問道。

寧問知道李道陵不會無的放失。

他說偷人,就一定是偷人。

讓他疑惑的是,李道陵是一個真太監,他小時候親眼見過。

而且,他都這麼大年齡了,又是太監,怎麼偷人?

當然,他心裏這樣想,面上卻是一絲都不曾表現出來。

「我覺得貴妃娘娘、玉妃娘娘、麗妃娘娘,她們三個都漂亮。」寧問道。

「誰更漂亮?」李道陵皺了皺眉,聲音驟然提高,帶着一絲怒意。

「貴……麗妃娘娘更漂亮。」寧問看着慍怒的李道陵,心中涌過一絲不妙。

李道陵慍怒的神情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殘忍笑容,道:「那咱們就從玉華殿開始偷。」

「怎麼偷?」

寧問心裏驚駭無比,心想老東西膽子果然夠大。

「吃完飯咱家教你怎麼偷。」

李道陵渾濁的眼神閃過一抹得意,陰惻惻的笑道。

寧問一邊吃着飯菜,一邊暗自琢磨,劉公公那邊要抓緊了,李道陵現在打起了貴人們的主意,這不是一個好兆頭,要知道,皇宮高手如雲,若是哪天被皇宮高手堵住,只有死路一條,他可不想陪着李道陵丟了性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