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古代當賢聖》[回到古代當賢聖] - 第2章 大發神威

劉暉冷眼一凝,目光咄咄盯着他,皮笑肉不笑道:「喲,這不是上個月因為連教蒙童識字都不會,就被潁川書院給開除的那位蕭文蕭夫子么。聽說你最近天天都在小酒館裏喝的醉生夢死,不知晝夜,怎麼今天這麼早就喝完酒回來了?莫不是喝光了錢,被人給像狗一樣趕出來了吧?」

「哈哈!少爺說話真是有趣!」

「還別說,仔細一看,這傢伙還真挺像條狗的!而且還是一條哈巴狗!」

「哈哈哈哈……」

……

劉暉身後的一群僕役哄堂大笑,故意對着蕭文指指點點評頭論足,陰陽怪氣的對他極盡挖苦和嘲笑。

周嫻俏臉一沉,慍怒道:「劉公子,注意管好你那些不知尊卑口出無狀的下人,若再敢出言不遜,休怪小女子不客氣。」

劉暉立即玉扇一揮,喝止了幫他搖旗吶喊的一幫僕役,含笑道:「周姑娘別較真,我這些下人就只是徒逞一時口快而已,並不是有心要說蕭公子是狗的。」

這話里話外,分明還是在故意指罵蕭文,當即又惹來眾人一番肆無忌憚的大笑。

周嫻登時鳳眼圓睜,蛾眉倒蹙,曼妙嬌軀因極度氣憤而微微顫抖。

她面無表情的轉身進屋,從門邊抽出一根巴掌寬的長扁擔,緊緊握在手裡,然後轉身回來,眼眸凌厲的盯着劉暉等人,大有一言不合就要揮擔揍人的架勢。

蕭文汗了一把,沒想到這美麗嫂嫂看着溫婉端莊、氣質高雅,原來這麼兇猛。

不過他同時又有點感動,沒料到她一個弱女子竟會為了維護自己而挺身而出。

一剎那,他心裏就已經打定主意,這個嫂嫂他護定了,誰也休想褻瀆、傷害她分毫。

「這事就交給我來解決吧。」他抬手拉住周嫻的手腕,沉聲道。

「你……來解決?」周嫻聞言一愣,詫異的看着他,美眸里透出濃濃的驚訝和懷疑。

嫁入蕭家三年,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家小叔子是一個多麼膽小怯懦又怕事,且性格十分內向的讀書人,既不喜歡和別人交流,也害怕跟人發生任何衝突矛盾,哪怕經常被人欺負到頭上,他也是能忍就忍。

若非有她這個嫂嫂強勢的一次又一次為他出面,他早不知被人欺負成什麼樣了。

毫不客氣的說,他就是一個一無是處的懦夫!

奈何公公婆婆對她極好,臨終前又曾囑託她好好照顧小叔子,她考慮再三,最終選擇了留在蕭家,並死護着這個四肢不勤五穀不分的小叔子蕭文。

不過,看着眼前面容剛毅的蕭文,周嫻感覺他今天好像跟以前很不一樣,身上多了一股男子漢大丈夫該有的擔當和氣概。

「相信我。以前你護了我那麼久,以後就讓我來保護你吧。」蕭文目光無比堅定的望着她,沉聲說道。

聽到他這句堅定有力的話,周嫻忍不住抬頭看了他一眼,剛好與他堅毅的眼神對上。

她芳心忽然一跳,莫名感覺有些心慌,臉頰微微發燙,神使鬼差的輕輕頷首,退到了後面。

蕭文微微一笑,轉頭望向劉暉,然後拿着扁擔朝他走去。

劉暉指了指自己身後一群摩拳擦掌躍躍欲試的僕役,不屑冷笑:「就憑你一個也想跟我動手?」

「用扁擔貌似還真干不過你們這麼多人。那我換一樣。」蕭文把扁擔一丟,撿起院子角落裡的一把柴刀,約有一米長,刀口噌亮噌亮的,在陽光下反射着森冷的寒芒。

「咔嚓!」

他揮刀往一棵樹上劈了一刀,樹榦應聲而斷,乾脆利落。

「不錯,還挺鋒利的,用來砍人應該不錯。」他自言自語,再次轉身朝劉暉走去。

劉暉面色一緊,顧不得再繼續裝比得瑟了,連忙往後急退,嘴裏一邊大聲叫囂道:「姓蕭的,我警告你,殺人可是要償命的,你要是敢亂來,我饒不了你!」

他那些原本氣勢洶洶的僕役此刻也亂了陣腳,爭先恐後的拚命護着他往後躲。

開玩笑,那柴刀可是能一刀劈死人的殺人利器,萬一眼前這傢伙真發了瘋要跟他們拚命怎麼辦,他們可不想現在這麼年輕就早早英年早逝了。

「殺人償命而已,有什麼好怕的。反正我賤命一條,能換你這公子哥的一條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