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里》[回望里] - 第3章 忙無賞者閑有妒柴

胡菲菲想着,老吳穿成這種樣子,也有些於心不忍,轉念一想,這完全不能怨自己,雖然我剮擦他一些油水,但也不至於使他落魄到這種境地。那別人會說,看你將自己包裝的特別靚麗,為何會虐待丈夫,我真想把他打扮的漂亮一些。

可是,這人呢,各自都有些個性,就如我吧,老吳不是也不能同化我嘛。同樣的道理,我能把他怎麼著?他就喜歡那樣,我能有什麼好法子,我說這話有誰信啊,誰不是認為我在拿捏他。這段時間,我的心情不好,還不是因為老吳引起的。

想對門唐蘭這個小老黃臉婆子,頭髮就如鋼絲彈簧,整天支愣的如鳥巢,從頭髮看脾性,雖然不是十分準確,但有極多的幾率,她的脾氣那是剛硬,並且還非常的橫邪,她還時常影射於我。剛認識她時,我的第六感官就提醒過我,此人就是個幺蛾子,絕不是我們的同路人。

到後來,真的驗證了,自己的預感還算是正確的。她經常說什麼,自己的男人穿的如同個乞丐,人家都說是自己虐待丈夫了。

還有,家裡的家務和外面的人情世故的支撐點,我們分攤也不均衡等等。兩個人搭夥過日子,就該懂得些互相體貼呀,別分出高低貴賤的來呀。哎呀,我的媽呀!她以為我是傻子,什麼也不懂哈。

我與唐蘭,除了不見面,一旦相遇,她就好念這一套的經文,讓你直接精神疲憊,打哈欠。你看她整天咸吃蘿蔔淡操閑心的,那精神頭哈,一提到她,真令人乾噦。

我知道她是吃飽了撐的,一旦誰挨近她,你看看她那張肥舌,闊口白牙紅嘴唇灰嘴角子的,就抑制不了心中的浪潮上竄了,不是吐荊棘,就是噴射炮彈鐵釘,還說什麼樣的類型的人不能交,好像別人願意與她打交道似的。

誰有沒痴呆,可能願意同一個平日里,愛吐咸鹽和喜歡噴射辣椒粉的打交道啊,平時,我和老吳都要躲避她,怎奈躲不掉,你有何法。

世上怎還有這種人物啊,渾身帶刺,就如一叢荊棘,或是一隻刺蝟。俺的娘哎,我本想,各過各的日子不行嗎?非得瞅着人家,窺探人家,透視人家,盯上人家,你說她這是幹啥來?嗯咹?我們吃她家飯長大的嗎?好好想想,我們從來沒吃他家飯,吃自家飯,該有些尊嚴吧?

最可氣的是,她那次要求來我家玩,她還在門外,我就委婉的拒絕她了,我說要洗澡的,剛燒開了一鍋熱水,在衛生間里將冷熱水勾兌好了。

她說什麼,兌好水了也不打緊,我就跟你說幾句話的事,還能耽誤多少時間?水涼不了。我不明白,幹嘛在光天化日下,不敢開門,開一條縫,我也吃不了俊嫩嫂嫂,我還能去趴在門縫裡,偷窺你那個光腚猴不成?你就算是身形多有曲線,誰知不道誰,在棉布裏面的形狀如何似的,嘿嘿嘿嘿。

哎呀,她每次都要將我的年齡,挑在她的舌頭尖上,明知道我比老吳小那麼個八九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