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里》[回望里] - 第4章 回觀過往喜憂拌食

聽到老吳要吃魚骨這個詞,因為曾經被唐蘭刺激到我幾回了,我的反應也是異常強烈。我說,老吳,你就別再繼續掉價了,這院里人都笑話你了,都說老吳愛啃魚骨,說你吃魚太『下財』了,連個骨頭渣都不捨得剩下,是不是被大嫂子逼的。這都成了人家茶餘飯後的『口香糖』品評咀嚼沒完了,誰吐掉,誰再撿拾起來亂嚼一通,這戲耍都有幾年了,得到機會,都會反芻起來沒完沒了。

可憐,唐蘭把你老吳滿身皮毛都給剃度光了,就剩下沒那個什麼了,哈哈,你也該懂得,你身上的褲衩都丟了,那什麼都不剩果核了,你也不生氣,也不害臊。

老吳說,我沒有那些閑工夫,自己從來不關心那些個閑話,關心了會對自己不利,消耗自己的能量不說,還浪費自己的時間,那是自然的。雖然我知道老吳不傻,在別人看來,就是個大傻子。

我說,也有人說你就會裝窮,他說本來就很窮,這還用裝了嗎。我把他不好的衣服扔掉,讓他找不到了,人家老吳立刻就跟我翻臉,這件衣服我也給他扔掉過,被他發現後,一邊拿回來,還說不能丟,棉線衫越舊,穿着也最舒服,要是找不到了,拿我試問,嗯,沒辦法了,我那就依着他吧。

胡菲菲再打量一下自己,想着自己年輕時,在服裝廠上班,沒改制前,上下班很有規律,消耗體力和精神頭,那總歸也是有限度的。當時的工人社會地位很高,受人尊敬,那是自然而然的。前期,雖然加班的日子也有,卻與後來的加班,完全不是一種情況。

後來嘛,咳,人家根本不把你當個『人物』來看待。可憐,那些大小長着『頭臉』級別的人物,都是沾了爹和娘,鍍金和鎏金的光芒,人家在爹娘光輝下行進,不愁會遇到夜路,黑暗不敢迎接光芒,在誰的翅膀底下避雨,還能愁會淋濕衣裳,在誰的翅膀底下避風,還能愁身上的衣裳不保暖?同樣,自然也不用擔心,自己沒有寬闊的大路走?人家心裏裝着美意,自然會流露。

他們和我們完全變臉了,也劃清了界限,一旦到班上,我經常會看到凶神惡煞的嘴臉,他們都拿着我們當牛做馬,讓一個個沒白沒黑地幹活,自願任憑他們拚命地榨油,就連同為女性的小組長,都不管你是否在生理期,一直逼迫你加班到通宵。

一個通宵也就算了,幾個通宵,就算是鐵打的,銅鑄造的都不行了,更何況我一個1.60米出頭的普通婦女啊,真讓你堅持不下來了。我的腿腫了,腰痛,肩膀痛去請假,他們說,我們養着你們這些白眼狼,也不知道為我們分擔一些義務,就知道跟在腚上要錢,上游催着要貨催的急,我們的憂愁,你們一點也不上心。

你聽聽哈,他們講這樣的話,讓我不服氣,我想:實際人都是一面鏡子,他們對你有半點好,給你送來一絲光芒,你能反射黑暗回去嗎?你不會吧?那我也是不會的了。

他們還說,你們不知道,現今干加工活不掙錢,都是來料加工,利錢是很薄的,你們不為我們操心也就罷了,聽聽你們倒是如同溫室里的黃豆芽,見不到一縷光線,立馬就臉色發綠,脾氣就執拗發艮,還叫苦叫累連天的,真是一個個的不知孬好,不識抬舉,多幹活累不死,多奉獻一些才智不好嗎,真他娘什麼的,兩眼放光,只看到錢了。

你聽聽,他們不為錢?誰不吃飯,不喝水,不睡覺,還能活嗎?真是吝嗇鬼上房躲債——讓人家往利外謀事。壞皮囊裝着黑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