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不由你:老婆,乖乖受寵》[婚不由你:老婆,乖乖受寵] - 第2章 媽咪她是在給我掙奶粉錢(2)

「不可以的哦。等會兒到了地方,你就乖乖的,什麼都不要說,其他的交給媽媽,好不好?」

徐秋水把小肉糰子抱到自己懷裡安慰。

徐家,她必須要回去,儘管那裡待見她的人只有一個,可怎麼說她也在那裡生活過一段日子,回去只是因為某個人,某些記憶,而不是那些對她冷眼和嘲笑的人。

徐家大門緩緩打開,徐秋水牽着徐小宏走進去,徐家的主母宋剪衣在門口探頭探腦。

宋剪衣看清楚徐秋水只有母子兩人回來,唇角勾起嫌棄的弧度,「你那個野男人沒跟你回家啊?」

徐秋水瞥了她一眼,連招呼都不打就直接越過人,抱着徐小宏走進去。

「徐秋水,你怎麼不敢把你丈夫帶回來讓我們看看?好歹也結婚三年,孩子這麼大,連妻子的娘家都不回,他可真是不把你放在心上。」

徐梓萱的話里滿是諷刺,徐秋水看向她的眼睛裏浮現冰冷和仇恨。

徐梓萱當年在成人禮送給她的禮物,她到現在依稀記得!

  「你瞪什麼瞪?難道被我說中了?還是說你的那個丈夫老的邁不開腿,只能在床上躺着過日子?」徐梓萱變本加厲地諷刺。

  徐秋水懶得和這兩人理論,聶鴻三年來從來沒有來過徐家,徐家人都知道她嫁人,可不知道她嫁的誰,理所當然的認為是個老男人。

「好了!秋水好不容易回家一趟,你們就給我把嘴閉嚴實了!別忘了,當初是家裡公司有難,秋水犧牲婚姻換禮金才讓公司得以解脫。」

徐朴忠出面冷聲警告,再看向徐秋水時,滿臉溫柔的神色。

如果當初不是她用婚姻換來三百萬的救急資金,恐怕現在的徐家已經落魄的被擠出了A市。

宋剪衣冷笑着回嘴,「她一個上不了檯面的私生女,徐家把她和她那短命的母親白白養在外面那麼多年,她為徐家出一分力也是她應該做的!說起來,這換取來的利益還是你徐朴忠的功勞!」

「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徐朴忠臉色漲紅暴怒地瞪過去,大有要甩她巴掌的意思。

宋剪衣的臉色當即陰沉,胸脯起伏劇烈。

徐秋水不想一回家就面臨這種戰場,淡淡一笑轉移話題,「爸,小宏也來了。」

話落,徐小宏自己跑到徐朴忠身邊甜膩膩地喊了聲「外公」。

徐秋水隨意地坐下陪徐朴忠喝茶,料定宋剪衣和徐梓萱母女倆人只敢在徐家羞辱她,只要踏出徐家的門,她們就不敢怎樣。

畢竟,能隨意給出三百萬禮金的男人家世肯定要比徐家好,徐家不敢去得罪,所以徐家拿了三百萬的救濟資金,順便替徐秋水一起瞞着外人有徐小宏這個孩子的存在,宋剪衣母女就算再見不得徐秋水好,為了徐家也得替她保密。

午餐吃的分外沉默,吃完了飯,徐秋水帶着徐小宏離開,直接奔向商場和成茵茵碰面。

聶鴻眼角的餘光瞥見不遠處一大一小正在打鬧的兩道身影,腳步一頓。

「怎麼了?」

梁木順着他的視線看去,瞥見徐秋水熟悉的身影,眼神變得玩味,「那不是我的小嫂子嘛?你不過去打聲招呼?」

梁木說完目光才落在徐秋水旁邊的矮個子小男孩身上,皺眉開口:「她怎麼帶着個男娃?」

聶鴻抿唇無語,眸光落在小男孩身上,鳳眼思疑地眯起。

徐小宏坐在購物車裡,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媽咪,我要吃小熊餅乾。」

「好,都給你。」

  徐秋水把小熊餅乾遞給他,逛完了食品區,又和成茵茵帶着徐小宏直接去了生活區。

徐秋水耐心的給他挑了兒童用的牙膏和牙刷,還有一套熊大熊二的卡通睡衣,「小宏,喜不喜歡這一套?」

「……」

「小宏?」徐秋水叫不到回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