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成皇后不過分叭》[混成皇后不過分叭] - 第4章 十里紅妝

康盛二十五年十二月初一,下着紛紛揚揚的初雪,花轎從紀府大門口而出,路過的男女老少皆賞喜錢,後頭跟着的是紀小姐嫁妝,整整八十一抬,花轎頭已經快入三皇子府了,最尾才剛剛從紀府離門。

京城眾人皆知紀府嫁女十里紅妝,自然也心知肚明的知曉只是個三皇子的側妃。

花轎停穩在了皇子府的偏門,立馬就有喜娘來領着姒姒下花轎跨火盆。雖說從未成親也覺得有些不妥,開口詢問後,喜娘只答正妃才能從正門入,側妃能拜天地都已經是天大的恩賜了。

垂着眸子,聽話的跟着喜娘過了許多喜俗,透過蓋頭只能隱隱約約的看見三皇子身着喜服立於主殿前,喜娘牽着往前幾步後將手交到了三皇子手裡。

應是第一次跟他這麼近,能感受到他手心熱燙的溫度,也能看到他眉目帶笑,也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臟激動得砰砰直跳。

跟隨他進入主殿,喜娘的吉祥話說不盡似的:

「平平仄仄締良緣,戀愛青絲自早牽,海誓山盟皆繾綣,相親相近樂綿綿。」

「珠聯璧合情如密,海誓山盟石比堅。」

……

最後的最後自然是拜天地了。

「一拜天地。」

同他一起轉身對着天神地主叩拜三下。

「二拜高堂。」

正對主位長輩,坐着姒姒的雙親和三皇子的叔舅,又是叩拜三下,紀夫人止不住的眼淚連忙接過手帕擦拭,姒姒自己也在蓋頭的遮掩下淚如泉湧。

「夫妻對拜。」

同三皇子面對面立着,好像跟他離得特別近,又好像中間隔着什麼東西離得特別遠,姒姒看不真切也想不透徹,只知道這一刻自己心心念念了一整年。

「送入洞房。」

又換成了剛才的喜娘來領路,這次桃羨也腳跟腳步的跟着進了房間,安坐在榻上後喜娘離去只剩下了姒姒和桃羨。

「小姐,沒人了,餓了沒,吃點點心。」

桃羨來拍了拍姒姒的肩膀,端了碟小點心湊過來。姒姒真的是餓得前胸貼後背了,原來結親這麼累。捻起糕點三口兩口的就下肚還灌了一杯涼茶水。

掀起蓋頭四處張望,覺着什麼都好奇得緊,東坐坐西看看,聽着外面的賓客都少了許多,說話聲都弱了下來,想必三皇子也快回來了,連忙收拾好坐回床邊蓋好蓋頭。

扳着手指頭數着時辰,兩個時辰都昏昏欲睡了皇子還未過來,讓桃羨出去周圍瞧瞧,莫有走遠了。

桃羨到是沒兩分鐘就回來了,但是一臉難看:

「出什麼事了?莫出去出去兩分鐘就被欺負了去。」

「不不不,不是,小姐,三皇子他——他——」

桃羨支支吾吾的說不出來,嘴張了好幾次最後說成了:

「小姐,天色不早了,不如早些休息吧。」

「那怎麼成,今日是我與三皇子的新婚夜,我自是要等他回來的。」

姒姒被驚得又掀開了蓋頭。桃羨扭扭捏捏的坐在姒姒的身邊,含糊不清又半句半句的吐:

「聽丫鬟說三皇子去余侍妾那邊了,如今已經吹燭歇下了。」

「什麼!今日可是我的新婚夜,皇子怎能——怎麼會呢?」

捏着桃羨手不自覺的用力,姒姒沮喪至極,眸子直勾勾的盯着桃羨,希望可以看出一絲絲的假話,可是桃羨卻衝著她點了個頭:

「今日余侍妾也剛從側門入府,小姐別生氣,到底才是個侍妾比不得您側妃之尊,翻不起風浪的,咱們早些歇息,明早還要給正妃敬茶。」

姒姒被桃

猜你喜歡